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最火美女酒吧!全員殘障人提供「特殊服務」,被瘋狂質疑「不道德」?!

日本最火美女酒吧!全員殘障人提供「特殊服務」,被瘋狂質疑「不道德」?!
2022/06/13
2022/06/13

提起酒吧,你會想到什麼?琳琅滿目的酒水,忙碌的調酒師,燈紅酒綠的浪漫,曼妙熱情的表演……不管環境如何,那裡都是人們放鬆消遣的去處,宜熱鬧歡快,不宜沉重憂傷。

但是,日本有家酒吧不是這樣,在那裡總會讓人心生感慨,因為店裡的服務員都不是普通人,而是身患殘障者!

酒吧名叫「欠損BAR」,位於東京新宿區。「欠損」指的是服務員身體都有缺損,這是她們的特徵,她們從不避諱和隱藏。

店面面積不大,最多可容納十多人。服務員年齡都在18~29歲之間,清一色的美女。她們的美不僅在於容貌,更在於努力生活的姿態。

琴音是店裡的調酒師,也是酒吧最早的成員。她的笑容看起來很甜美,卻有著不幸的遭遇。

高中一年級時,琴音出了交通事故,醒來後失去了右前臂。那時候她還有其他疾病,在醫院住了很久,導致沒有高中畢業。

出院後,她裝上義肢努力工作。她在呼叫中心上過班,很多人認為一隻手做不好事情,她不喜歡被人瞧不起的感覺,一直很努力。

來到酒吧後,琴音用鉤子狀的義肢來調酒。她性格很好,說話語速慢慢的,總是認真地回答客人的問題,因此收穫了好人緣。

知道「欠損BAR」的人,一定都知道琴音,許多客戶都和她處成了朋友。

號稱永遠17歲的Pong Wu,是店裡的性感擔當,她很瘦,有著好到爆的身材。

Pong Wu先天性缺失左前臂,但她性格開朗,在生活中有很多興趣愛好,比如攝影、遊戲、美食等。

她活潑健談,不管面對什麼樣的客人,總能和對方聊得很開心。她認為自己在店裡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聊天。

麗薩是個時尚的酷女孩兒,她喜歡玩音樂,正在籌備一個名叫「Bad Baby Bomb」的樂隊。

麗薩的右手先天發育不良,沒有手指。她小時候曾自卑過,但在父母的鼓勵下,她沒有放棄人生。

她很早開始學習繪畫和音樂,小學時還迷上了吉他。市場上沒有能夠彈奏樂器的義肢,她父親就用板和螺絲做了個假手,專供她彈吉他。

麗薩在酒吧很活躍,既能表演節目,又能做模特,還會畫畫設計產品,可以說是多才多藝了。

Gumi是店內的義肢擔當。在一次事故中,她失去了右腿膝蓋以下的部分。她會將義肢裝扮成可愛的模樣,並發佈到網上,以此鼓勵同樣遭遇的殘障人。

櫻在很小的時候,因病失去了左腿。她一度很自卑,但是在酒吧裡她學習化妝,改變自己的髮型,學著與客戶交談,成為十足的美人。

Lib幼年右眼失明,她日常佩戴假眼,通常會用劉海兒遮住,或者戴上顏色比較深的墨鏡。她家距離酒吧比較遠,所以去的時候比較少,但每次都能和大家愉快地交流。

Amber的右手先天性缺失拇指外的手指,她曾經比較胖,去酒吧後開始努力減肥,並學習各種技能。目前也是深受好評的服務員。

酒吧最初是媒體工作者岡本發起的。他曾在雜誌社任主編,雜誌經常會刊發殘障人生活的文章,他在一次採訪中認識了琴音。

琴音的故事發表後,很多讀者發了「可愛」、「想要見面」的留言。岡本覺得如果有家酒吧,琴音站在櫃檯裡面,向粉絲展示和講述自己的生活,大家還能喝酒聊天,應該是不錯的聚會。

想到了就去做,他拉著琴音去見了有酒吧運營經驗的北川玲。於是,北川玲提供了場地,還教琴音如何做好調酒和服務。

酒吧2015年開始營業。最初,他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來。岡本通過網路做了些宣傳,沒想到竟然異常火爆!

開業前2天,就有150人預約!那時候,他們從18點營業到24點,每90分鐘更換一批客人,場場爆滿。

去店裡的人都有著不同的目的。有人是好奇殘障和義肢;有人是殘障人家長,想感受下孩子長大後可能的生活;也有殘障人來,想要和同病相憐的人交流;甚至有醫生,想來看看自己做的義肢使用情況……

不管去店裡的目的是什麼,他們都會感受到和諧的氛圍。客人對義肢特別好奇的話,服務員會取下義肢詳細講解,也不介意讓人看到自己殘缺的部位。

漸漸地,酒吧有了很多固定老客戶,他們甚至成了粉絲,會在店員生日時送上精美的禮物。

疫情期間,酒吧的生意也受到了影響,她們減少了營業場次,只在週末開門,不過每次預約人數都爆滿。

酒吧的收費和同行相差不大,疫情期間的標準是3000日元每小時,超過則以每半個小時2000日元的費用自動延長。

酒吧的生意好了,質疑的聲音卻越來越多:「不要讓殘障成為奇觀!」「利用殘障來賺錢,這是不道德的」、「不要把殘障當做商品展覽」……

面對這些質疑,店長和服務員都很委屈。店長說:「我們從來都沒有說自己是慈善機構,大家都是懷著快樂賺錢的想法來工作的,這裡和普通人的工作沒什麼區別。」

最近,媒體對這件事進行了報導,在網路上引起強烈反響,大部分網友是支持酒吧的。畢竟殘障人也需要工作和生活呀,人家既沒偷又沒搶,利用自己的特徵合理賺錢怎麼了?

說不道德的人,大概不懂什麼是「不道德」吧?殘障津貼根本不足以讓人寬裕地生活下去。不管有沒有殘障,都必須要賺錢和吃飯。沒有理由要求殘障人必須生活在陰暗處。娜娜醬不討厭她們展示殘障這個特徵來賺錢,相反,個人認為這是非常積極和美好的。

不同人有不同的思維方式,這也沒辦法,可能有些人就認為「殘障=弱者=少數群體」吧。看著酒吧裡的女孩,我覺得與其說她們以殘障為賣點,不如說她們創造了一個可以展示殘障並愉快工作的場所。只要她們能夠快樂地工作,這樣就很好了,不必在意別人說了什麼。

或許,那些質疑酒吧不道德的人,才是真正的不道德吧!他們缺少起碼的同情心,難道殘障人就不能追求自己的生活,不能正大光明地工作嗎?看著她們勇敢追求美好的姿態,正常人都會被她們的精神打動,而不是毫無道理地進行指責。

最後,祝願這群女孩越來越好。她們的善良、溫柔和勇敢,配得上這世間的所有美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