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重刷《衣袖紅鑲邊》才發現的細節:所有人的宿命,暗藏在前2集的隱喻中!

重刷《衣袖紅鑲邊》才發現的細節:所有人的宿命,暗藏在前2集的隱喻中!
2022/01/26
2022/01/26

在一切都結束之後,再重新看《衣袖》第1、2集,已完全是不同心境。但值得重刷的理由是, 在前兩集中,藏著許多驚人的細節,隱喻了所有人物的命運和結局!仿佛一個即使知道了也無法避開的、宿命的迴圈······

當小祘偷偷來看去世的祖母暎嬪,他因為曾怨恨祖母害去世了父親,覺得祖母一定會恨自己。這時小德任安慰他的臺詞值得尋味:

「傻瓜,就是因為去世了才懂啊,亡者全都知道,連你沒說出口,暗藏的心意也知道,剛才在路上見到的燈火啊,明明有風,卻沒有一盞燈熄滅,代表暎嬪慈駕很高興你來找她:快來,我很想你,天色很暗,小心循著燈火過來吧。」

小德任聰慧通透的一席話撫慰了小祘,還用紅衣袖替他擦拭眼淚。

參照17集最後,祘在彌留之際,靈魂受到了《詩經》旁燭火的指引,得以回到德任身邊,選擇與她在一起,開始第N次告白。

此時德任不再催促他離開,而是用洞悉一切的眼神,溫柔地看著他,替他擦去眼淚,一句話也沒說,還破天荒地主動吻了他。

「亡者都知道」、「很高興你來」、「我很想你」、「循著燈(燭)火」,小德任代替暎嬪所說的心聲,隱喻著結局德任未表的心。

無論是小宮女還是後宮嬪妃,陪他走一段路、替他擦拭淚水的,一直都是她,就像最初那樣。黑夜中的光,是伴隨著去世亡的愛。

回到第1集,小祘與小德任的對話被突然來訪的英祖打斷,英祖發現小德任長得像女兒和平翁主,便對她說起了往事,並第一次點題。

原來暎嬪也曾是宮女,被英祖看上,成了後宮。

對照德任與祘,他也是在登上寶座後得到了她,又疏于對她情緒的關心,最終失去了她,是不是因他也擁有了 「如今世間萬事皆能稱心如意的錯覺」呢?

那時的小德任當然不會理解: 「怎麼是錯覺呢?殿下您貴為君王,不就能夠隨心所欲嗎?」

這裡英祖直接說出了作為王,不能隨心所欲的事實:「王不能做的事,你可知有多少呀?」

後來成王的祘印證了這點,即使聽到德任懷孕消息,開心地沖出去,半路想到名分上的中殿,只好掉頭去中殿那;面對喪子臥床不起的德任,他比起悲痛自己的兒子,必須先想著同樣遭受疫病的百姓。

最終不能隨心所欲的英祖失去了暎嬪,祘失去了德任。把英祖的話,當成是祘說的話,是不是也能通呢?

想著是祘在說: 「寡人是真的失去她了啊,今後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吧。」

是的,為了不再有第二次,祘沒推開那扇門。

那晚之後,小祘想尋找不知名的小德任,他站在山上,意味著他處于高位,必須學會心懷天下,不能被私情影響,于是在這決心不再找她了。

不過那時周圍背景還是一片綠色,就像年幼的他一樣充滿生機,即使決心不再找,屬于他的夏天還是會找到他。

多年後,德任離世,導演用了兩個一模一樣的鏡頭,遠景拍背影強調格局、特寫拍臉部以表決心。

只是這時的周圍環境,如同他的內心寫照,已是一片荒涼去世寂、失去生機的嚴冬。對比之下,更顯出宿命的悲涼。

下完決心,回去的路上小祘還自己念叨,德任不在更好,在自己身邊,她就會有危險。不就是這麼回事嘛?小時候這麼明事理,怎麼長大了就不管不顧,偏偏忍不住要把她綁在身邊呢?

小祘自言自語被小洪聽見,小洪不知道是對小德任說的,錯以為是對自己說的,還表示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從此奠定了洪德老跟德任的後續「爭寵」問題。

說到洪德老和德任,第2集兩人初次見面的場景,很有意味。

當初不知道,這不就是所謂的 「狹路相逢」嗎?不然設計在這裡初遇的用意是什麼?

洪德老強調了這是一扇必須有一人讓步的窄門,最終他退後了一步,讓德任過去了。原來初見就隱喻著洪德老、德任的關係和結局了······

洪德老總是嫉妒德任在祘身邊,兩人關係不好,後來兩個人都被趕出宮,德任回宮之前,還特意找洪德老「炫耀」、氣他。

但洪德老去世前,還是退了一步,寫信給祘,告訴他《史記》那頁是被德任撕掉的,讓祘知道了原來小時候真正救他的人是誰,算是洪德老對德任「讓步」了。

這個人物的悲劇性也很飽滿,花絮中導演說 洪德老的忠要表現為愛,德任的愛要表現為忠。

兩人的共同點就是祘,而表現方式截然相反,所以註定有衝突,最終需要有一個人讓步。

再來,德任和祘長大後重新再遇見的第一個場景。

德任在書房抄書,聽見祘在隔壁上課,老師問祘,如果他不是王,是平凡匹夫呢?

這組鏡頭是從德任的臉部特寫,到祘的臉部特寫的連續。從她的反應,到他的回答,再回到她的反應。她第一次聽到祘對這個問題的答案:

德任覺得比起傳聞中的「東宮老虎」,好像也沒那麼不堪嘛?能說出這樣話的祘,在她眼中很優秀。

她邊說邊掛畫,說完後拍了拍畫中「橘貓」的屁股······不是傳聞中兇惡的老虎,而是一隻大橘貓?這就是德任對他的最初印象了。

畫中也有紅色小花,時刻點題。貓抬頭望著上方的胡蝶,可能也是「橘貓祘」與「胡蝶德」的小小隱喻吧。

可惜他無法像貓一樣溫順,德任也無法像胡蝶一樣自由。

幾年後,德任也許忘了祘的回答,也許只是期待他的回答會因她而改變?總之同樣的問題又被拋出來。

這次祘的反應和第一次不同,但答案也差不多,他依舊從沒想過成為普通人。

因為以他的階級地位、生活環境、從小受到的教育、背負的責任,還有深怕一懈怠就變成父親那樣被拋棄的恐懼感······

使他根本不敢想,對他來說,是1%的可能性都沒有的事。當德任問他這個問題,他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可是回答不出她想要的答案,只能尷尬地苦笑說不知道。

好聽的話也不會說一句,欺負起來比誰都厲害,不是一直都是如此嗎?就像當時沒完沒了的「反省文」······

結局出現在遺物中的裱框反省文,並不是最終通過的反省文,第2集這裡有特寫。

那是德任以為會最終通過的反省文,所以特別得意地給裱框起來、還貼上小紅花,祘看了感歎「哎一古」,但是又不捨得破壞她「精緻的反省文」,就另拿了一張白紙,寫上不通過的理由。

這個小細節在前面很甜,到了結局變成了遺物就更虐心。 曾經捉弄她的一篇篇反省文,到頭來卻成了命運「捉弄」他的利器。

在那個封建制度中,有能逃過命運捉弄的人嗎?

也許有人覺得,如果德任始終不承恩,最終會實現她的目標,正五品尚宮,就像活到了最後的慶熙那樣,不受感情的牽絆,實現獨立。

但是殘酷的事實卻是,個人的意志,無論是王還是宮女,都是難以掌控的。即使慶熙現在是提調尚宮,等到祘一去世,王朝更替,她就會被趕出宮,鐵飯碗是不存在的。

而祘很快就要去世了······

雖然在視訊中沒有那麼明顯,但是截圖對比一下子就非常明顯。

最後一場戲,導演十分巧妙地運用光影的變化來暗示去世亡。祘選擇了留在這與德任在一起,放棄了還陽的機會,于是陰影籠罩在了他的臉上。他的臉漸漸變黑了,隱喻著在現實中祘已經去世去。

不得不佩服導演的巧思,含蓄的藝術表達手法!

通過多處前後呼應、細節隱喻,使前面每一處埋下的甜蜜,在最後都化作悲傷的餘韻,久久不能散去,也像是一個宿命的迴圈,承載著不幸命運的封建體制不斷地更替著主人,吞噬了所有人的意志,而最終沒能改變任何事。

我想如果《衣袖》能給觀眾留下這樣強勁的印象和深思的話,一定程度上也算做到了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