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2歲日本詐騙犯因美貌和身材走紅,引發熱議!日網友:下海拍片就原諒你

22歲日本詐騙犯因美貌和身材走紅,引發熱議!日網友:下海拍片就原諒你
2022/06/10
2022/06/10

最近,以億為單位的巨額詐騙案在日本接二連三地發生。

騙子們都盯準了同一塊「肥肉」,那就是政府給企業發的疫情補助金。

甚至有東京國稅局的年輕職員見財起意,加入犯罪團伙, 勸誘年輕人非法騙取補助金,警方預估同伙可能有200人之多。

這個犯罪團伙頭目已經逃到了迪拜。

團伙中,有兩個已被捕的24歲男嫌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長大后還曾在同一個職場工作, 憑著多年的「兄弟情義」詐騙了約2億日元,誰看了不說一句「真刑啊」!

另一位22歲女嫌犯更是離奇, 她因涉嫌欺詐被捕后,憑借清麗的美貌和性感的身材竟然在互聯網上一炮而紅,引發了網友們的熱烈討論,被稱為「美女騙子」,成了新晉網紅?

先來說說被騙子們盯上的這種補助金到底是什麼。

從2020年5月起,日本政府為幫助受疫情沖擊嚴重的中小企業,開始實施各項補助,也就是「持續性補助金」。

這種補助金對于受損嚴重的中小企業來說,就像是雪中送炭,因為它不是貸款,不用還。

而且只要是為了支持事業,這錢不限用途,怎麼用都行

企業法人或是自由職業者只要符合一定的條件都可以申請,聽起來簡直是天大的好事,但由于程序上有漏洞,容易被鉆空子濫用。

看到這樣唾手可得的「巨額利益」,一些不法之徒心思就活絡了起來。

不到兩年的時間,有將近4000人涉嫌欺詐,詐騙的總金額甚至到了31.84億日元。

像上文中提到的,連國稅局職員都參與其中的詐騙集團,更是囊括了稅務和金融方面的專家,嚴密劃分了組織成員的各項職能。

證券公司前職員負責立案,國稅局現職員負責申請、確認申報,還有人專門負責勸誘新冠漩渦中的年輕人加入這個不法組織,「輕松賺錢」。

所以基本的過程就是:

最開始,犯罪集團中的人謊稱自己是個體戶,向政府申請補助金,100萬日元到手后,也確定了詐騙流程,怎麼騙、怎麼偽造文件…

然后,就開始發展下線,說到非法領取,其實就是懂行的人騙不懂行的人。

詐騙集團在聊天群里一說,「投資加密貨幣就可以成為個體戶,大家就可以申請補助金啦~」,年輕人不知道社會險惡,以為真有這樣好的「賺錢」渠道。

就美滋滋地按照詐騙集團的指示,以自己的名義去冒領補助金。

但這不是不花錢的, 詐騙集團要從年輕人們收到的100萬日元補助金里抽取3成-7成的手續費,說是給大家投資加密貨幣。

實際上,現在這些錢都被犯罪頭目卷到迪拜去,吃香的喝辣的了…

你以為自己薅到了羊毛,占了政府的便宜,其實在詐騙集團看來,你就是一只羊,羊兒被薅得難以想象…

而且,現在真相大白了,你領到的補助金不僅得一分不少地還回去,還可能要交滯納金。

最慘的是什麼呢?這些被勸誘著以自己名義冒領的年輕人們,其實100萬根本就沒全到他們手里,大部分都給犯罪集團了。

但政府不管你這個,100萬缺了多少,你要自己補上返還的,這才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這些被忽悠瘸了的年輕人,毫無疑問是整個犯罪集團的底層,被薅一把就扔了的「棄子」,而那些騙了他們的詐騙集團「干部」,下場也沒有好到哪兒去。

幾乎每一個犯罪組織都是金字塔結構,有站在頂點的頭目,有中層負責各種事項的干部,還有最底層被忽悠瘸了的成員,這個組織也不例外。

最頂端的犯罪頭目,是一個30多歲的男人。

整個集團騙到的80%的補助金,都是他拿著,所以也可以認為,這個組織是由他管理的、指令也都是他下達的。

而他在今年2月,就已經攜巨款腳底抹油,出國去了迪拜。

除了他以外,集團還有3名核心成員。

分工明確的一眾「干部」則屬于中層,基本都是20出頭的年輕人, 他們更了解年輕人群體的心理,能夠順利地通過網上聊天群勸誘高中生和大學生非法領取補助金。

今年6月初被逮捕的:27歲大型證券公司前職員中峰龍晟、24歲國稅局職員冢本晃平、24歲國稅局前職員中村上總以及22歲上班族佐藤凜果等7人,都是「干部」。

中峰龍晟

冢本晃平

中村上總

佐藤凜果

這幾個人的關系也挺復雜,冢本和中村是兒時好友,都在熊本縣上學,之后又同期進入國稅局,竹馬交情很是不一般。

中村作為犯罪集團核心成員,就是他把「好兄弟」冢本拉進來的,但親兄弟也要明算賬,核心成員和普通干部的待遇也不一樣。

逃亡迪拜的男子和3位核心成員分別得到了1000萬以上,冢本只得到120萬日元。

這一對是靠「兄弟情誼」拉人入伙,中峰龍晟則是靠戀愛。

在他的引誘下,22歲的佐藤凜果才參與了補助金詐騙。

佐藤出生于新潟縣,高中畢業后來到東京,在東京西部的一家房地產公司工作,因此認識了到公司來辦理房地產交易的中鋒,不久后倆人就交往了。

在被捕之前,兩人一直在港區的高級公寓里過著奢華的同居生活,佐藤凜果在相處中,自然而然地開始幫忙詐騙。

倆人從今年年初開始接受了傳喚調查,當時就分手了。

本來這就是一群騙政府、騙老百姓稅金的不法之徒,被捕也是應該的, 但由于佐藤凜果的顏值和身材,她被逮捕的畫面一出現,網友的注意力瞬間歪了

很多人開始對著她瘋狂表白…

「發現了可愛的嫌疑人佐藤凜果。」

「佐藤凜果太可愛了。」

「佐藤凜果,胸大又可愛。」

「嫌疑人佐藤凜果是大胸美人!無罪!

其他6個人可以判死刑。」

「補助金詐騙集團的成員,

佐藤凜果很可愛吧…

如果我是受害者的話,

只會說這個孩子是無辜的,絕對要包庇她。」

比起這種單純「贊美」她外貌的,更多網友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在她身上,赤果果地以低俗話語談論著她。

猜測她的罩杯、讓她去演情色片、甚至直接以她為對象說著毫無下限的性幻想…

「因詐騙新聞而成為話題的佐藤凜果。

推特上有‘因為很可愛、所以出演情色的話就原諒你’、‘胸太大了,希望你能告訴我罩杯是多少’之類的垃圾評論,真讓人惡心。」

即使她是犯罪者,也不應該被這樣對待,觸犯了法律應該被法律制裁,這些所謂的「網紅」、「熱度」看似是在夸她。

其實更多是將惡意和丑陋的欲望肆無忌憚地發泄在了她身上。

與其關注這些,不如將注意力回歸到案情本身,目前警方仍然在調查這個詐騙集團,那個逃到迪拜的頭目也在國際通緝中。

這還不是近期唯一一例詐騙案,還有個案子是 一家四口齊上陣、家庭作坊式的詐騙集團。

這一家雖然只有4個人,但他們冒領的補助金額更夸張,960次不正當申請,冒領了9.6億日元…

9.6億

今年5月,47歲流亡海外的谷口光弘被警方通緝,同時,警方逮捕了涉嫌詐騙的其他嫌疑人,也就是谷口光弘的前妻(兩年前詐騙時兩人是結婚狀態)和兩個兒子。

幾乎是2020年5月政府剛開始發新冠補助金時,谷口光弘就琢磨起詐騙的勾當了。

2020年6月到8月,他先是給沒有領取資格的3個家人申請了補助金,騙了300萬日元。

接著,就跟上一個詐騙集團一樣,開始團伙作案、發展下線。

谷口光弘在東京都內召開研討會,和不明真相、但想掙快錢的人們說,「國家的制度不完善,誰都可以拿錢」,以此誘惑人們非法申請補助金。

他們發動了很多人,2020年5月-9月就以個體戶和公司法人的名義,籌集到了約1780份申請,其中960份都成功領到錢了。

960份,就是9.6億啊…

據報道說,這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犯罪集團,但事實上,核心成員就是一家四口。

谷口光弘把兩個兒子叫到東京幫忙,招募到愿意申請的普通人之后,就把申請所需文件的制作和手續分配給家人,失婚前的妻子則在家中通過電腦按指示工作。

被忽悠到的每個人,都要交十幾萬到幾十萬不等的「報酬」給他們,單個人的數目不多,但合到一起就是很大一筆錢了。

谷口光弘得到這一大筆不義之財,立馬卷鋪蓋溜了,而且…是自己一個人溜的。

其他家人都被留在了日本國內,他自己于2020年10月逃到了印度尼西亞。

最慘的可能還是老老實實做人的普通人們,勤勤懇懇交的稅都被騙了,除了要處置這些詐騙犯之外,政府的程序也確實是有漏洞的。

最近還發生了一件更離譜的事,在日本南部山口縣的阿武鎮,一位24歲的男青年田口翔人在家中坐,巨款天上來。

本來戶頭上只有665日元,4月的一天,竟然奇跡般地被轉進4630萬日元!

他突然被天上掉的餡餅砸中,沒覺得有任何不對,也沒覺得餡餅燙嘴,冷靜果斷地將錢據為己有,并把這筆錢在網上賭場里輸光了…

可這錢是疫情補貼金,本來應該平均分配給這個鎮上的463名低收入居民的,每人10萬日元。

結果當地政府不小心把全款傳給他了。

其實政府的人醒過神來,當天就去找他要了,但他直接拒絕償還。

鎮里起訴他之后,他又說自己把所有錢都輸在國外的賭博網站上了。

之后他又改口說自己非常悔恨,會一點一點償還。

警方在事發一個月后逮捕了他,這個案子的細節引發了一場全國性的討論——到底誰應該為這場混亂負責呢。

有人覺得田口不應該花那些低收入家庭的救濟金,也有人質疑當地政府怎麼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目前的情況是,田口輸錢的那家網上賭場結算代理公司可能是不想被深入調查,把賬戶里的約4300萬日元都退回到了阿武鎮的賬戶。

還不確定剩下的錢要如何還,田口短期內能否被釋放也不確定,但就這個烏龍案來說,這麼低級的錯誤也能犯,實在會讓人對政府不放心。

日本最近詐騙案頻發,光是6月初就有先后國稅局職員詐騙和一家四口詐騙這兩個大案,還有政府錯誤匯款這樣的事。

雖然本意都是幫助疫情沖擊下掙扎生存的人,但應對漏洞的反應不夠,似乎只會越幫越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