首頁 » 日本一員警白天巡邏晚上當牛郎,堪稱搞事業版的時間管理大師,這份「事業心」讓多少人自歎不如?

日本一員警白天巡邏晚上當牛郎,堪稱搞事業版的時間管理大師,這份「事業心」讓多少人自歎不如?
2022/08/22
2022/08/22

   眾所周知在日本風俗產業盛行,據說日本的風俗行業自上世紀50年代起發展至今已經超過60年的時間了,已經逐漸形成了一個從業人士超過30萬人,年產出約2兆3千億元日幣,占日本國內GDP約0.4%的巨型產業。

 不過和我們印象中大都是女性向男性顧客提供「特殊服務」不同的是,在日本專門面向女性提供[色.情]服務的產業也十分流行。很多人可能都聽說過日本的牛郎(ホスト),不過實際上日本牛郎的服務范疇只是在夜店裡陪客人喝酒聊天,通過客人在店裡的消費賺取利潤(當然為了籠絡客人,也有人私下裡賣身拉攏)。

  而在日本真正靠提供特殊服務賺錢的男妓,實際上有一個非常「高大上」的名字:

「治療師」

 他們一般會在賓館甚至是客人家裡為那些生活中欲求不滿的女性提供特殊服務。當然,原則上來說治療師的服務內容僅限「按摩」,但實際上真正「按摩」到何種程度就只有治療師和客人兩個人心裡才清楚了。

 那今天我們就來聊聊,日本「治療師」背後都有哪些令人咋舌的身份:

 不久前,一名日本現役警員被八卦週刊踢爆在工作之餘靠做「治療師」兼職賺錢!

 這名兼任「治療師」的警員所屬于一家大型連鎖「男、妓出張店」,化名「Satoru」。為了招攬客人,關于他的介紹是這樣的:

「30歲身高1米8,技巧◎親親×2◎又帥又紳士

  他是洋溢著成熟魅力的治療師!天生的包容力一定會療愈所有年齡段的女性給你安心感,請盡情向這成熟紳士的男人撒嬌吧~

 聽到這樣的介紹,不由得讓人開始好奇起他的長相,但很遺憾的是因為「Satoru」白天工作的關係,他在這裡只是兼職,所以男妓出張店稱其長相是個「秘密」,並暗示說到:「只有進一步接觸的客人才能一窺其貌!」

  正常情況下,這家店裡「治療師」的公開照片只會在鼻子以下的部位打上馬賽克,但只有「Satoru」戴了一個能遮住整張臉的面具。關于這一點,偽裝成客人致電「男妓出張店」的八卦記者得到的回復是:因為他的背景是一名現役警員。

  在日本,原本法律就規定公務員是不能從事副業的,更不用說故意隱藏身份跨入[色.情]行業從事「治療師」這一有悖良俗的職業了。

  因此,當面對如此敏感的身份,這樣勁爆的話題,毫無疑問日本八卦媒體是不可能錯過的,自從得知「Satoru」的真身是一名現役員警後,八卦記者開始對其展開了一系列的調查!

  原來「Satoru」從一年多以前就開始每週3天在池袋的一家「男妓出張店」兼職,起初他和其他「治療師」一樣,只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分,「堂堂正正」的在店鋪網站上公開了自己的照片。不過那個時候,他的名字還不是「Satoru」。

  但聽說幾個月之前由于害怕自己的身份暴露,他突然移籍到了其他都內的店鋪。但後來,可能是覺得人走茶涼再加上新店不好混,于是他在最近換了個新名字再度回到了原來的池袋店!

  自從知道「Satoru」的真實身份後,八卦週刊的記者就開始蹲守想要抓到他一邊當員警一邊兼職「治療師」的證據,但苦于警務人員的反偵察能力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整整半年的時間裡,日本八卦記者都一無所獲。

  直到時隔6個月後的某天清晨,蹲守記者終于拍到「Satoru」從埼玉縣某處一戶建出來的身影,當天他身穿西服馬甲,腳蹬皮鞋,一副精英男打扮的樣子。但最吸引記者視線的,可不是打扮精緻帥氣的「Satoru」,而是在他家門口放著的那輛充滿童趣的兒童腳踏車......

  看來身為治療師的「Satoru」背後還不僅僅是員警這一身份,同時他也是別人的丈夫,孩子的爸爸......

 之後記者就拍到了「Satoru」多重身份的實證!

  從家裡出來後的「Satoru」在小雨中打著雨傘前往離家最近的車站,中途他有過一次換乘,最終在上尾車站下車。期間記者一路尾隨,從車站出來後記者又跟了10分鐘左右,眼見「Satoru」最後消失在一棟建築物內,而這個建築物就是「埼玉縣警的上尾員警署」......

  這個時候,作為八卦週刊記者的「職業素養」,到此結束是不能夠的。經過多方打聽,記者從上尾警署的相關人員口中得到了關于「Satoru」更詳細的資訊。

  原來「Satoru」畢業于埼玉縣內某高校,在畢業後的2010年通過了埼玉縣警的招考,最初他是所屬于埼玉縣警本廳的網路巡查課,之後才被派到了上尾署的地域課,擔任當地派出所的巡警工作。據說「Satoru」工作十分認真,最近還剛剛通過晉升考試正式成為警部補(在日本,高中畢業,剛過30歲就成為警部補,這個晉升速度可以說還是相當快的!)

   明明工作穩定還很有前途,但卻趁著休息時間抓緊「打工」,甚至還不惜出賣自己的「身體」,他到底出于什麼目的呢?是為了錢還是為了自己的欲望呢?

  帶著這樣的疑問,八卦週刊決定主動出擊讓自己公司內部的女記者偽裝成客人直接指名讓「Satoru」為自己提供服務,而兩個人約定見面的地點則是位于風俗店密集區「池袋北口」的一家咖啡廳門口。

  暗訪當天,約定時間一到,身穿西服馬甲的「Satoru」就出現在了記者的鏡頭中,不過他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Satoru」先是正常的走向女記者,然後突然轉身走開,之後就站在離女記者有一段距離的地方開始窺視她的動態。直到這個時候蹲守記者才意識到了「Satoru」在客人預約見面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因為在女記者偽裝成客人預約時,店裡就以方便找到對方為由要求記者提供當天見面時會穿的服裝,而恰恰是這樣的要求,讓「Satoru」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要和自己見面的客人並有機會暗中觀察。

  所幸的是蹲守的記者很鎮靜,並沒有露出什麼馬腳,于是在觀察了幾分鐘後「Satoru」慢慢的走到了記者身旁,然後跳到了記者面前。

  「你好,我是Satoru,拜託你了~」

 可能是為了解開初次見面的緊張氛圍,Satoru開始用非常溫柔的聲音和記者搭話,並認真敘述了接下來的流程:

「不用緊張哦,接下來我們先是一起前往酒店,等到了那裡我們再進行一個簡單的溝通,比如您的喜好之類的,而您有什麼問題,也可以當場提出,那之後我們再沐浴,然後開始正式的「按摩」......」

 「Satoru」話音剛落,精彩的一幕就開始了......

  一直蹲守在旁,終于從「Satoru」的口中獲得了實證的男記者以及攝影師迫不及待的擠入兩人之間,面向「Satoru」直接問到:

你是埼玉県警A桑沒錯吧?」

 在聽到記者說出自己真實姓名的一瞬間,「Satoru」的臉瞬間僵了下來,在說了一句「我不是」之後開始慌不擇路的離開現場,但即便如此,日本記者仍舊追在他身後,不斷詢問著他是不是在埼玉縣上尾署工作的A桑......

  就這樣,不管記者怎麼問,A桑都一直搖頭否認並漫無目的地繼續走著。直到前進了200~300米左右,可能是意識到自己避無可避,于是停住了腳部,轉身對記者說道:「能把攝相機關掉嗎?」

 然後,幾個人隨便找了個咖啡廳,當記者在「Satoru」面前說完整個蹲守採訪的經過後,「Satoru」才終于承認自己就是埼玉縣的現任警官。不過,在整個談話過程中,「Satoru」始終低著頭,只有不斷顫抖的手才能看出他慌亂的心聲。

記者:「做這樣的工作,你就沒有想過總有一天會露餡的嗎?」

Satoru:「我以為不會有人知道......」

記者:「你應該知道,作為警官是不能從事像這樣有問題的兼職的吧?」

Satoru:「我知道……」

記者:那你到底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還是錢呢?

Satoru:「我只是想找個副業」

記者:公務員的工資難道還不夠嗎?

Satoru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之後,Satoru在被問到有沒有想對縣警的同事、上司、家人說的話時,他沒有再繼續回答下去,只留下一句「真的很抱歉,自己會親自和同事,家人進行說明」,然後就走出了咖啡店,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採訪結束後,八卦週刊曾給埼玉縣警署郵寄質問書,還曾兩次向埼玉縣員警本部詢問了A桑在風俗店的工作情況,以及是否會對其啟動調查等,不過直到最後八卦週刊也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其實在日本,經常會聽說有公職人員兼職從事不正當行業,此前也有鐵道員警隊的27歲女性巡查長在風俗店打工被媒體曝出的醜聞。

(偽裝成21歲女學生的巡查長)

  當時這名女性巡查長被曝出選擇在風俗店裡打工的理由更誇張:只是因為自己沉迷于牛郎店,所以想要通過出賣身體獲取在牛郎店裡揮霍的資金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