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駙馬法考又失敗!群嘲無能、真子也被罵:浪費8億稅金

日本駙馬法考又失敗!群嘲無能、真子也被罵:浪費8億稅金
2022/04/17
2022/04/17

15日凌晨,全日本都在關注的駙馬小室圭法律考試成績終于放榜了!

結果就是:他又沒過,差5分及格,7月份準備第三次挑戰。

日媒和吃瓜群眾們都炸了,咋又沒考上啊?這下妥妥得被迫回日本了吧,真子可怎麼辦呀?

正好前幾天,真子被曝出在大都會博物館找到了工作,只不過是沒有薪水的無償志愿者…

照這樣發展下去,小室圭考試沒過、工作懸了、簽證又快到期,只能靠真子努力養家了?

4月15日凌晨,紐約州2月份的法律考試的通過名單,終于在考試官網上公布。

對于一直以來對小室圭第二次法考成績重點關注的人來說,這注定是個緊張又激動的不眠之夜。

日媒踩著點等待著法考的通過名單,焦急的程度可能比小室圭本人還要高。

只是找遍了名單上K開頭的通過者名字,都沒有找到Kei Komuro(小室圭)。

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日媒才終于能得出結論: 他是真的二戰失敗了!

趕緊凌晨推送消息,取的標題還非常內斂,沒有直白地寫上「考試失敗」,而是「小室圭紐約律師資格考試成績公布,成功通過者的名單上沒有他的名字」。

眾所周知,這是自去年7月之后,小室圭參加的第二次律師資格考試,據考試委員會稱,這次約有3000人參加考試,1378人合格,合格率為45%。

其中像小室圭這樣第二次去考的二戰人數為1610人,合格率為30%。

一切仿佛昨日重現,記得上一次法考失敗,小室圭給支援他美國留學的日本律師奧野善彥打電話說明,

這次也是一樣,奧野善彥15日下午在接受日媒采訪時透露了兩人通話的這些信息。

小室圭說,「很遺憾落榜了,差5分及格,很遺憾,今年7月再挑戰,我會好好努力…」

雖然已經是第二次法考落榜了,但日本人還是相當震撼,對他們怎麼也看不順眼的「老賴之子」駙馬發起新一波嘲諷。

「我覺得,很多人都有預感會是這樣的結果吧。

問題是今后怎麼辦呢?就算現在的律師事務所沒把他(小室圭)辭了,讓他能繼續工作,做法務助理的收入好像也負擔不了他們的生活。

沒有固定的收入就去美國,這種愚蠢的行為就會招致這樣的結果,難道又要使用國民的稅金留在紐約嗎?還是有什麼其他考慮,亦或者會一邊生氣一邊灰溜溜第回到日本嗎?

不管怎麼說,對于30歲的成年人夫婦來說,現狀都太過可悲了。」

「到了現在,我覺得他被事務所炒魷魚也是時間問題了吧。拿了馬丁獎學金、卻沒通過司法考試,這可真是破天荒頭一遭。那之前對你的漫天好評到底是出自哪里呢?這麼看來,今后他能力有長進也不太可能。

只要方便地利用你的地位,就可以為所欲為嗎?放棄這種錯誤觀念吧,我覺得這一次就是讓人們認清現實的好機會。

不出我所料的話,他的失敗還會一次次繼續發生,如果把稅金花在他身上,結果一定會和這次一樣。

稅金應該用在對國家國民有益的事情上,而不是用于某些人的福祉。」

這里的馬丁獎學金,指的是小室圭在2018年到美國福特漢姆大學法學院留學時,獲得的頂級獎學金,金額相當于他作為法學碩士留學期間的所有學費,這種獎學金一學年只有一個人可以獲得,且不需要償還。

所以,應該是很優秀的法學學子獲得才對,但就小室圭的情況來看,「優秀」到兩次法考都過不了?

日本人:你當初說得那麼牛,天花亂墜的,合著都是吹出來的啊?

還有人誠心建議,當不了律師,你去干其他的不行嗎?你現在可不是能對工作挑三揀四的處境啊。

「實在不懂小室圭為什麼對律師這麼癡迷。

找一份你能勝任的工作,達到相應的生活水平不好嗎?真子也在工作。

為什麼這兩個人(即使脫離了皇室),還不愿意像普通人一樣生活呢?」

不過對于這次小室圭的二戰失利,網友們的反應也并非全都是奚落嘲諷。

小室圭這次失敗后,和周圍人說了自己沒過,還聊到了「工作到深夜」的狀態。

有人覺得法考本來就難,再加上小室圭要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備考,肯定很不容易。

「我覺得那些不學無術的人,沒有資格嘲笑小室圭的失敗。」

還有人覺得,小室圭實在是略慘了點。

「全國人都在大肆報道小室圭考試不合格,真是太可憐了哈哈哈哈。」

「我也覺得,而且還被強調說是第二次落榜,真的很慘哈哈哈。」

還有些人已經不關心小室圭成績如何了,只希望他和真子的「幸福生活」別再花日本的稅金了。

「我對小室圭有沒有通過考試不感興趣,但對這一對沒有工作的無業夫婦在紐約是如何生活的、怎麼交的高額房租卻很感興趣。還有小室圭的媽不正當領取遺屬養老金的事情也是,如果不能向公眾說明投入巨額稅金的問題,那他們就不能過普通人的消停日子。」

「真子和小室圭想怎麼幸福生活都可以,但請不要浪費我們的稅金了。」

「紐約州司法考試合格者的名單里,沒有小室圭的名字…為了維持小室圭和真子在紐約每個月幾百萬護衛費的奢侈生活,又要為他們花費巨額稅金嗎?

一邊要求‘作為普通人的自由’,一邊隨意揮霍‘作為原皇族的特權’,這多少讓人難以接受。」

「話說回來,這兩個人(真子和小室圭)的房租和生活費,錢從哪兒來啊?

是外務省給的錢(也就是稅金)嗎?為什麼‘普通人’能用這些稅金在海外生活呢?」

大多數日本網民都在這次的小室圭二戰失敗新聞中,提到了對「稅金」的不滿,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上個月,日媒曝出政府內部的絕密計劃—— 為了讓小室圭和真子在紐約生活下去,要投入秘密費用。

起因是今年2月份,他倆在紐約的公寓附近發生槍擊事件,根據政府有關人士透露,兩人現在的安保狀況是…

「只有從日本警察局調派到紐約總領事館的2名警察,每天會在小室家周圍巡視。

沒有24小時常駐在小室家的私人警備。」

所以,原皇族公主、駙馬的安全還是沒有徹底保障,萬一有什麼事很難迅速應對。

日本政府就想出了把安保工作委托給紐約私人安保公司的方案。

「外務省和警察廳的負責人已經開始討論了。另外,關于警備費用的原始資金,也在討論外務省補償費…」

日本的外務省補償費是指用于必須保密的外交活動的錢,當然也就是人們交的稅了。

那…具體要花多少錢呢?

日媒讓熟悉美國警備情況的公司實際估價,最便宜的方案每個月大約3900萬日元,加上私宅的常駐警備等, 「每個月費用超過7千萬日元」。

一年竟然高達8億日元!

難怪日本人氣得鼻子都要歪了,他們本來就不待見小室圭和真子,這下還要從腰包里掏這麼多錢供養他們在紐約的生活??想想都來氣。

不過,對遠在紐約的小室圭和真子來說,日本人的反感可能是最不放在心上的事了。

畢竟現在他們要愁的事情太多了,首當其沖就是小室圭第二次法考失敗,在律師事務所的工作不知道還能不能保得住、要怎麼養家、怎麼住紐約豪華公寓?

這樣下去,他的學生簽證到期,到時候就得被迫回日本了,如果沒工作還堅持不回日本,滯留問題迫在眉睫…

這個家唯一能指望上的就只有真子了,就在小室圭這次考試成績出來的幾天前,真子才被曝出,已經開始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工作了。

她目前正在擔任無償志愿者,在博物館的亞洲藝術收藏區工作,還協助博物館的策展人,參與了一個繪畫展覽的準備工作。

真子毫無疑問非常適合這份工作,她畢業于國際基督教大學,在那里獲得了藝術與文化遺產學位,還在愛丁堡大學學習藝術史…

隨后在東京大學博物館擔任特別研究員。

大都會博物館的一名前策展人也說,「她(真子)有充分的資格在這里工作,可能會處理藏品。一般來說,這是個需要大量準備的工作,也意味著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待在博物館里。」

雖然她現在還只是不領工資的志愿者,但顯然不會止步于此,很可能是她向博物館正式策展人的過渡。

看起來真子的工作比較穩了,據日媒分析,真子參加大都會博物館的活動,應該是看中了「O-1簽證」(俗稱藝術家簽證)。

「‘O-1’是指在藝術、科學等領域具有卓越能力的人獲得的簽證。」

這個簽證不是抽簽制,對真子來說,想必是勢在必得。

如果真子拿到了「O-1」,那小室圭就可以獲得配偶簽證。

但是!配偶簽證在規則上是不能去工作的,有日本外務省的相關人員說得很明白:

小室圭什麼都不干更好,所有的安保、投入都可以傾注到真子身上,這樣效率更高。

「我們只不過是徹底地支持真子罷了。」

為「普通人」真子奔走到這個地步,完全就是因為她是「原皇族」,是「將來天皇的姐姐」。

只要這個條件成立,不管小室圭法律考試失敗多少次,日本政府應該都不會斷絕對他倆的援助,除非真子選擇失婚。

有宮內廳的工作人員說,「結婚前,真子曾直接向宮內廳長官交涉過,說小室圭是個非常優秀的男人。

抱著這樣的想法、強行結婚的結果,卻是現在這樣,真子小姐也感到愕然吧。」

不知道真子本人對于丈夫第二次法考失敗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會不會還和上次一樣,繼續支持丈夫的學業呢?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