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飆升收視第一,《解讀惡之心的人們》太生猛!

飆升收視第一,《解讀惡之心的人們》太生猛!
2022/02/10
2022/02/10

夜裡,一個獨居女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後有個頭戴紅帽子的男人,正在跟蹤著她。

女人回到家中沒多久,紅帽子男人就跳牆入院,之後她便遭遇了不幸的事情。

這個男人是誰?他為什麼會如此兇狠?

陷入劇荒的小夥伴,不妨來追一追: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

單看這個劇名,小夥伴們可能有點蒙圈,什麼叫「解讀惡之心的人們」?

但其實,這個劇名很簡單,它指的是一種特殊職業: 犯罪側寫師

喜歡看懸疑劇的小夥伴應該都聽過。

像美劇《心靈獵人》、韓劇《信號》等等,裡面都有著對犯罪側寫師這類角色的塑造。

《信號》

事實上,犯罪心理側寫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才開始被重視起來,並逐漸形成一整套專業化的破案方法,衍生出了犯罪側寫師這麼個職業。

這部《解讀惡之心的人們》改編自「韓國第1位犯罪心理側寫師」權日勇的紀實類文學《追逐怪物的人》,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找來讀一下。

劇中的故事,開始于1998年3月。

那時的首爾,已經連續10個月發生多起入室搶劫案, 罪犯每次作案都會戴著一個紅帽子,而且目標都是女性,這些女性都遭遇了不幸。

一時之間,人心惶惶。

為了儘快抓到犯人,警方乾脆讓男刑警喬裝成女性,來了招釣魚執法。

你別說,這一回他們還真就抓到了一個「紅帽子」。只不過,對方是一個對「紅帽子」進行模仿犯罪的人。

轉眼來到第二天,又有女性受害人出現。

身為員警的男主河英與同事們來到現場進行勘察,期間,他注意到了一個別人沒有在意的細節——其 家的門鎖有被強行撬開的痕跡。

經過調查,那個時間段裡,來見過她的人有兩個,一個是她的媽媽,一個是她的男友基勳。

基勳是河英的高中同學,之前有過不好的社會履歷,河英的上級暴躁哥認為,基勳肯定就是犯人,分分鐘帶人逮捕了基勳,審問期間,他還表示沒准基勳就是「紅帽子」。

基勳只承認了自己當晚曾與花妍發生過爭執,但堅稱自己沒有做其他的事情。

當聽到暴躁哥說花妍懷孕的事時,他也是一臉的驚訝。

在暴躁哥看來,這就更加說明基勳和花妍之間存在問題,也更加做實了基勳的身份。

所以,他開始對基勳嚴刑逼供,還讓下屬把此案跟「紅帽子」案放在一起調查。

而與暴躁哥相反,咱們的男主河英則認為犯人可能另有其人。

這倒不是因為基勳是他的同學,所以河英有意偏袒,而是整個案子的確疑點頗多。

首先,「紅帽子」作案有著典型的特點,而花妍一案則沒有。

第二,在暴躁哥審問基勳期間,河英曾去走訪花妍的鄰居。

根據一個鄰居的描述,當晚確實看到了個紅帽子男人,但對方的身高和一般女性差不多,這一點與基勳也不相符。

所以,在河英看來,儘管花妍家裡有基勳的指紋和血跡,基勳也沒有不在場的證明, 但以上兩條足以說明他不可能是「紅帽子」。

而且,前面提到,花妍家的門鎖有被強行撬開的痕跡,這個目前也無法解釋。

如此種種的情況下,想要破解謎團、找到真正的犯人的河英,只能自己繼續調查,尋找突破口。

沒過多久,他還真就有了發現。

比如,包括花妍在內,很多人家的牆上都被人用「123」做了不同的數位標記,花妍家的標記是「233」。

根據河英的推測,「1」可能代表的成年男性,「2」和「3」可能分別代表女人和孩子,如果沒有「1」,就說明是家裡沒有男人。

意外的是,就在這時,真正的「紅帽子」梁龍哲落網,基勳也被暴躁哥屈打成招,「承認」自己是犯人。

當時在警局,梁龍哲正好看到基勳,還說了這麼一句話:他可不是真正的犯人。

如此一來,表面上看案子似乎可以結束了。

但我不說大家也知道,河英怎麼可能收手,他仍然決定要繼續調查下去。

一方面,他的確有了新的突破,順著花妍家門鎖有被撬開的痕跡,他猜測可能有人提前進入房間躲在衣櫃裡,于是過去獲取了一些指紋。

但另一方面,由于指紋不夠完整清晰,根本無法確認指紋所屬人的身份,調查還是陷入了僵局。

偏偏在這個時候,基勳的審判結果出來了,有期徒刑12年。

除了深感無力,河英什麼也做不了。

一年多之後,又一起女性遇害案發生了,受害人就是咱們文章開頭講的那個獨居女人,而手法跟花妍案一模一樣。

而此時的河英,則想起了「紅帽子」梁龍哲說過的那句「他可不是真正的犯人」,開始想方設法接近梁龍哲,還給梁龍哲存了領置金,想要從他的分析中獲得啟示。

最終,通過梁龍哲的「點撥」,河英成功抓到了真正的犯人。

具體來說,大概有這麼幾步。

梁龍哲先是提醒河英,作完案後的典型行為,一定是慣犯才會做,因為對他而言,這 是必須的一個環節,只有如此才會感到滿足。

接著,他向河英分析犯罪心理,表示一般的犯人通常會按照計畫去作案,如果在計畫之外作了案,原因大概就是過于自信,他自己之所以被捕就是如此。

最後,當河英仍然一籌莫展時,梁龍哲告訴他,只要你們沒抓到犯人,犯人就一定會再次作案,這是一種戒不掉的癮。

幾天之後,有人帶著一個小個子男人來報案,說自己女朋友睡覺時,對方試圖用剪刀開門闖入。

聯繫花妍案中掌握的線索,再加上樑龍哲所分析的犯罪心理,河英意識到這貨就是犯人,然後利用前面提到的數位標記、指紋等等資訊,最終令該男人認了罪。

根據男人的回憶,小時候不好的經歷,讓他產生了嚴重的心理陰影,也造成了極度的心理扭曲。

相信小夥伴們也注意到了,講了這麼半天,案子都破了,似乎也沒有犯罪側寫師什麼事啊?

其實,河英通過梁龍哲了解犯罪心理,和犯罪側寫師所做的事別無二致,而也正是經過這次成功,河英才逐漸成為了專業的犯罪側寫師。

當時,河英找梁龍哲破案的事曝光後輿論譁然,認為這是警方的失德。

而河英的同事,鑒定科的國榮秀則覺得,這正是向上級申請成立犯罪行為分析組的機會。

由此不僅可以平息輿論,以後河英也可以因為犯罪側寫的需要,光明正大地跟囚犯討論案件。

事實上,在此之前,國榮秀就一直致力于推進成立犯罪行為分析組。

曾經,他還給過河英一本名叫《心理神探》的書,前面提到的美劇《心靈獵人》,就是根據這本書而改編的。

講到這裡,就不得不說一下書的作者之一約翰·道格拉斯了。

他是美國頂尖的罪犯人格側寫專家,曾任職聯邦調查專員25年,被譽為現代犯罪調查分析的開創者。

犯罪片《沉默的羔羊》中,「小白」的上司,行為科學組的老大傑克·克勞福德,原型就是他。

而他本人,也正是《沉默的羔羊》和《漢尼拔》等犯罪電影的專家顧問。

好了,場外資訊說的有點多了,簡單說一下我對這部《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的感受吧。

從前兩集來看,本劇的亮點還是非常多的。

在風格層面,劇集呈現出一種鮮明的時代感,不僅直觀地再現了舊時代警方的辦案情景,還穿插著眾多歷史時刻的新聞片段。

比如朝鮮試射新型飛彈、歐盟誕生、迎接千禧年等等。

在人物層面,劇集的塑造同樣可圈可點。

以員警為例,河英、暴躁哥、國榮秀三人,各有各的特色。

河英善良心細,年幼時意外落水的經歷,這讓他產生了強烈的悲憫之心,從小就萌生了要追問惡人為何犯罪的念頭。

為了正義,他誰的面子都不會給。

暴躁哥職場老油條,有著一套落後的辦案方法論,他堅信這幫罪犯就是「欠收拾」,只要狠狠教訓就會伏法認罪。

可與此同時,他又不是那種真正意義上徹徹底底的壞員警。

當意識到小個子男人可能是真正的犯人之後,他也不由分說,立馬開始安排同事去鑒定指紋了。

比起他來,國榮秀則比較超前。

他始終關注著犯罪心理分析這一塊,想用更加科學的方法去查案,但每次一提起來,總是被同事們冷嘲熱諷。

這三個人,在後續劇情中還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著實讓人有些期待。

而除了以上這些,劇集中另外一個值得稱讚地方,就是對場景的刻畫, 可以把人感同身受地帶入到被害者的心境當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