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etflix最新韓劇9.1分《少年審判》:一場擲地有聲的詰問

Netflix最新韓劇9.1分《少年審判》:一場擲地有聲的詰問
2022/02/28
2022/02/28

金惠秀、金武烈、李星民主演的Netflix原創韓劇《少年審判》(又譯《少年法庭》),由洪忠燦(代表作《我親愛的朋友們》)導演,金玟錫編劇。

講述對少年犯厭惡至極的沈恩錫法官,與關心少年犯教化的車泰柱法官,在少年刑事合議部審理未成年犯罪案件的故事。豆瓣9.1分。

《少年審判》是對少年犯罪背後的大人們進行的一次擲地有聲的詰問。

韓國影視向來大膽選材、針砭時弊,但有些只做到了「敢拍」,真正起到反思作用、改變現實法律的社會寫實類作品,例如電影《熔爐》、《素媛》、《辯護人》,在眾多作品中也是鳳毛麟角。

那些「敢拍」但沒有改變現實的作品,本質上是它們只展示現象,沒有給出「解決辦法」(也許有些創作者認為無解),戲劇化的處理渲染了無力的控訴,最終只留下了無奈、絕望情緒的表達,現實依舊寸步難行。

但是,《少年審判》不僅僅是「敢拍」,更可貴的是創作者透過故事,傳達出一種堅實的使命感與社會責任感。

並且敢于提出針對少年犯的「解決方法」,落實到具體的責任物件身上——要對少年犯負起責任的對象首先是他們的父母,再擴大到學校、搜查機關、法官。

換言之,比起控訴少年犯無藥可救、或訴諸人性本惡的觀念, 這部劇強調在孩子們的犯罪行為背後,大人們才是問題的關鍵。

導演用鏡頭語言表達了這個觀點。在這一場景中,鏡頭從站在前排接受審判的孩子們身上越過,對準了在孩子們背後的監護人們。

這個畫面信息量很大,監護人們一個個低垂著頭,前一排沒人坐,都擠在後面,看起來羞愧的樣子, 是犯罪的孩子們本身令他們羞愧嗎?還是自責沒教育好孩子而感到羞愧呢?

哪一種可能性更大呢?

並且從數量上看,監護人來得不全,至少藍發女孩的媽媽沒來,空位還有很多。

這些空位代表著一部分父母責任的缺席,而代替缺席的父母們,真心關懷孩子們的車泰柱法官坐在其中,他主動承擔起教化孩子們的責任,從這一個小細節展現出車法官的信念感。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中有一句針對孩子們在這個並不善良的世界生活的反思: 「創造這種社會的責任在于哪個大人呢?」

這也適用于反思少年犯的問題。 孩子們的犯罪行為背後,是那些缺席的、未盡到責任的、或為滿足私欲而利用孩子們的大人們的責任。

導演用俯角鏡頭拍沈法官抬頭看向叢林一般的補習班招牌,俯角強調了人物的受限和壓迫感,因升學內卷而孵化的考試舞弊案件中,法官們的審判,並不能真正懲罰到孩子們背後的大人。

犯了錯的大人們絲毫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對法庭也無敬畏之心,只會怪別人,把錯都歸咎在大環境,因為升學競爭太過激烈大家都是這樣舞弊的,自己孩子要是沒這樣就吃虧落後了,這是一種將犯罪合理化的行為。

注意這段沈法官看監護人的眼神。

沈法官看著少年犯的眼神,往往是嚴厲、無情、甚至兇狠得像要吃掉孩子一樣,但她從未用寒心的眼神看過孩子們。

此刻對著價值觀扭曲的監護人,她的眼神中透出不可理喻、荒唐、寒心······

正是因為有一群那樣不可理喻的大人,為了私欲打亂了公共教育的公正性,才漸漸創造出了惡性的升學競爭環境吧,結果反過來說,都是環境的錯?

在這個案件中,參與舞弊的孩子們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最典型的就是姜源中部長的兒子姜信宇,身為部長法官的兒子,參與了犯罪本想自首,被父親逼到尋死;而原本正義的部長,怕兒子的事影響到自己從政之路,選擇了隱瞞,還試圖進行不公正的審判。

在這個鏡頭中,最顯眼的是四個大字「公明正大」。而部長的站位,剛好擋住了「公」字,代表著在這個案件中因為部長一時私欲蒙眼,抱僥倖心理,失去了公正。

就算本身修法的意圖是好的,可過程不公的話,也就失去意義了。部長離開後,「公」字才重新出現。

姜源中部長的人物形象塑造得豐滿立體。在公眾面前他有著威嚴、公正值得信賴的好形象,雖然脾氣暴躁,卻是會手寫記錄下每個案件並反省的好法官,但脫下法袍和西裝,在病床前,蹲著擦地板的薑源中,就只是薑信宇的父親。

對于少年犯出身的車泰柱法官,他是人生導師,不帶偏見,真心地為車法官好好長大成人而感到欣喜,回憶中部長燦爛的笑容,與離職時候的落寞神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並不是諷刺,而是唏噓。

另外,車泰柱作為法官與部長初見是太陽正烈的上午,意味著新出發;而離別時則是夕陽西下,對比初見,更加惆悵、惋惜。

部長本質不壞,後來犯錯也沒有將他徹底變成反派。 與其說編劇保留了人性光輝,不如說是為了強調部長可貴的反思精神。

人都會犯錯,重要的是犯錯後的處理方式,少年犯需要大人糾正、需要法律教化,而大人犯了錯,又指望誰糾正他們呢?法律究竟有那麼大的教化能力嗎?

大人們犯錯後的處理是否得當,或許取決于那個人自身是否有反思精神。

如果他不是一個會反思每件案子,時刻反思自己的人,那麼沈法官再怎麼強硬告狀,或是苦口婆心,部長也一定不會甘心,只會做更多錯誤的選擇,可能勾結政界、報復沈法官。

有一些大人永遠不會反思自己的錯,都是別人錯。犯下更嚴重罪行的家庭暴力者、連環殺人犯不都是這麼想的嗎?

第一個分屍案中的加害者母親,一開始完全不反思,也沒有同理心,跑來斥責法官怎麼不放了她那協助殺人的兒子。

直到她在自己家裡地板上發現了被害者的血,血跡已經滲透地板,怎麼擦也擦不掉了。

擦不掉的血跡,加害者對被害者的傷害是永遠無法洗刷掉的,後知後覺的反省,已經太遲。

這一案件是根據2017年真實發生的韓國仁川小學女童案改編,真實案件細節更加殘忍,其中一個是17歲的少年犯,另一個也才年滿18。 現實中少年犯的罪行嚴重性,早已經超乎了人們的想象!

如果沒有抓到他們,他們變成連環殺人犯的幾率非常高。

最後一個案子就是「最壞」的發展結果,追求速度的法官審判只用了3分鐘,讓少年犯們更加輕視法律,在未教化的情況下繼續成長,最終變成真正的惡魔。

他們變本加厲,犯下集體[性·侵]案、拍下視訊並傳播。犯罪老巢的不同房間都用視覺上極強烈的色彩——紅、藍、綠,為什麼要設計不同顏色的房間呢?

不同顏色的房間是用形式化的造型風格影射這個案子的終極形式——「N號房」案件。

我認為編劇將N號房改編為少年犯的罪行並不誇張。

現實中,犯罪側寫師權日勇教授曾在節目裡多次提到:以前的連環殺人犯以30-40歲為主,有兇殺現場, 隨著網路社會來臨,連環殺人犯的行為模式也在進化,並逐漸傾向于年輕化、智能化。

N號房的主犯是20多歲的大學生,不需親自動手行兇,他們躲避在電腦後面,就能對被害者進行精神控制、恐嚇、施暴,造成無數被害者無限痛苦甚至死亡。

誰能保證下一次網路型犯罪的犯人中,不會有少年犯?

作為法官,也是少年犯受害者遺屬的沈恩錫,控訴著新來的部長法官不負責,她直視鏡頭,鏗鏘有力的臺詞,不僅僅是對劇中的部長一人所說,也是對現實中只求效率、缺乏使命感的少年犯法官們所說。

她再次強調了少年犯罪的重點是教化,而法官應該對此負責!這點,沈法官與前部長姜源中的觀念是相近的。

少年犯罪並非完全無解,《少年審判》在不長的10集篇幅中,用了非常典型的案例梳理了少年犯罪的行為及心理,鎖定對象並提出解決方案:

1、以父母為首的大人們負起責任。

2、法官們作為最後一道防線,要有信念感使命感。

3、法律的缺陷要由熟知少年犯及現實情況的人來修訂。

最後,大結局出現的少年犯就是第一個案子裡的少年犯,他變成更可怕的樣子重回法庭。

除了為第二季的可能性留下餘地之外,也代表著少年犯罪再犯的可能性高,想要完全根治,還任重而道遠!

《少年審判》整體上是令人震撼的作品,導演克制的鏡頭語言表達,內核的反思精神和現實意義完全可與去年的《D.P:逃兵追緝令》媲美,甚至在提出解決辦法的方面要更勝一籌。

編劇設計的臺詞深刻有力、金句頻出,文字直戳現象背後本質,但並無刻板說教味,而是呼籲人們重視少年犯罪的真誠之心。

人物塑造部分精煉而豐滿,厭惡少年犯的沈恩錫法官每次都會把被害者的照片放在辦公桌和法庭桌前,看似無情卻最有情,她也是真正意義上的大女主形象。

除了 《D.P》,這部劇也讓我想起另一部Netflix優質韓劇 《人間課堂》,同為關懷未成年犯罪的題材,值得一看;還有去年的 《至上之法》,及 《解讀惡之心的人們》,結合起來看,相信會對犯罪與法律議題有更深的感知!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