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太變態了,這是今年最細思恐極的男主角

太變態了,這是今年最細思恐極的男主角
2022/09/14
2022/09/14

自盡,一直是難解的社會問題之一。

特別是以高壓著稱的日本。

前段時間,連續曝出過兩個藝人自盡身亡事件。

一個是《蓋亞奧特曼》《假面騎士電王》等特攝片的熟臉,渡邊裕之。

另一個是搞笑組合「鴕鳥俱樂部」的成員上島龍兵。

娛樂圈之外,日本自盡率也常年位于全球高位。

本來,前幾年已經有所下降。

但這兩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又有攀升之勢。

更可怕的是, 居然還有人要打起自盡者的主意,從中謀取利益

最近一部日本電影,就描述了這樣的現實。

全程高能,反轉不斷,而且細思恐極。

今天就來和大家說說它——

《失蹤》

さがす

故事開始,小楓發現父親失蹤了。

平日里,父親就很不靠譜。

邋遢、粗俗,沒有固定工作。

還會因為一些糾紛,被抓進警察局,最后還得女兒跑來幫其脫身。

與父親不同。

小楓雖然還是個中學生,但已經十分獨立、有主見。

在父親失蹤后,立刻通過各種渠道去尋找:

報案,打聽,派發傳單……

她根據父親的名字,查到一個工作地址。

到地一問,出現的卻是個沉默、冰冷的男孩。

同名同姓?

小楓一開始沒有在意。

但隨后在發尋人啟事傳單時發現,那人是個被通緝的 連環殺人犯

懸賞300萬日元(約15萬人民幣)。

她突然想起來,父親失蹤前一晚提到過這人。

說自己白天在車上見過他,如果能抓住,就能獲得一大筆賞金。

她猜想父親的失蹤,可能與這個通緝犯有關。

于是,在同學的協助下,循著線索試圖追捕殺人犯。

果不其然。

她終于找到了父親。

而這時候,父親正趴在房子里,滿身血污。

電影第一段落到此,給觀眾留下了種種懸念。

父親難道死了?是被殺死的?男孩又為什麼要盜用父親身份?

接下來,這些謎團將被一一揭開。

他的確是個連環殺人犯。

而且,他所殺之人很特殊,都是 一心求死之人

這些人在推特上看到男孩發布的訊息后,與其聯系。

然后 拿著錢,求他把自己殺掉

小楓的父親,也曾找過他。

求的不是殺死自己,而是妻子,也就是小楓的母親。

時間撥回到13個月以前。

那時,小楓母親因患有 漸凍癥,基本失去了自理能力。

肌肉無力,行動困難,講話都不利索。

父親無微不至地照料她的一切起居。

每日擦身、換衣,送她去康復中心治療。

但,受到病情的折磨,母親早已喪失了生的意志。

多年來,甚至從來沒笑過一次。

自己辛苦,丈夫也辛苦。

為了治病,家里經濟情況也一落千丈。

母親漸漸萌發了「想死」的愿望。

但作為漸凍癥患者,自盡也無法完成。

只能反復對丈夫說:

「在我睡著的時候,殺了我吧」

深夜,丈夫無意間看到了妻子的推特。

一字一句中,全是痛苦[呻·吟]。

「誰都不懂我這種立刻想死但死不掉的痛苦

一邊煎熬一邊活著」

一股沖動突然涌了上來。

他跑到妻子身邊,緊緊掐住她的脖子。

眼睛死死盯著窗外,面目猙獰。

妻子臉漲得通紅,猛咳了幾下。

這咳聲像招魂曲似的,把他召了回來。

他突然回過神,抱著妻子放聲痛苦。

自己下不了手,那別人呢。

偶然間,他結識了康復中心的一個護工。

正是上文中那個連環殺人犯。

那人看出了他的痛苦,主動提出幫忙。

「讓我來幫她解脫吧」

小楓父親猶豫了幾天,最終還是同意了。

讓這個男孩用繩子勒死了妻子。

按理說,兩人的交易到這里已經結束。

但沒想到,事情卻不由自主地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

《失蹤》改編自一起真實的案件。

即,發生在5年前的 「座間九尸命案」

2017年,一個名叫 白石隆浩的27歲男子,在兩個月時間里連殺了9條人命。

并且全部在家進行了分尸,保存在家里的冷藏箱或收納箱,用貓砂來掩蓋尸臭。

幾乎所有的受害者,都曾有過「想死」的念頭。

兇手也是利用這一點,用「一起自盡」的借口,將這些受害者約到自己的家。

然后,讓她們吃下安眠藥后,用繩子勒死。

九名受害者中,八名為女性。

最小的才15歲,最年長的26歲。

唯一一名男性,是其中一名受害者的男友。

他因為女友失聯,特來質問兇手。

兇手為了防止事跡敗漏,將其殺害,分尸。

《失蹤》這部電影,對案件原型有了較大的改動。

最為不同的一點是,嫌疑犯從一人變成了兩人。

片中,男孩在替小楓父親辦完事之后,突然想拉對方入伙,聯手再干幾票。

小楓父親馬上拒絕了,并大呼其神經病。

但男孩說了一番話,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想死的人

也有很多心里想死,卻沒說出口的人

我必須拯救這些人

更何況,你也缺錢不是嗎

一番猶豫后,小楓父親入伙了。

他負責在推特上聯系想死之人。

然后交給男孩,助他們實現「死亡愿望」。

事情一開始進展得很順利。

兩人也分到了點錢,數額不多。

直到3個月前,男孩身份敗露,被全國通緝。

小楓父親心急如焚,擔心自己被供出來就完了。

直到他接到一個新請求。

一個眼鏡女孩發推特給他,說可以出300萬日元,只求一死。

于是,小楓父親的心里,開始謀劃出 一盤大棋

他聯系了男孩,提議再干一票。

拿上這300萬,男孩就能偷渡或整容,從此過上正常生活,自己也不用再提心吊膽。

他忙前忙后,將事情一一安排妥當。

直到約定的日期,也就是小楓父親失蹤的那幾天,三人來到了一座偏遠的海島。

讓男孩按計劃勒死了女孩。

就在這時,本在外面放風的小楓父親,悄悄回到屋里。

拿出錘子,往男孩頭上砸去。

隨后,他用刀將自己扎傷,報了警。

假裝自己是受害者。

女兒這時也沖了進來,父女含淚擁抱。

這才是男人的終極計劃。

不僅將自己嫌疑洗清,傭金和賞金一個不拉,危機完美解決。

電影很特別地采用了三重視角。

即小楓、男孩、小楓父親。

一層一層地為我們揭開整個事件的真相。

導演也沒有流露出任何的說教意味,以及明確的道德評判。

只是呈現出故事中的重重細節,讓我們自己品讀其中的人性復雜與幽暗。

最值得注意的,是 協助自盡這件事。

兇手的行為,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安樂死話題。

在難以獲得安樂死許可的情況下,很多人轉而尋求「雇兇殺自己」。

我國去年也曝出 一個相似的新聞。

一位患有漸凍癥的 女子, 兩次嘗試雇兇殺自己

然而,兩次都未成功。

特別是第二次,她打算花5萬元 雇人用劇毒藥物毒害自己。

不料對方竟用薯片碾成的顆粒,冒充氰化物。

顯然,對方并非真的想幫忙,做善事。

而是為了詐騙謀財。

影片中的男孩,口口聲聲稱,自己是在幫想死之人解脫。

但在最后勒死眼鏡妹時,無意間暴露了一個事實。

「你是我殺的第一個真正想死的人」

這意味著, 那些說要自盡的人,其實最后都改變了主意

片中一個鏡頭,更是直白表現了這一點。

一個女人跌跌撞撞的逃出小屋。

男孩在后面追:

「你想死的,對吧」

而他的殺人動機,也遠沒有他所說的高尚。

每次殺完人,都要給尸體套上一雙白襪子,進行猥褻。

因為他是一個 戀尸癖

只有穿白襪子的尸體才能讓他興奮。

這種極端性癖被喚起時,甚至連性別、年齡都可以忽視。

有一回,他在逃亡時,被一個好心爺爺收留。

爺爺看他寂寞,便邀請他一起觀看小電影。

結果,他對片中很奇異的一個細節,突然上頭了。

于是直接將爺爺殺害。

然后給他穿上白襪,進行猥褻。

所謂殺人,根本只是他滿足欲望的借口罷了。

現實中的兇手原型,白石隆浩,同樣并非真心想要幫助「自盡者」。

被他殺害的八名女性, 全都遭受過他 的[性·侵],并且在死前有掙扎抵抗的痕跡。

在審判中,白石曾想通過「協助自盡」的罪名,為自己辯護,從而減輕判罰。

但檢方認為,他并沒有征得受害者幫忙自盡的同意,并且所有受害者都進行了抵抗。

最終,白石被判 死刑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被判死刑的案例很少,除非是人神共憤的大案。

那麼父親呢。

他出錢幫妻子完成「想死的心愿」,看起來也是無奈之舉。

片中有這樣一個細節。

妻子在屋內想用窗簾繩自縊。

他從外面回來,剛好撞見了這一幕。

妻子的肢體不便,只能一點點將頭蹭過去。

他站在虛掩的門前,定定的望著,沒有動。

但繩子太細,斷了。

妻子跌下床,目光與他四目相對。

1秒,2秒,3秒,冰冷而絕望。

這時他才突然醒過神來似的沖進屋。

「哎呀,你這是做什麼」

舉手投足,都仿佛一場心知肚明的表演。

然而,妻子的死打開了男人墜落的大門。

起初,他找人給妻子執行死刑。

然后,他幫男孩尋找想死之人執行死刑。

最后,為了掩蓋罪行,也為了賞金和傭金,他選擇了殺人。

「殺人的善意」

這一點,太難得到證實。

有例外嗎?

或許有。

片中那個求死的眼鏡女,就在死前感謝了兇手。

「我真的認為你沒有錯」

「反正我是沒有用的人類」

但, 即便某個受害者,當時是多麼想要求死。

也掩蓋不了兇手本身的行為,是出于惡,而非善。

就像男孩,當時立即反駁了受害者的認可。

「不,人類本身就是沒有用的」

而小楓的父親,最后也沒逃脫深淵的引誘。

一旦嘗到了殺人謀財的甜頭,而且還能用一種「善意」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自己便會在惡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影片結尾,小楓的父親再次 登錄了推特賬號。

看到 一個人給他發了消息:我想死。

第二天,他欣然赴約。

而這一切,全被女兒看在眼里。

本文片名《失蹤》。

失蹤之前,父親是一個可憐人。

失蹤之后,已經是一個與男孩無異的殺人犯。

失蹤的不是父親,而是他曾經的善意。

這種人性的巨大轉變, 仿佛墨水悄無聲息間就滲透了畫紙。

等到發現時已經黑到深處,怎麼也擦不掉了。

全文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