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邪典爽片,全片都是R級,吃人案件真實改編,尺度刷新三觀

日本邪典爽片,全片都是R級,吃人案件真實改編,尺度刷新三觀
2022/04/28
2022/04/28

所謂cult電影,通常是指某種在小圈子內被支持者喜愛及推崇的邪典電影。

此類電影 往往拍攝手法獨特、題材詭異、劍走偏鋒、風格異常、通常是低成本制作,不以市場為主導的影片。

簡而言之,cult電影經常迥異于大眾主流的商業電影,小眾大膽即風格。

此類電影在世界范圍內都是一種偏小眾的亞文化,卻在不同地域擁有忠實擁躉。

歐美、港臺、日韓、澳大利亞、東南亞等地區,皆是邪典電影的熱門集散地。

而在眾多邪典電影中,日式邪典片又獨樹一幟自成一派,往往制作成本低廉,以剝削獵奇為賣點,情節天馬行空,但因將日本的「KUSO」文化發揮到極致,而成為一種電影現象。

日式邪典片有不少經典,這些電影初看畫風粗糙宛如山寨電影,但卻自成一派爛到極致反而成為一種風格。

這一期,要推薦的拍攝于2014年的邪典片代表作,《女體銃》。

該片原是一部由草臺班子制作的低成本暴力驚悚片,但情節畫風大膽,講述了一位將槍藏在體內的女殺手,用不可能的辦法完成復仇的故事。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聊聊這部另類電影——

《女體銃》

GUN WOMAN

電影上映于2014年,雖然幕后團隊都是日本人,但其實全程在美國拍攝。

女主角 亞紗美是一名日本三線女演員,但因出演了眾多低成本B級電影而聞名,剛滿20歲時就參演了自己的第一部B級片,入行后更是參與了眾多電影《鐵甲萬能俠》、《機關槍少女》。

尤其是《機關槍少女》堪稱邪典電影里的經典,亞紗美飾演的女中學生為了復仇,選擇將自己的手臂改造成機關槍,其漫畫式的夸張造型和匪夷所思的情節讓此片備受邪典片愛好者的推崇。

本片的導演 光武藏人是一名美籍日裔導演,一直活躍在美國的B級電影圈,2009年因自導自演了一部雜糅了日本劍戟片與西部片、邵氏功夫片元素的電影《復仇劍·盲狼》而成名,之后便一直深耕B級電影,其他代表作還有2016年的電影《絕殺空手道》,也是由亞紗美參演。

故事開始于一場暗殺戲,一名神秘的殺手奉命暗殺了一名年輕女郎。

任務完成后,殺手坐上了路邊停著的一輛汽車,司機是殺手招募來的的搭檔,負責協助他完成任務后撤離現場,兩人打算開車去往賭城拉斯維加斯,執行殺手的下一單任務。

司機聽說下一站是拉斯維加斯,忍不住這趟旅程太過漫長。

路上,司機百無聊賴開始找殺手閑聊,司機問殺手,是否聽說過濱崎的事情?

一直沉默寡言的殺手表示自己也有聽聞,司機見找到了共同話題,開始跟殺手講述起濱崎的「丑聞」,司機告訴殺手,濱崎如果沒有那個跟怪物一樣的兒子,早就可以在政壇呼風喚雨了。

這位濱崎是一位只手遮天的政界大佬,可惜他的兒子,卻是他人生最大的污點。

濱崎之子是個宛如怪物一樣的變T人魔,他殘忍嗜殺,有著極為變T的癖好,在日本犯下了很多喪心病狂的罪行。

濱崎死后留下一大筆遺產,繼承了財富的濱崎之子被驅逐出境,繼續在國外無法無天的施暴,不斷挑選施虐對象。

殺手卻提到,最近在殺手行業流傳一個傳聞, 有個醫生正在找人刺殺濱崎之子

透過這段開場劇情,本片主要被分為兩條敘事線索: 一條是殺手和司機開車前往拉斯維加斯執行下一筆交易任務,另一條則是借助殺手和司機在路上的交談引出醫生復仇的計劃。

通過司機與殺手的交談,故事正式切入醫生的視角。

幾年前,醫生的妻子被濱崎之子殘忍施暴后殺死,濱崎之子更當著醫生的面,對他各種羞辱施暴,打斷了醫生的一條腿,并聲稱希望醫生能活著,才能見證自己是一個「傳奇」。

而濱崎之子之所以虐殺了醫生的妻子,是因為醫生原來是他的父親濱崎的診療醫生,濱崎之子認為醫生誤診了自己的父親,因此才報復醫生。

醫生遭此大難后,矢志要找濱崎之子復仇。

然而濱崎之子因為手握大筆財富,出行都有大隊保鏢保護,醫生根本沒機會靠近對方。

所以為了復仇,醫生開始了一場周密的計劃。

醫生從當地的人販手里,購買了一個沉迷嗑藥的女人 真弓,并將真弓帶到了一座廢舊倉庫里,

真弓原來是一名年輕漂亮的女孩,結果遇人不淑,在不良男友的影響下淪為癮君子,女主的生活陷入了黑暗中,她曾經想要結束自己的生活,結果被人販子拐帶到了美國。

因為沒有人會在意一個毒蟲的死活,這樣的目標正是人販子最好的拐帶對象。

醫生買下了真弓,將她關在倉庫內,對她進行了身體的檢查,并開始了漫長的戒毒過程。雖然過程痛苦且煎熬,但在醫生的鐵鏈枷鎖下,真弓還是戒斷成功。

醫生幫真弓戒毒,自然不是出于好心,而是要將真弓訓練成自己的復仇武器。

醫生經過調查,得知在西部的荒漠中,有一座神秘的「 房間」。

那里是現實世界法律和秩序無法監管的平行世界,建筑是由各國的富豪秘密修建,以供那些有變T癖好的富豪們享樂,自然濱崎之子正是這里的「長期客戶」。

房間建在一個曾經被軍方用做核武器試驗的軍事管制區里,因此沒有居民會發現。警察早就被買通,附近有雇傭兵把守,所以非常安全。

要想進入房間,必須遵守房間的所有規則,進入要通過層層檢查,嚴禁攜帶武器入內。

也就是說,當濱崎之子來到房間的時候,他的身邊將變成無人保護的狀態。

而這正是刺殺濱崎之子的最好的機會。

醫生此時面對的問題的關鍵在于, 如何把殺死濱崎的武器帶進房間?

電影至此終于揭開了醫生訓練真弓的目的,他告訴真弓,自己將她買回來,并救了她的命,就是要讓她變成自己的刺殺武器。

在戒毒過程之后,醫生又對真弓展開了一系列體能訓練和格斗訓練,并專門雇來了一名武術教練與真弓對打,真弓一開始只能被動挨打,可對方卻根本不會手下留情,因此真弓只能反抗自保。

靠著這樣疼痛訓練,真弓挨了幾個月打之后,逐漸練成了功夫,并最終打敗了武術教練。

格斗技能達標后,醫生又開始訓練真弓練習組槍和槍法。

接著,醫生告訴了真弓自己的全部計劃。

由于房間內的守衛人員使用的槍械,都需要特定的指紋才能解鎖。

所以醫生打算將一把槍藏在真弓的體內,然后利用藥物將真弓做成假死狀態,再通過中間商,將真弓的「尸體」送進房間內。

但這種假死藥時間有限,等真弓醒來后,就需要取出藏在身體里的槍,刺殺濱崎之子。

這項任務的關鍵在于時間。

醫生可以通過做手術,將手槍和彈匣放進真弓的腹腔內,真弓蘇醒后必須割開傷口取出手槍,但那樣會大量流血。

由于男女體質的不同——

男人流血三分之一便會死,但女人流血超過三分之二仍可存活。

醫生估計以真弓的體質,在失血的情況下可以勉強支持22分鐘,所以她取出手槍后,必須在22分鐘內想辦法止血,同時在身體極度虛弱的狀態下,完成刺殺任務。

得知這樣瘋狂的計劃,真弓終于崩潰,開始與醫生扭打在一起。

醫生卻告訴真弓,自己沒有能力完成這場復仇,并提出事后可以給真弓一個新的身份作為報答。

真弓撲倒了醫生,在這一刻她的情緒也得到了爆發。

對于醫生,她不知道是該愛該恨,對方將自己買下來,幫自己戒除毒癮,教授自己格斗技巧,可以說是自己的恩人;另一方面,醫生利用她去完成復仇計劃,甚至以摧殘自己的身體為代價,讓她恨極了對方。

但也許恨到深處就成了愛,真弓與醫生一夜幽歡,終于答應替醫生完成復仇。

計劃開始執行。

醫生給真弓做了手術,并告訴她,自己會安排一個人守在房間外協助她撤離。

在注射假死藥前,醫生給真弓留下深情一吻。

之后,假死的真弓被送入房間,濱崎之子也來到了房間享樂。

真弓在房間內蘇醒,打倒了守衛,然后強忍劇痛,取出了傷口處藏著的槍。

接著,她利用自己的超越常人的體力和毅力,在極度虛弱的狀態下,殺死了房間內的守衛,并見到了作惡多端的濱崎之子。

此時真弓的手槍里已沒有子彈,加上長時間失血,意識也開始模糊。

與此同時,在外圍守衛的雇傭兵聽到房間的槍聲,正準備進入房間,一直埋伏在外圍支援的醫生用狙擊槍射殺雇傭兵,并犧牲自己,為真弓拖延時間。

危急時刻,真弓想起醫生的任務,割斷頭髮綁住傷口止血,

最終,她來到了濱崎之子面前,并吐出了口中的最后一枚子彈。

原來這正是醫生做手術之時,通過最后一吻含在嘴里交給真弓的子彈。

真弓用最后一發子彈,結束了面前的惡魔的性命,完成了殘酷的復仇。

當真弓渾身鮮血地走出房間,已經奄奄一息,這時醫生留下的負責接應的神秘人出現,將真弓救上車,并拿出提前準備好的藥品給真弓做急救。

真弓的復仇故事到此結束,故事切回到現實,司機與殺手的車上。

兩人終于抵達目的地拉斯維加斯,司機突然掏出手槍,對準了殺手。

原來,殺手就是當初負責協助醫生幫真弓撤離的神秘人。

而司機其實也是一名殺手,他是受到濱崎的孫子的雇傭,來替父親報仇的。

關鍵時刻,真弓突然出現,開槍射殺了司機,誰也沒想到,真弓如今成了一名職業殺手。

片尾彩蛋部分,真弓和殺手來到了當初人販交易的地方,親手處決了那名將自己賣掉的人販。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這部影片的英文片名GUN WOMAN,直譯為女槍手,電影帶有典型的美式cult片的風格,編導對于暴力血漿元素毫不吝惜,將老套的復仇故事玩出了花樣,同時向觀眾傳達了一個信息: 這是一部純粹的B級片

由于成本有限,影片的服化道、場景美術、動作場面、乃至選角表演都有很大問題,但此片的成功之處在于,編劇講了一個相當精彩的復仇故事,既有暴力爽感,同時還兼具了懸疑感。

電影的敘事結構相當精巧,兩段時空的敘事線交錯并行,中間不斷插敘倒敘,尤其故事首尾呼應,開篇的刺殺看似摸不著頭腦,故意不交代被殺手射殺的洗澡女人的身份,到了結尾才揭曉,真弓其實是從「房間」逃走的雇傭兵守衛,殺手是在替醫生完成未竟的遺留任務,形成了完整閉環。

演員方面,亞紗美為出演此片犧牲頗大,她飾演的女主角全片沒有幾句臺詞,只能依靠演技來傳達角色的情緒變化,同時還要挑戰各種動作戲,雖然動作打斗場面比較簡單,但一部B級片能夠演得如此認真賣力的確難得。

片中另一位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由日本演員鐮田紀章飾演的變T人魔濱崎之子,這個角色在片中甚至沒有名字,演員在片中塑造了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反派形象,其邪魅狠毒的氣質簡直太傳神。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中的濱崎之子的形象,其實是參考了日本駭人聽聞的「吃人案件」的兇徒 佐川一政的形象,他曾經吃掉了自己的一名外國女同學,卻因父親動用了關系,謊稱有精神疾病而得到了保釋,輕松洗脫了自己的罪名,之后還因此上電視節目、出書,一度被當做明星。

說回電影本身,本片上映后口碑反響兩極,在國外的IMDb上本片只有4.8分,但參與打分的評論中相當兩極劃分,不喜歡的觀眾怒斥本片是山寨爛片,喜歡的觀眾不吝贊美之詞,甚至有人打出了滿分。

這或許正是邪典電影的魅力所在,注定只是迎合小部分觀眾的審美趣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