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酷像韓星的高顏值男子殘忍殺害美女姐妹花,他的悲劇16歲就已經注定

日本酷像韓星的高顏值男子殘忍殺害美女姐妹花,他的悲劇16歲就已經注定
2022/05/13
2022/05/13

我們常說,「顏值即是正義」。在日本的犯罪史上,曾有過好多個所謂的超高顏值罪犯。雖然他們犯下的都是傷天害理的重罪,卻又因為顏值而走紅,甚至出書攬財,成為女粉絲們追捧的對象。

今天我們要說的這個罪犯,也同樣因為顏值而成為了日本犯罪史上有名的帥哥之一,他就是山地悠紀夫。

山地悠紀夫出生在山口縣的山口市,父親沒有固定工作,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喝酒,喝醉了就對他和母親進行家暴。

從小在如此陰影下長大的他卻很愛父親,并把父親當作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小學5年級的一天,悠紀夫在家中看到父親因肝硬化吐血,還是小學生的他無助地給母親的工作單位打電話求救,而母親卻冷漠地說,‘不要管他’。

晚上,母親下班回家時才叫了一輛救護車,但那時父親已經死亡。在父親的葬禮上悠紀夫無意中聽到母親說 「很高興他死了」,這也讓他相信父親的死都是母親的錯。悲痛欲絕的悠紀夫在年幼的內心深處埋下了對母親仇恨的導火索。

上小學時,悠紀夫是一個非常內向、安靜又不引人注意的人,他沒有任何朋友。因為家庭貧困,他連教材費都支付不起。

在烹飪學習課上,老師直接說他沒有資格吃在烹飪課上做的食物,有時還把他自己做的食物扔進垃圾桶。

這種極端貧困的生活和老師的欺凌對悠紀夫的心靈造成了難以磨滅的傷害,他慢慢地開始變成了一個問題兒童。

升上國中后,悠紀夫的性情也開始大變,他不僅毆打比他弱小的同學,還經常打破學校的窗戶。同學們都稱他為「惡魔」。

初二時他就再也沒去學校。1999年1月,在悠紀夫國中畢業前,他參加了岡山縣倉敷市一家縫紉廠的就業考試,但沒有成功,他也成為了同班同學中唯一沒有上高中或找工作的人。

不久后,在一個熟人的介紹下,悠紀夫開始在一家報刊店當配送員。當時的悠紀夫勤奮地做著報紙投遞員的工作,在這里他第一體會到被認可和自己賺錢的樂趣。

而正當悠紀夫終于看到了生活新的希望時,她的母親卻因壓力過大而迷上了賭博和產生了購物癮,并背負了大約500至1000萬日元的債務。

即便這樣,母親并沒有停手的意思,依然從各種渠道貸款,每天母親和家里都會接到各種債主的討債電話。

1999年6月左右,悠紀夫意識到自己幫母親背負了巨額的債務,他每個月辛苦賺來的9萬日元的收入有一半得用于幫母親還債。雖然他申請過政府的福利援助,但卻沒有成功。

現實生活像一只無形的大手緊緊扼住了悠紀夫的喉嚨,而母親卻變本加厲,不僅開始打扮得花枝招展,和男人約會談戀愛,甚至常常會偷他的錢去揮霍。

2000年4月,悠紀夫認識了一個女店員,她比悠紀夫大7歲,身材嬌小,長得非常可愛。雖然那名小姐姐已經有了男友,但她經常會耐心聽悠紀夫傾訴心事。

悠紀夫和小姐姐告白后,兩人發生了關系。那是他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雖然要替母親還債,但情竇初開的他能與夢中情人在一起,對悠紀夫來說這比什麼都珍貴。

不過,母親的經濟狀況卻每況愈下,家里的水電被切斷,甚至要被趕出公寓。這時,母親也發現了悠紀夫和小姐姐的戀情,不知道是因為不想讓自己兒子在談戀愛上花錢還是其他原因,母親開始給女方打無聲電話表示抗議。

而這一舉動也被悠紀夫在無意中知道。一邊要替母親還債一邊母親還要干涉自己的戀愛,悠紀夫對于母親的恨已經積攢到了極點。

2000年7月29日晚上9點左右,悠紀夫向剛做完兼職回來的母親詢問她到底還欠了多少外債,母親不僅沒回答反而還讓悠紀夫滾出去。

母親惡劣的態度讓悠紀夫積壓在心頭的種種怨恨頓時爆發,他猛烈地踢打母親的臉和背部,并拿起旁邊的一根金屬球棒,拼命地打她的胸部、腹部和腿。

等悠紀夫從狂風暴雨的憤怒中清醒過來時,他發現母親躺在血泊中,已經死亡。

他默默在尸體前坐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依然像往常一樣出門去送報紙。下班后他回家清洗了血跡。

晚上他約了女友一起吃飯,并送了她一個禮物。2天后,也就是31日凌晨1點10分左右,悠紀夫打電話給警察并自首,說他殺死了自己的母親。

當時的悠紀夫年僅16歲,因為他還是未成年加上童年悲慘的家庭遭遇,悠紀夫被送到少管所服刑5年。

2005年2月,悠紀夫從少管所獲釋,因為有過前科找不到工作的他加入了一個詐騙團伙,不過因為業績不好,悠紀夫很想從這個團伙中脫身,卻被他們牢牢控制住。

悠紀夫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拉掉這個團伙的電閘再到門口點火,吸引來警方后將他們一網打盡。因為這團伙和上原姐妹花租住的是同一棟公寓,加上電閘號碼出了錯,悠紀夫陰差陽錯錯拉了上原姐妹花房間的電閘。

停電后姐姐出門查看,正好和悠紀夫打了個照面。悠紀夫擔心上原記住了他的臉,以后會成為證人,就打算殺她滅口。

2005年11月17日凌晨2點30分左右,悠紀夫跟蹤了從餐館下班回家的上原明日香,尾隨到其公寓后,在明日香打開家門的瞬間,悠紀夫從后面襲擊了她,并用刀刺向她的胸部。

悠紀夫強B了這名明日香,10多分鐘后,明日香的妹妹也進了家門。悠紀夫同樣用刀襲擊了妹妹的胸部并強暴了妹妹。

事后,悠紀夫放火燒了房間,并拿走了5000日元的現金和一個攢錢罐,然后逃走了。

這對無辜的姐妹花后來被送往醫院,但不久后被確認死亡。

同年12月5日,大阪警方以侵入建筑物的罪名逮捕了悠紀夫,并于12月19日以搶劫Q奸和謀殺的罪名再次逮捕了他。

當悠紀夫被問道,為什麼要殺死姐妹花時,他說, 「他忘不了殺死母親時候的感覺,他就是想看到人的鮮血,殺誰都可以。」

2009年7月28日,也就是大阪姐妹花遇害的3年后,悠紀夫在大阪拘留所內被處決死刑,那年他25歲。臨死前,悠紀夫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是, 「我就不應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他悲慘的一生也正式劃上了句號!

而這起事件也被改編成了電影上映。

著名的家庭治療師維吉尼亞•薩提亞曾經說過: 「一個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這種聯系有可能影響他一生。」悠紀夫這短短的一生都在用父母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從小沒有得到過一點愛的他從來不知道,他可以逃離苦難,選擇為自己而活。

而作為成年人或是父母,如果我們曾經歷過苦難,那我們能做的就是不將自己的命運重蹈覆轍重現在孩子身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