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時候在遊戲廳撿煙頭的日本孤兒,如何變身為身價220億日元的超級富豪?

小時候在遊戲廳撿煙頭的日本孤兒,如何變身為身價220億日元的超級富豪?
2022/04/10
2022/04/10

說起宗次德二,可能很多人不認識,但如果說到「CoCo壱番屋」,大家便都會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喔~我吃過我吃過」或是至少「有所耳聞」。畢竟,全球將近1500家店鋪的名氣,那不是蓋的。

這家曾創下「世界最大咖喱連鎖店」金氏記錄的優秀企業,2019年的總銷售額高達986億日元。

可你能想象這麼一頭餐飲業巨鱷,其創始人居然只是個身無分文的孤兒嗎?你能想象有人手握那麼多資產,卻整天只想著如何「送」掉它嗎……這個「怪人」,就是宗次德二。

「CoCo壱番屋」創始人宗次德二

「每個人都多少會有些金錢的欲望,我也一樣。但我更樂意用自己的錢去幫助別人,這才是錢存在的意義。所以我身上都是些‘便宜貨’,手錶是9800日元的卡西歐,襯衫是980日元的廉價品……」

宗次德二的金錢觀聽起來頗有些「一騎絕塵」的意味,或許因為他自己也曾是個「孤兒」,遍嘗過人間冷暖吧。許多了不起的人物,都會因為一些不同于常人的經歷,成就自己與眾不同的人生。這一點,可能宗次也不例外。

1948年,宗次德二出生于石川縣,之後沒多久便被送到了兵庫縣尼崎市的兒童養護設施,也就是所謂的「孤兒院」。他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誰,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媽媽。

3歲的時候,宗次被一對經營雜貨鋪的夫妻收養。但很快養父便因沉迷博彩,將家財敗了個精光,養母也因此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來。那一年,宗次7歲。

由于付不起租金,小小的宗次不得不跟著養父在一些廢棄的房屋間輾轉「寄宿」,過著沒有電也沒有自來水的生活。養父偶爾做個菜,都只能靠小宗次替他拿著蠟燭在一邊照明。平時經常用來果腹的,還有野生的柿子、無花果,甚至是野草……

「但我非常喜愛我的養父母,我的養父還會在年底拿到「職業安定所」給的‘一時金’後,特地為我買2個我最愛的蘋果,那真的是人間美味。」

宗次感念養父母對自己的養育,因此他對自己這位不學無術的養父,也愛得寬容且深沉。

有一次,小宗次被養父帶到小鋼珠店,他看到養父撿起地上的煙屁股就抽,神情快樂而滿足。于是從那以後,只要一有空,宗次就會跑到各種小鋼珠店去收集地上的煙頭。等到打零工的養父晚上回到家,看養父高興地抽著那些煙頭,似乎是天底下最讓人幸福的事。

從養父的快樂和滿足中,宗次未來的人生藍圖慢慢變得清晰起來——那就是希望自己以後也能讓面前的客人都感到快樂。這成了他日後創建咖喱屋的原動力。

宗次15歲那年,養父因胃癌去世,無家可歸的他又再次回到養母身邊繼續生活。從小到大,像用板車載著食器、被子、教科書連夜逃跑之類的事,宗次也沒少經歷,但他從來都沒有被逆境打倒過,甚至都沒感到過自己不幸。

「有所欠缺,才是人生常態。」

高中畢業後,宗次進入到不動產公司工作,在那裡他認識了可愛能幹的直美,兩人很快結為夫妻。婚後,宗次又開設了自己的不動產公司,事業穩步發展的同時,咖啡店「BACCHUS」也順利開業。

可能當時宗次自己也沒想到,這家咖啡店成了他整個人生最重要的轉捩點。他發現自己,居然擁有經營餐飲業的「天賦技能」。

「BACCHUS」開店第一天,在不到10分鐘的時間裡就被擠得水泄不通。而這番熱鬧的光景,深深打動了彼時的宗次,那是在不動產世界中完全領略不到的感動。幾乎不需要深思熟慮,沒多久宗次就關閉了自己的不動產公司。

生意火爆的咖啡店很快迎來了開設分店的機會,但宗次卻沒有這麼做。由于直美做的咖喱異常受歡迎,于是這第二家店就成了專門的咖喱店。

1978年,取自諧音「這裡最棒」(ここ一番や!)的咖喱專門店「CoCo壱番屋」在愛知縣內開出了它生涯的第一間店鋪。這家基于「顧客第一、現場主義」店宗的咖喱屋,瞬間大火。

宗次和妻子直美簡直就是事業上的最佳拍檔。宗次不善言辭卻十分有想法,主要負責整體策劃和運行;而善于和人打交道的直美則負責培訓員工、資金管理。

宗次在那個時候,為企業發展奠定了兩個極為重要的特色系統:一是讓顧客自由選擇飯量、辣度和澆頭的點餐模式;二是激勵員工進步,只要努力就能自己做老闆開分店的「獨立支援系統」。

就這樣,到了1987年,「CoCo壱番屋」已經擁有超過80家店鋪,成為一個不小的連鎖品牌。

隨著店鋪的不斷擴張,宗次對餐飲業的熱情不減反增。他每天4點起床,4點45分準時出現在公司,每天早上都要讀1000份以上的顧客問卷,還親自進行店鋪打掃。下班時間在18點~23點之間,一年只休息15天左右……這樣到了1998年,店鋪數量超越500家。

然而在2002年,十分突然地,年僅53歲的宗次德二居然正式宣佈退出如日中天的「CoCo壱番屋」,連帶妻子直美也一起卸任了社長頭銜,退居為沒有實權的會長。

這番操作震驚了許多人,被問及緣由時,宗次只解釋為「後繼有人,不需要自己再操心了」。

從此以後,宗次除了偶爾會給出一些點子,便不再插手公司的任何事物,轉身將所有精力投入到社會公益事業。

2003年,宗次創立了NPO法人「Yellow Angel」,用于振興音樂和體育,以及對福利設施等的援助和支持;2007年,又投入私人資產28億日元興建「宗次音樂廳」,力圖支援那些由于家庭經濟原因無法實現音樂夢想的孩子。

認識宗次的人,都心存敬意地稱其為「怪人」,因為他總是想方設法地回饋社會、回饋那些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就在最近,他又向東海圈內100所以上的中小學,捐贈了吹奏樂用的樂器。

他後來在一次採訪中說:「為了避免把企業變成‘自己的公司’,所以需要適時的抽離,不然許多事都會因為摻雜私心而變得混沌。只有劃清界限,我才能以客觀而清醒的眼光去看待它。」

宗次德二就是這樣不斷調整自己人生的位置,然後去做他認為更值得做的事。

2015年10月30日,「CoCo壱番屋」被「House食品」收購,成為後者的分公司。同時擁有23.17%股權的宗次夫婦將手頭所有股份都賣給了新東家,獲得220億日元資金,徹底告別了自己一手創辦的企業。

這一次,宗次也僅僅是因為他認為自己應該這樣做而已。「House」與他們夫妻倆有40多年的交情,可謂早已建築起了風雨同舟的信賴關係,所以交給「House」,他放心。他也相信對方能夠帶領「CoCo壱番屋」更好地打入海外市場。

將「孩子」拱手送人的不舍誰都會有,但對宗次來說,「放手」也許才是對彼此最好的祝福,才能讓這個「孩子」,也讓自己更好地成長和前進。

宗次德二的故事還遠沒有結束。如今的他,每天穿著普通的T恤,在名古屋的街頭灑掃街道,蒔花弄草,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簡單質樸的老頭。

但他的內心卻絕不簡單。因為這位稀世的企業家,正打算用音樂和鮮花去豐富世人的精神世界。他要用自己的餘生,去實現更大的價值,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有的人,就是這麼「傻」,他們不在乎自己穿什麼牌子的衣服背什麼牌子的包,甚至無所謂住多大的房開怎樣的車。對他們來說,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人世界上盡可能多的人變得更幸福,才是最值得開心和欣慰的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