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人太敢拍!與性伴侶發生關系,擦槍走火,懷孕的竟然是男人?

日本人太敢拍!與性伴侶發生關系,擦槍走火,懷孕的竟然是男人?
2022/05/08
2022/05/08

某天,一個男人覺得自己不對勁。

明明沒吃錯東西,怎麼突然就 吐了

還在開著會,乳頭卻悄悄分泌不可描述的 液體……

更不可描述的是……

「啤酒肚」有點夸張了吧???

恭喜廣大女同胞,你們的終極幻想。

終于「成真」了

《檜山健太郎的懷孕》

ヒヤマケンタロウの妊娠

不得不承認,還是日本人「會玩」。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拍不成劇的。

比如,前兩年吉高由里子的《我,到點下班》,AKA,《老娘不加班》。

同樣的社畜系列,《不干了,我開除了黑心公司》;中年危機系列,《每天回家都會看到老婆在裝死》;少女白日夢系列,《如果,有一所只有帥哥的高中》……

然后,到了《檜山健太郎的懷孕》,便直接 讓男人嘗試十月懷胎了。

話不多說,有請主人公。

01

男人,女人

這個男人叫檜山健太郎(齋藤工 飾),廣告社畜一枚。

正處于事業上升期,是個婚姻絕緣體,名言是

生孩子只是事業的絆腳石

不管男人還是女人

然而,偏偏就這麼巧。

有一天他因為嘔吐去醫院,卻突然被告知:你懷孕了!

男人?懷孕?晴天霹靂!

他拒絕相信——「一定是哪里搞錯了。」

他買了驗孕棒——這可惡的陽性。

上班時孕吐,開會時分泌乳汁,刮掉的胡子又以驚人的速度很快長了回來……懷孕的麻煩不斷。

十萬火急,他決定,馬上做掉。

但醫生說

這可不是你自己說了算的哦,得要有另一半的墮胎同意書。

另一半?

檜山默默掏出手機,他應該很慶幸自己有時間管理的記錄習慣。

只是,遙、真奈美、繪里、亞季……

算算日子,是女主亞季(上野樹里 飾)的?

但檜山和亞季只是炮友關系,倆人也不止一個性伴侶,這換誰都不敢輕易認的吧?

于是檜山直接闖入她家,說,「我懷孕了」。

亞季沒說出口,但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孩子真是我的?

是的,是你的,但是我沒打算生下來,所以請簽了這份墮胎同意書吧。

只是……突然孕吐又發作,同意書作廢……

是不是覺得離哂大譜?男人怎麼會懷孕?解釋一下?

這劇采取的解釋是…… 沒。有。解。釋。

在劇中這個世界,任何一個男人,只要發生了[性.行.為],就有極小機率成為孕夫。

這種情況已經存在幾十年。

檜山只好再去醫院。

誰料醫生說,孩子到十二周了,你得申請嬰兒殮葬,政府通過了才能墮胎。

「殮葬」?

檜山這時才意識到, 這可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啊。

亞季其實也在猶豫。

三十五歲的她被醫生判定可能無法生育,她一直想要孩子,但又不想結婚。

于是她假模假式地勸,你不想生,我理解;但你要是想生呢,那也挺好,畢竟我剛好想生但不能生……

聽著有點耳熟?

雖然亞季表現得很禮貌,但檜山還是被冒犯到了:

就像男人搞大女生的肚子后說

哦 我明白了

然后就簽同意書 好像完全與他們無關一樣

嗯,更耳熟了。

是的,因為性別的對調,你很容易就會發現。

造成生育沖突的,還真不是性別差異,而是處境的不對等。

于是,亞季越想努力「表現出尊重」,檜山就越受傷。

因為她沒有走進檜山的困境。

02

困境,天性

檜山的困境是什麼?

首先,職場上的艱難。

檜山懷孕前,領導組了個小灶飯局,途中一位男同事要帶娃打招呼先走。

同事吐槽:男人帶小孩可真荒謬呢。

領導馬上表現出通情達理:

哪里哪里

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樣

表面上是尊重了每個人的生活選擇,話說得很漂亮。

可下一秒,他就把重要項目交給兩個單身下屬。

這事同樣發生在檜山身上。

你說,這種環境下,生活方式是真的有選擇嗎?

檜山不想組織家庭,到底多少是個人意愿,又有多少是摻雜了職場潛規則的潛移默化呢?

其次,社會上的白眼。

一個讓男人女人都心酸的細節。

捷運上,孕婦們會在包包上貼「我是孕婦」的貼紙,友情提醒大家主動讓位。

但沒有一個孕夫敢這麼做。

而每一個懷孕的男人,不是選擇墮胎,就是躲起來不見人。

就跟《禁忌女孩》的渣男高中生差不多。

也不是沒有想生下來的男人,比如檜山偶遇的光頭哥。

跟檜山不同,光頭哥死活都想保住孩子。

可老婆卻心情復雜。

期待孩子,但孩子意外沒了,她反而松口氣了……

因為不管走到哪里,他們一家都會被說惡心。

那些小孩說他爸爸懷孕很惡心

其他人也對我很冷淡

但現在孩子無法出生

我有點感到如釋重負

那有沒有成功生下孩子的呢?

有,比如 檜山的爸爸……

(是的,懷孕這技能還是家族遺傳呢。)

但他老婆也不是沒嫌棄過。

一個疼愛孩子的爸爸,因為無法承受閑言碎語,拋下孩子和妻子,離開了整整三十年。

他必須要成為世俗意義的渣男,才能換回一點「男人的尊嚴」。

在日本這樣的社會,主動離開工作與社會的人,遇到的白眼不會少,更何況是孕夫這樣的極少數派。

沒有男子氣概、惡心等等稱呼伴隨著一次次的白眼被強加到他們身上。

而在記者會上,媒體對檜山的質問更加荒誕。

你作為一個男人,怎麼履行母親的天職?

都說母親有母親的天職,父親有父親的天職。

卻沒有人想過。

每個人成為母親和父親之前, 首先是TA自己。

檜山于是這樣回答

這些所謂該有的樣子

到底是要來干嘛

男人該有的樣子 女人該有的樣子

父親該有的樣子 母親該有的樣子

有必要拿這些標簽限制人嗎

是的,我們總是用標簽把一個人放在狹小的范圍里評判。

卻很少去反思,這樣的「約定俗成」到底對不對。

檜山所處的時代,也是我們的時代。

進步、獨立、多元,如同大字報一般印在每個人心里。

但真到異類出現了,是否,我們又會忍不住口誅筆伐?

03

集體的兩端

所以,這是一部單純講述男性懷孕的劇嗎?

小編認為不止如此。

劇集播出后,它在IMDB受到了前所未有的 抵制,大量用戶紛紛打1分來表達自己的不滿,2600人參與,最終只有1.4分。

劇太差?沒那麼簡單。

國內豆瓣,分數不算出眾,也有7.5分。

為何?

小編覺得,是劇集對一些社會現象的諷刺,惹怒了一些人。

比如,劇集背后所強調的集體主義。

以及,劇集展現的東方式人際關系。

這是對一種長久存在的、人們普遍認可的社會狀態的逆行。

舉個例子。

女主亞季的父母,代表了一個集體社會的兩端。

一端,頑固封建的大家長思維。

你不結婚,不是丟自己的臉,是丟了整個家族的臉。

一端,則是被規訓過的大多數。

亞季的媽媽也勸女兒結婚,她的說辭完全則是站在女兒一邊。

「不要太想做自己,這會讓你變得 不幸。」

媽媽的提醒是善意的。

但它同時也指向了尖銳的現實:

如果說所謂社會共識是不可違抗的權威,那麼單一的幸福觀則更需要警惕——這是一種被集體規訓后的「自我洗腦」。

我們安慰自己永遠不要做出頭鳥,成為極少數。

但誰又能保證自己永遠「安全」?

或許我們不是不知道答案。

而是沒有人敢戳穿真相。

小編想起一部教育紀錄片《他鄉的童年》。

片中不止一次出現類似情節:

日本幼兒園,當有孩子脫離團隊,表現得不知所措,其他小朋友會在第一時間把他拉回來。

很暖心吧。

鏡頭一轉,日本家長卻在發愁:

「日本文化中,團體行動很重要,與周圍的人保持好的感情也很重要。 我很擔心,孩子因此被抹殺了個性。」

但表達出擔憂后,這位爸爸只是抿了抿嘴。

他一邊覺得這不對。

一邊已經暗下決心,為了孩子的「幸福」而妥協。

這樣的妥協,或許正常。

但一定正確嗎?

尤其當它屢屢發生在一個標榜著強大和文明的集體。

所以。

小編并不驚訝于《檜山健太郎》的叛逆,以及針對它的強烈憤怒。

小編更關心憤怒之后

集體真正的進步,不是讓所有人都相信同一種幸福。

而是當一個人敢站出來喊「我這樣不幸福」的時候。

有人愿意接受他的挑戰,愿意為他而戰。

因為有一天我們會意識到。

TA不僅為自己而喊,也是為「我們」而喊。

△《致那些得不到保護的人》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