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網紅砸3億整容上百次!把自己整成法國娃娃:丑八怪在日本活不下去……

日本網紅砸3億整容上百次!把自己整成法國娃娃:丑八怪在日本活不下去……
2022/09/22
2022/09/22

最近,日本 「整容女王」Vanilla在最新的Youtube視訊中,再次爆出令人震驚的言論:

「我已經花了3億日元整容,因為我對全身都不滿意!」

「我的人生從第一次整容開始,就已經瘋了。」

「希望能夠整成法國娃娃,為了變漂亮,少活幾年也沒關系。」

(她自己Youtube頻道在這個月發的視訊截圖 )

現在,整容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越來越常見的事情。

明星藝人等對顏值要求較高的行業不用說,就算是普通人,也有不少希望通過開雙眼皮、隆鼻、墊下巴等手術,調整自己不滿意的五官。

人希望自己各方面更加完美無可厚非,但如果整容上癮,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文春采訪的無濾鏡照片)

Vanilla本名為水野乃里江, 從16歲就開始整容,動了無數次刀。

她出名得早,在2013年前后,就因為登上了日本綜藝節目,而火遍全網。

也因此,她留下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只是這些照片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個人,不同時期風格差異很大。

(2013年的寫真)

(今年在INS上發的照片)

但是,Vanilla的目標卻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那就是, 成為一個法國洋娃娃

「我心中有一個凡爾賽宮的法國洋娃娃的形象,我想離它更近一些。」

「我知道,無論如何我也不能真正成為一個法國娃娃——但如果有什麼方法讓我能再靠近一些,我就會去這麼做。」

為了這個目標,她對自己「下狠手」,動了無數次刀。

哪怕被人說不像人類,她也完全不介意。

對Vanilla來說,不像人類更好, 她的目標就是成為法國娃娃,而不是人類。

(2019年照片)

她說:「丑八怪在日本是活不下去的。」

這也是她在16歲,開始整形的原因。

那個時候,還未成年的她拿著打工賺來的7萬日元去開了雙眼皮、還切了痣。

她逐漸能夠拍出來讓自己覺得滿意的照片,有幾個角度似乎也能夠稱之為「好看」。

她開始喜歡看到鏡子里面的自己,愿意照鏡子,不再逃避自己的長相,變得自信開朗,也更加積極樂觀。

她嘗到了甜頭。

于是,她又去隆了鼻,去墊了下巴,一點一點開始調整自己不滿意的地方。

想要更大的眼睛,更尖的鼻子,想要更像洋娃娃一樣的臉龐,想要更飽滿的額頭,想要更尖的下巴。

整容前,她只是一個相貌平平的普通女生。

但在對整張臉都進行改動后,再加上化妝和濾鏡,就成為了頗有異域風情的美女。

當時所有人對她的態度都發生了改變。

(2009年的Vanilla)

在嘗到了身為美女的感覺后,她就在整形的道路上停不下來了。

為了能夠支付整容的費用,她進入風俗業,靠陪酒賺了錢開始瘋狂整容。

(2013年)

2013年時,她已經 整了30次 以上,花了 3000萬日元

在整到完全「換了個頭」的程度后,她成為了整容名人。

日本綜藝節目很喜歡她——她能夠清晰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也毫不掩飾自己整容的經歷,所以很多節目都喜歡請她當嘉賓。

她用整容作為噱頭參加各種綜藝,又順勢成為網紅,吸粉做廣告,將名氣變現。

賺來的錢,又統統都投入了整容之中。

到了2017年,她已經在整容上面花費了 超過1億日元

(2017年)

2019年底, 2億

到了今年, 3億……

這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無底洞。

Vanilla永遠停不下來整容,因為她對自己永遠不滿意。

左右滑動查看

想要成為洋娃娃,你需要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

為了讓眼睛顯得更大,她去做了雙眼皮手術,而后又開了內外眼角。

再之后,她甚至又加上了放大片,打玻尿酸做出了臥蠶。

她甚至一度做了手術, 將自己的眼睛顏色改成了永久性的紫色

因為她覺得紫色的眼睛更迷人更性感,也讓她在成為洋娃娃的路上更近一步。

(不過在近些年的照片中,眼睛已經不紫了)

鼻子是她返工次數最多的地方,早在2018年就已經重復做過了7次。

她希望能夠追求和娃娃一樣小巧的鼻子,于是去做了鼻綜合,縮小了鼻翼,讓鼻梁更挺拔,鼻尖更尖。

為此,她甚至無法正常呼吸。

她給自己的唇部做過很多次填充,還做過微笑唇,讓自己看上去更可愛。

除此之外,她光是矯正牙齒, 做正畸就花了1000萬日元

為了讓牙變得更白,她還去做了烤瓷牙套。

第一次做完,她仍然不滿意,因為她想要成為全世界最白的牙齒,于是又拆下了第一次的烤瓷牙,換了更白的二氧化鋯烤瓷牙。

她曾經多次削骨,甚至切開過頭皮,植入人工骨頭

這需要從后腦勺切開一條線,把頭皮完整翻開,再把骨黏土填充在頭蓋骨表面,進行縫合。

因為,她想讓自己擁有像外國人一樣的頭型。

這個手術讓Vanilla昏迷了兩周,醒來之后頭部甚至失去了痛覺,就算被人用拳頭打到太陽穴都沒有反應……

除了臉部外,她對自己的身材,也是「下狠手」。

她做過數次豐胸手術,每次都將原來的填充物換得更大,一直到在胸部裝入 整整六公斤的填充物達到了堪稱恐怖的M罩杯

(ABCDEFGHIJKLM的M……)

在她的觀念里,豐胸自然要配上細腰。

抽脂是不夠的,她甚至聯系醫生, 取出了4根肋骨,讓腰部更細一些。

直到醫生告訴她再取肋骨下去會傷及肺部,她會因此丟掉性命,才罷休。

只要有一點不喜歡,她就會一次一次重復做手術。

但時代在改變,審美也在改變,所以她永遠達不到心中的完美。

她的樣貌一直在變,現在,在她的INS照片里,35歲的她長成這樣↓↓

但出席活動時,她長這樣……

其實Vanilla自己也知道,她已經整得太過火了。

「我對整容上癮,就像是癮君子一樣,沒有辦法控制自己。」

可她真的停不下來。

即使需要每天帶著止疼片才能保持日常生活,即使再打麻藥會有生命危險,也要一次次做下去……

因為,這是她的心病。

小時候的她是個假小子,在外面跑來跑去,性格也很活潑。

但當她進入學校,開始和同齡人一起接受教育,一切都改變了。

小孩子的惡意是直白的,在學校中,她長期被人辱罵是丑八怪,給她起的綽號叫做「丑面具」。

她的同學甚至在一張大木桌上用涂改液寫滿了她的名字,寫上「去死、去死」之類的話。

在小學四年級,她就因為被霸凌而患上了周期性嘔吐癥

一旦精神壓力過大就會嘔吐、腹痛、頭痛、全身不適、虛弱無力,無法正常吃飯,甚至需要每天打營養針才能活下去。

而對此,老師只是輕描淡寫的說:「可能是因為有人欺負她吧。」

但Vanilla卻不能尋求父母的幫助。

「我小時候和父母關系不太親近,我有一個比我小6歲的弟弟,父母會更偏愛他,不太在意我。」

在Vanilla回去告訴父親自己受到的欺凌時,父親告訴她:「你長得這麼丑,除了忍還能怎麼樣?」

即使是現在已經整容了這麼多次,Vanilla再回憶起來那個時候,也會覺得是一段暗無天日的時光。

「我討厭一切,從不在拍照的時候微笑。」

「外表就是一切。」

「我從小學的時候開始,就已經瘋了。」

那個時候,她甚至沒有意識到這就是校園霸凌。

她只會想,如果變得好看,如果是漂亮的女孩子,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美貌就是正義。

如果能夠長得像是奶奶櫥柜里的那個法國娃娃一樣,她所有的痛苦都會消失了。

所有人都在讓她去整形,就算是家里人也都告訴她:你長得這麼丑,除了整容沒有其他辦法。

所以,她掙到的第一筆錢,就用來去整容。

「如果你對自己長相的厭惡,連化妝都不能夠拯救,那麼整容確實是一個辦法。」

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在她開始整容后,她真的變成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人。

針對她的欺凌消失了,甚至開始因為是美女而受到優待,于是她越走越遠,再也停不下來。

Vanilla知道自己對整容的嗜好是病態的,但她無法停下「變美」的想法。

作為旁觀者,其實我們也清楚,Vanilla永遠不可能達到她心中的完美。

因為她真正的問題,不在于她的長相, 而在于她從童年時期就開始受到的創傷。

日本病態的社會審美觀念,嚴重的校園霸凌,沒有給她支持的原生家庭匯集在了「樣貌」上。

而Vanilla將整容便成了一根救命稻草,認為只要變美,就能拯救小時候那個痛苦的自己。

但無論多少次整形,她都沒有辦法填補內心空缺的部分。

或許,她真正需要的,不是整容醫生,而是真正將她從這份創傷中解救出來的精神醫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