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著名歌姬,生日當天發佈新專輯,曾說自己被EVA精神污染!XD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1月19日是日本歌後 宇多田光的生日,同時她的第八張個人專輯 《BADモード》版也上線了。

其中,收錄了《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的主題曲 《One last kiss》,相信作為EVA粉絲或者雙廚的你,已經單曲迴圈過無數遍了吧~

宇多田光的主題曲,已然成為了EVA系列的標誌之一。而她本人也曾公開表示說自己 「被EVA精神污染」……那麼她的音樂人生和EVA到底有著怎樣的關係呢?

今天就徹底為你解析她與EVA同步率爆炸的秘密——

1月19日,宇多田光的第8張日文專輯《BADモード》數位版正式發售了。除了多首新曲之外,不少人也沖著其收錄的一首「舊歌」而去,它就是《One last kiss》。

在去年EVA系列最後一部劇場版終于上映,為這個曾經牽動無數粉絲神經的故事,劃上了一個真正的句號。

但是它的主題曲《one last kiss》,卻至今仍讓人百聽不厭。

作為終章的主題曲,它卻反復在訴說著一些無法磨滅的、瞬間的情感,無論是旋律還是歌詞,都仿佛在暗示著某種冥冥中的懷念,或者未盡然的意味,在宇多田光悲傷深刻、同時又撩人的沙啞嗓音下,傳遞出了一種EVA圓滿結局之外的,更加厚重的哲思感。十分耐聽,並且耐人尋味。

實際上,宇多田光為EVA系列包辦的4首主題曲,似乎都有著這種讓EVA系列更加餘音繞梁的深刻體驗。

對宇多田光來說,EVA意味著什麼呢?

宇多田光曾毫不避諱地承認她與碇真嗣的相似,在一次採訪中她表示「和自己重合的部分太多了,甚至有點精神污染。

那麼作為日本最著名的歌姬之一,她為何與EVA有如此之高的共鳴率?

時間回溯至1983年,宇多田光出生在紐約的一個令人羡慕的家庭。母親是一名演歌歌手,父親是一名音樂製作人,宇多田光的出道之路十分順利:早期的英文試水作雖然沒啥反響,但1998年,東芝EMI的音樂製作人建議她以日語歌曲出道後,宇多田光便發行了兩首她真正意義上的出道單曲專輯《Automatic/time will tell》,並一炮而紅,大賣超200萬張。

當時她才15歲,被媒體稱為音樂人夫婦的天才女兒。

隨後,趁熱打鐵,宇多田光的第一張完整專輯《First Love》,徹底打響了她的知名度,首周就賣出了200萬張,之後更是以765萬張的誇張數字,至今仍保持著日本唱片銷量記錄。

2001年,宇多田光發行她的第二張專輯《Distance》,當時她已經如日中天,作為唱片業最後的黃金時代,與另外幾位天后級歌手成為音樂的弄潮兒。彼此專輯之間也少不了銷量戰爭。比如直到今日都被時常提及的「光步大戰」,便是宇多田光的第二張專輯《Distance》,與濱崎步的首張精選集《A BEST》銷量之戰。

在兩家經紀公司的合謀炒作下,最終這兩張專輯銷量都打入了日本歷史前十。

但是福兮禍兮,如此成績與曝光度也極大地透支了宇多田光的精力。15歲便以天才少女身份出道的她,還未享受少女應有的青春與迷茫,便不由分說地捲入了唱片工業的巨型機器中。

同時更加重要的是,宇多田光的父親宇多田照實和母親藤圭子的關係,一直不能算正常。

他們從結婚開始,先後經歷7次離婚和再婚,而後母親又染上D癮,並陷入精神問題。如此不安定的家庭環境一直伴隨著宇多田光的成長,讓這名「最耀眼的歌手」背後的「陰影」越來越大。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與EVA相遇了。

2002年,19歲的宇多田光與攝影師紀裡谷和明結婚了,紀裡谷向她介紹了EVA,宇多田光瞬間被吸引,一口氣就看完了全部劇集。即使5年後她與紀裡穀離婚,也絲毫沒有影響她對EVA的喜愛。

宇多田在真嗣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倒影:少年時便被賦予了難以承擔的使命,有著象徵著不由分說的強權的父親,以及在成長中缺失的母親,時刻都想要逃離這一切的迫切的心情。

2007年,宇多田光的父母和她自己先後離婚。但像是作為補償一般,她被邀請為《福音戰士劇場版:序》寫作主題曲。

最終,《Beautiful World》這首發行于離別之年,卻從頭至尾描述著對另一個人的思念之情的主題曲,成了EVA新的象徵。

談及這首歌時,宇多田光說「活下去這件事,真的是很難的吧。也正因如此,總需要什麼來作為我們生活下去的依憑,我就是出于這樣的心情去寫《Beautiful World》的。無論在什麼樣艱難的地方,什麼樣艱難的時刻,只要有了深深想念著的人,我們就都能夠忍受吧。」

2010年,宇多田光發表了隱退宣言,表示從2011年開始,將終止自己的演藝活動。而唯一的例外,她卻獻給了EVA。

2012年底,幾乎沒有任何徵兆和事先宣傳,宇多田光線上上發佈了自己的新單曲《桜流し》,作為《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的主題曲。

與《Beautiful World》的立意些許不同,在《桜流し》中,宇多田光使用了她慣常的簡單而重復的歌詞,講述了失去了最重要的存在後,獨自生活下去的信念。

雖然事先已經拿到了劇本,但因為討厭劇透,所以宇多田光是在不知道新劇場版劇情的前提下,寫作的這首歌。再加上庵野秀明也曾告訴她說,「不要關心動畫的劇情,就請描述你現在的心情吧。」所以《桜流し》這首歌,實際上更多地受到了2011年3·11大地震的影響,但或許也正因如此,它在對災難的詮釋上,又與EVA「撞」到了一起。

但就在新歌發佈的第二年,對宇多田光來說最重要的存在之一,她的母親藤圭子突然離世了。

在宇多田光的說明中,她的母親有著長期的精神困擾,對家裡人也產生了強烈的不信任感和被害妄想,最終有了這樣失控的結果。

「我的母親了結了自己的生命。因為各種各樣的臆測紛至遝來,所以請允許我稍稍做些說明……或許這樣對她來說是種解脫,她是個招致了很多誤解的女人,但對我來說,她又是個比誰都更加溫柔,永遠對我笑著的母親,與她的相遇是我最值得感恩的事。」

2014年,宇多田光與義大利裔的男友結婚,次年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的出生,似乎給了她新的勇氣,她自己以往曾為了逃避,選擇讓自己躲進動畫的世界,而現在,她有了新的最重要存在——自己的孩子。

2016年1月20日,就在她33歲生日的後一天,作為復出樂壇的開始,宇多田光官網發佈了消息,她將為晨間劇《當家姐姐》和新聞節目《NEWS ZERO》創作新的主題曲。

同年,宇多田光發行了相隔八年半的第六張錄音室專輯《Fantôme》,專輯名取自法語的「幻影」一詞,而主題則顯然是那幾年伴隨著宇多田的「愛」與「死」。

與宇多田光同樣經歷消失又復出的似乎還有EVA。

《Q》上映之後,庵野秀明先是陷入抑鬱狀態,後來又因為接手《新·哥斯拉》而進展困難,EVA的續作變得愈發遙遙無期。一直到2021年3月8日,暌違9年的EVA劇場版最終章,終于出現在了日本的院線銀幕上。

作為EVA的收官之作,《新·福音戰士劇場版:終》與其說是EVA的收尾,不如說是整部EVA的概括,而再次擔當主題曲創作的宇多田光,似乎也在用《One Last Kiss》,為自己過去23年的歌手人生,寫下一部總結。

在這首歌裡,宇多田光與EVA、與和她產生共鳴的碇真嗣交織在了一起。

如果注意《One Last Kiss》開頭部分的歌詞,便會注意到她刻意地使用了前後頂針的押韻手法:

は(ha)じめてのルーブルは(wa)

な(na)んてことはなかった(ta)/わ(wa)

わ(wa)たしだけのモナリザ(za)

もうとっくに出會ってたか(ka)/ら(ra)

は(ha)じめてあなたを見た(ta)

あ(a)の日動き出したはぐるま(ma)

止められない喪失の予感

 (在《One Last Kiss》的MV片頭也有大量隱含迴圈概念的鏡頭)

這種句首句尾互相押韻的手法,顯然是一個循環往復的象徵,即使排除掉一些學者發散式的解讀,「循環往復」這一概念也早已是宇多田光創作中的一個標籤。甚至可以追溯到她早期的《Deep River》(2002)。

但雖然同樣是「循環往復」的主題,宇多田光卻在這首歌中,將重心放在了過程中的一瞬,停留在一瞬間的愛和一瞬間的吻上。

庵野秀明曾這樣說到:「EVA是一部循環往復的作品,是一部懼怕與曖昧的他者接觸,卻又嚮往接觸的物語。」

為了推行「人類補完計畫」而試圖抹殺一切個體性的碇源堂,最終的目的卻是與自己的妻子再次相見;

而即使知道淩波麗可以被無限再造,碇真嗣也仍然將眼前的麗當作唯一的個體來看待。

看似一系列無感情的,仿佛不斷轉動著的齒輪的「人類補完計畫」,最核心的根源卻是每個個體的獨一無二的愛。

而作為主題曲的《Beautiful World》和《One Last Kiss》,都在不經意間,都在事先並不知道情節的情境下,恰如其分地詮釋了EVA的主題。

也許宇多田光在寫作《One Last Kiss》的時候,所想的也並非是充滿隱喻的EVA,而僅僅是自己摯愛的母親,摯愛的孩子,或者曾經摯愛過的某人吧。

-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