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法超越的韓劇巔峰:豆瓣評分9.7分,《請回答1988》大結局,細節太炸裂!

無法超越的韓劇巔峰:豆瓣評分9.7分,《請回答1988》大結局,細節太炸裂!
2022/01/20
2022/01/20

文/葉秋臣

豆瓣9.7分的韓劇《請回答1988》,是我每一集連片頭都不願意錯過的絕頂好劇。

坦白講我甚少用「絕頂」這個詞,之所以在此處用得如此順手,是因為即便韓劇史上精品眾多,但《請回答1988》在許多劇粉的心中都是從未被超越的絕對經典,是其他韓劇無法超越的巔峰,細節之炸裂難以三言兩語說清楚,不愧是登頂榜首的冠軍作品。

坦白講,我一直不太敢看最後一集,大概是因為自己太過感性,很擔心會哭到一發不可收拾。

過去N刷中好多次也都僅停留在18或19集就按下了暫停鍵,仿佛只要不去看大結局,這個故事就始終沒有結束一樣,它在以一種特殊的形式存續著。

評論裡,果然有與自己想法相同的小夥伴。

然而人生必須學會去和各種各樣的人物和事物做告別,這是一堂所有人都要完成作業的必修課。

那麼今天,我們就與《請回答1988》說再見吧。

再見,雙門洞。

再見,我們的青春。

1.告別的前奏

20集從很靠前的部分,就已經在鋪墊後續離別的劇情。

比如德善和餘暉在看電視時,隨意聊起了大人們正開會討論搬家的事情。

目前參會的雖然只有德善和狗煥兩家,但意見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分歧(三家四家的話更會如此)。

仿佛是給觀眾的一個預告,《請回答1988》進入正式倒計時,起因是各自不同的搬家計畫。

德善爸媽顯然更嚮往富裕一點的地區(畢竟過去窮慣了想改變一下生活方式),然而雖然手上握有一大筆退休金,關鍵地段還是僅能買一個20平米的房子而已(房價不論什麼時代都是老百姓的硬傷)。

而狗煥爸爸則是認為應該過得閒雲野鶴一些,渴望自得其樂的悠閒,買一塊地守著好風景務實地過日子,豹子女士也贊同丈夫的想法。

最孤獨莫過于狗煥一家,在鳳凰堂憑藉父子二人之力帶走雙門洞近一半的鄰居後,豹子女士他們真的是沒有一點點「聯姻」上的優勢。

2.善宇和寶拉

上一集結尾的懸念,拉開了善宇和寶拉公開戀情的序幕。

討厭下雨的寶拉,如今有了那個一直肯為她撐傘的善宇。

同樣還是下雨天,同樣還是那個男人,同樣的關心細緻,同樣的體貼入微。

兩個人的甜蜜,讓旁邊舉著傘的姑娘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這對CP一起躲雨的畫面,莫名讓葉秋臣想起了周杰倫的歌詞「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與你躲過雨的屋簷」。

什麼樣的壞天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身邊的人。

在聊到善宇媽媽和阿澤爸爸還有珍珠的相處時,善宇借機將話題又再次引到結婚上。

這也是兩人談復合時他提出的第三個條件。

過去在寶拉麵前一直有些克制的善宇,自從再次確認關係後就變得自在隨意了很多,甚至可以開玩笑地說出類似「要在女友上年紀之前結婚」這種話了。

雖然聽起來是玩笑,不過對于同寶拉組建家庭這件事,善宇是發自內心的認真。

他考慮得很長遠,職業和家庭之間的平衡,精力狀態等等方方面面的安排,很多很多。

男人,一般都是要家庭穩定了才好去拼事業,否則同時兼顧兩項必然會分心(真現實啊,過去還是高中生,如今已經思考得如此成熟縝密了)。

在聽到善宇說「明年結婚」的時候,寶拉的表情顯然在告訴我們,她沒想到會這麼快,太突然了。

畢竟還有各種路障未清,前路崎嶇荊棘重重。

雙方父母都沒點頭呢。

可能戀愛後,人的腦子因為被愛情占滿而短暫地變笨,明明是學霸CP的設定,但在細節上還不如狗煥敏感。

在狗煥給善宇打電話的時候,就已經提前預感到他倆的戀情可能會被長輩們撞見,不過自己孤身一人的問題都沒解決,就忘了多說一句。

果不其然,媽媽們買菜歸來看到這一幕,全部石化了。

善宇和寶拉也是瞬間無所適從,趁機撤退。

他倆各自的媽媽開始尷尬地來回向左走向右走,留下豹子女士一個人在原地發愣。

仿佛只要躲起來,就能當這事兒沒被發現一樣,太逗了。

搭配著歡快的BGM,這場戲開始漸入佳境。

其實聽到這個BGM,我們就知道一定不是BE。

媽媽們知道這個大新聞之後開始臥床不起極度頹廢,談判重擔落到了各自丈夫的肩上。

德善爸爸和阿澤爸爸的對話地點設計得很有趣,兩人談心不是選在溫暖的屋子裡(對比平時基本是在鳳凰堂店裡聊天),而是手握一杯熱茶坐在門外。

可能的確是非常需要冷靜吧。

或許寒冷的天氣,能幫助人進行理性的思考。

畢竟善宇和寶拉,是同姓同本的關係,而且「成」姓並不常見,是存在「親戚」風險的。

最重要的,是法律不承認。

對于渴望子女們都能幸福的父母來說,可謂是當頭一棒。

事已至此,雙門洞的小夥伴們開始聚在一起想辦法(大概還沒徹底走出來,看到狗煥和德善同框依然會意難平)。

其實娃娃魚說得很對,將來必然要攤牌的事情,早一秒晚一秒的問題。只是意外被撞破有些突然,沒有一點點心理上的準備。雖然這件事令人慌張,但如何解決才是重中之重。

當善宇被德善問到是否會和寶拉結婚時,他堅定點頭的模樣真的特別MAN。

畢竟這只是他們在婚姻這條路上,準備邁過的第一道坎而已。

無法逃避,也不能逃避。

與此同時,寶拉這邊也一樣很慌張。

慌張到平日裡並不太待見彼此的姐妹倆,都能因為這件事而統一戰線,有生之年我們居然也能聽到德善給寶拉說一句「加油」。

葉秋臣看大家的評論裡有好多人覺得善宇和寶拉之間的愛情不太合理,認為強勢的寶拉根本不應該喜歡這個鄰家小弟弟,並且還念念不忘這麼多年。

但對于寶拉而言,她最需要的就是善宇這樣的男人,了解自己的全部,並且能夠包容她所有的一切。

你會拒絕一個用堅定語氣去承諾「相信我,跟著我,不要逃走」的男人嗎?

寶拉對善宇的那種感覺,就是能夠把自己的一輩子都託付出去的信任感。

3.阿澤和德善

德善嘗試熱賣的橘子色口紅被親弟弟吐槽,餘暉說她根本不適合這麼打扮,寶拉的評價也同上。

不過即便其他人怎麼嫌棄,情人眼裡出西施,在阿澤心中德善所有的模樣都是最美的。

無意間又被撒了一波狗糧。

看看阿澤怎麼評價的,說德善比女明星還好看。

有沒有想到正峰評價曼玉的話?

再一次印證了正峰和阿澤在本質上有著極其相似的屬性,連誇女友這個事情上都是如此合拍。

被問到認不認識這個女明星時,阿澤慌張地搪塞一句「但是真的好看呀」,誇誇版阿澤簡直要笑死我了。

口紅這段戲其實也算一個鋪墊,那就是不論德善決定了什麼,阿澤都會贊同和支援。雖然選口紅這件小事不能與後續公佈戀情的重要性相比較,但在細微之處還是能感到阿澤是非常尊重德善做出的決定。

隨後兩人又談到第二天要去看電影的約會,德善對阿澤說了一句「別像以前那樣取消」(耿耿于懷好多年)。

阿澤點點頭,說自己「知道了」。

看電影是這對CP最重要的任務線,此前的告白和拒絕都是通過這個媒介。

這兩句對白,其實說的不止是電影,而是這段已經確定關係的感情,不能再像過去一樣草率結束匆匆收場了。

還記得阿澤和德善多年前親密關係的轉捩點,就是因為發現狗煥心意之後的那一次電影失約。

此處前後呼應,將劇情的閉環完美合上。

本來準備來一個溫暖的大抱抱,不巧剛好撞見珍珠背著小書包經過,于是德善順勢蹲下躲避尷尬,阿澤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踉蹌兩步失去了重心。

面對珍珠的問題,德善說的是「在聊天」,阿澤說的是「稍後哥哥跟你說」,態度已經有了不同。

本以為珍珠會像餘暉一樣也是個戀愛小雷達(這麼看餘暉真的很適合當記者啊),然而她的關注點卻落在了不適合德善的橘子色口紅上。

幸好沒被發現,否則珍珠就會成為雙門洞宣傳阿澤和德善戀情的小喇叭。

此處也是在透露德善和阿澤內心的真實想法,給這對CP隱瞞戀情做伏筆。

到了看電影的日子,阿澤這個風雲人物出現在電影院本身已經是一道不可忽視的風景線,自然引起了旁人的強勢圍觀。

要是德善再晚來一會兒,估計阿澤和粉絲不斷握手鞠躬,腰都快斷了。

見面鞠躬,握手鞠躬,簽名鞠躬,拍照鞠躬。

各種熱情的粉絲還絡繹不絕……

不得不說阿澤拍照時表情還是沒有太大波動,除非身邊的姑娘是德善,否則臉上必然沒笑容(合格的男友就應該這麼雙標)。

雖然已經等上了一會兒,但阿澤面對遲來的德善時還是說自己「剛到」,不讓對方感到愧疚。

和阿澤相處,就是那種很舒服的貼心感。

女友如期而至,阿澤很自然地牽起了德善的手,準備進去看電影。

不像我們經常在娛樂新聞裡看的那種,有點名氣的人談個戀愛就喜歡遮遮掩掩搞什麼地下情。

阿澤一旦確信了自己的心意,認定身邊人是心中所愛,絕不會讓德善成為委屈憋悶見不得光的女人。

既然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那就應該大大方方讓全世界都知道,這才是大多數姑娘們需要的安全感。

但德善被剛剛牽手的舉動嚇了一跳,她並非不想公開,只是出發點過度集中于保護阿澤上,想要避免輿論對其產生的負面影響。

這一次的阿澤,既沒有睡著,也沒有爽約。

不過在觀影過程中,他顯然覺得德善比電影好看幾百倍,眼神一直離不開身旁這個自己心愛的姑娘,偶爾還會用手握住她,給予對方足夠的安全感。

感受到阿澤手的溫度,德善先是淺淺一笑,接著反手將他握得更緊了一些。

幸福總是來之不易的,這次不能再輕易錯過和漏掉了。

聽阿澤爸爸回憶,最初阿澤之所以能夠進入圍棋這個領域,或多或少與德善的存在相關。

感覺兩個人就如命中註定一般,是緣分牽引至此。

他們真正走到一起後,我們還能在劇中發現許多的小細節,去感受這對CP彼此間的關心。

比如德善在聽到阿澤下了13個小時的棋之後,並沒有在意或詢問是否勝利,而是擔心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態。

阿澤也因為德善的建議,不再需要依靠安眠藥入睡,整個人變得更加溫暖療愈,變得更加像一個普通人,而不僅僅是曾經大家眼中只會下圍棋的天才。

這就是為何部長對德善說了一句,謝謝你。

戰績和輝煌固然重要,但人生也同樣重要。

雖然是真戀情真爆料,但雙門洞的各位除了嗅覺敏銳的餘暉之外,全都不相信報紙上刊登的這段阿澤與德善之間所謂的「緋聞」。

其實完全可以理解,小時候能一起上澡堂,平時就牽牽手過家家玩在一起的兩個孩子,長輩們哪會往戀愛那裡想呢。

不過,若是看到兩人甜到爆表的互動,肯定就會一改固有的想法了吧。

畢竟若只是身為發小,總不會親密到可以從後面緊緊抱住對方的程度。

阿澤和德善這對CP,經歷了長久的誤會和不解之後,終于也迎來了苦盡甘來的甜蜜。

撒糖,盡情撒。

車庫裡抱抱,汽車裡親親。

深情地望著彼此,說著我愛你,不會變。

甜,甜,這回是真的甜。

終于不用在玻璃渣子裡找糖吃了。

阿澤和德善目前唯一的心結,在于如何向家人們坦白他倆的關係,尤其是處于善宇和寶拉這對同姓同本CP要結婚的重要節點上。

畢竟他們四人是兄弟倆和姐妹倆,這裡面還涉及了「重親」的概念。

德善提出的建議是暫時隱瞞,阿澤第一反應自然是拒絕,一旦他向家人們否定了報紙上爆出的戀情,在阿澤眼中自己便真的是說了「毫無擔當的謊言」,這極大地有悖于他在感情觀中最無法改變的核心思想。

兩人一起回家,推開門時恰巧撞見所有人從豹子女士家裡走出來。

一堆帶有明顯偏向性的問題不斷拋來,比如「報紙上說的緋聞,是假的吧?」

在與人溝通的時候,一般來講都希望聽到肯定的回答。

所以在提出問題的同時,已經代表提問者自己的態度了。

阿澤自然也聰明地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的表情有點凝重,很明顯是還在糾結于聽德善的話「平息事態」,還是遵從本意去「坦白心態」。

最後他選擇了前者。

這似乎是一個令所有人都滿意的答案,于是大家準備散去各自回家。

此時的阿澤又追問了一句,你們希望這種關係會有改變嗎?

畢竟隱瞞了6年,真的不想再瞞著了。

這是一個試探性的問題,也是未來何時能夠公開的一個基礎。

其實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為了德善,為了家人,阿澤的決定不僅僅只是一個「善意的謊言」而已。

這個謊言代表他開始學著如何用愛去生活,而不是一味遵守圍棋中鐵打不變的規則。

在黑白的界限之間,開始品嘗灰色的味道。

阿澤和德善戀愛後,兩人之間的互動也不是毫無波瀾的彼此順從。

就像普通的小情侶一樣,也會有各自看不慣的行為舉止。

阿澤看著在KTV裡大聲唱歌扭動舞蹈的德善,會沉著臉生氣地離開。也許是曾經在自己的房間裡一段相似的情景下,他看穿了另一個男孩也喜歡德善的心思嗎?

或者,只是單純不喜歡罷了。

當然阿澤也有惹德善生氣的事情,那就是借錢給朋友,還沒有打借條。

若是仔細看阿澤的神情,似乎這錢可能還有借錢之外其他的用途呢(想多了想多了)。

戀愛中的男女通常都會小心翼翼地處理令對方敏感的資訊,比如德善會撕掉當年暗戀善宇時寫明信片的那篇日記,結果反倒被阿澤抓個正著,直接看到了證據。

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卻在善宇回家後狠狠錘了一下對方的後背,那個力度是目前我看到阿澤最用力的一擊。

雖然這是一次為愛吃醋的小報復,不過阿澤真的生氣了嗎?

似乎並沒有,因為他應該早有心理準備了。

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執著于一段早已不復存在的暗戀,沒勁。

所以劇情只是淺淺地交代了一下,甚至連兩人的矛盾都算不上。

對于這段始于幼時便刻骨銘心的感情,阿澤喜歡上德善的時間,可能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更早。

也許是在小時候阿澤手臂摔傷後德善的那一次背背(與長大後阿澤抱受傷的德善相呼應),也許是在兩人玩耍時德善無意間給阿澤額頭上留下了一條抹不掉的疤痕,就像蓋上了一生一世的印戳。

小時候的阿澤在受傷時,旁邊照顧他的就是德善。

他們躺在一起,彼此的手握在一起。

這一幕,猶如他倆曾經夢中的初吻。

阿澤和德善的曲折愛情,終得圓滿。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