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9歲雙目失明,18歲雙耳失聰!日本男子絕境逆襲成東大教授,只因3個女人

9歲雙目失明,18歲雙耳失聰!日本男子絕境逆襲成東大教授,只因3個女人
2022/03/26
2022/03/26

馬克·吐溫說:「十九世紀出現了兩個了不起的人物,一個是拿破侖,一個是海倫·凱勒。」

喪失了視覺和聽覺的海倫·凱勒,考上了劍橋大學,后來成為全世界知名的作家、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她以驚人的毅力戰勝殘障,那種頑強拼搏的精神,值得永世流傳。

海倫·凱勒的成功,離不開幼年時的老師安妮。安妮教會了她美式手語,暗無天日又悄無聲息的世界,突然被注入了一線活力,海倫有了能和外界溝通學習的機會。

日本也有個像海倫·凱勒一樣的人物,名叫福島智。他的成功,離不開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女人。

1962年,福島智出生于兵庫縣神戶市。5個月大時,他患上了眼病,開始頻繁去醫院。吃很貴的藥,但醫生說效果不大,要做好失明的心理準備。

3歲左右,福島智的右眼看不到了。雖然一只眼睛失明,但父母還是將他送到了普通學校,和正常孩子一樣接受教育。

小學4年級時,福島智的左眼也失明了!那年,他9歲,經歷了從「健康」到「單目失明」再到「全盲」的狀態。

普通學校是沒法去了,他在家休息了一年。很多盲人剛剛看不到時,都是痛哭流涕地生活的,但福島智不是這樣。他在黑暗中摸索著曾經熟悉的一切,拿許多毛絨玩具排練戲劇,也經常聽科幻小說。

他很享受不用上學的日子。他之前有很多興趣愛好,比如彈鋼琴、吹小號等。趁著休息的時間,他都重新練習了起來。或許是因為長期生病,他早已有了心理準備。

一年后,他進入了盲人學校,開始學習盲文。國中畢業后,他順利進入筑波大學附屬盲校高中。

如果只是失去視力,福島智一定會樂觀開朗地生活下去。但是,他又相繼失去了聽力。14歲時,因為特發性聽力損失,他的右耳失聰。而到了18歲,他的左耳也完全聽不到了。

一個曾經健康的人,突然被黑暗和無聲包圍,福島智只感到刻骨的孤獨。世界太安靜了,他不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麼,與其他人的交流變得極為困難。

他看似活在這個世界上,但實際處于另一個世界,黑暗、狹窄和安靜覆蓋了所有空間,他逃無可逃。

那段時間,媽媽一直陪著他,想找個能溝通的辦法。他們最初用盲文在紙上溝通,福島智用盲文筆,速度很慢,也不能及時交流。后來他改用盲文打字機,速度提上去了,但是機器很重,不能隨身攜帶,而且噪聲很大,很多公眾場合不適合用。

有一天,福島智忍不住抱怨起來。媽媽馬上去握住他的手,并用盲文打字機的指法在他的手指敲下名字。他立刻明白的媽媽的意思。那一刻,他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發光!他終于找到了可以即時交流的方式!

這種交流方式被稱為「指點字」,福島智的媽媽是最初的設計者。日本現在有數百聾盲人使用「指點字」來交流,也有人嘗試直接在手上寫字,但是速度太慢,跟不上正常談話的進度。

靠著這種交流方式,福島智重拾生活的信心,他想要做一名研究人員。他重新回到了盲人高中,并考上東京都立大學。那是日本第一次有聾盲人進入大學。

他在人文科學研究科讀教育學,并在30歲那年獲得博士學位。畢業后,他留校當助手,做研究,后來又去金沢大學擔任老師。

福島智的工作和生活,離不開能夠「指點字」的手語翻譯者。其中一個名叫光成沢美的女孩兒,在為他做翻譯的時候,為他積極進取的人生態度感動,相處中慢慢愛上了他。

福島智也很喜歡她,33歲那年,兩人結婚。

福島智失明且失聰,永遠看不到妻子眼中的愛意,也無法感知她聲音的溫柔。但他可以在指尖感受到光成沢美的眷戀,無論何時,只要他需要與人溝通,她就陪在他身邊,告訴他身邊有怎樣的人,說著怎樣的話……

有人問她:「你真的喜歡福島先生,所以結婚的嗎?」她毫不猶豫地點頭。

在愛人的陪伴下,福島智專心做教育和研究。除了上課,他還經常參加各種活動和講座。

他出版了很多書,《聾盲者與正常人:尋找治愈共生的社會》《生活就是與人交往》等。聾盲人要表達自己的思想,談何容易!

但因為母親和妻子的愛,他堅持發聲,為自己,也為千千萬萬個和他一樣的人。

2001年,福島智被東京大學聘請,擔任副教授,數年后轉為正職教授。

他是世界上第一個聾盲人全職大學教授,而且是在一流學府。

光成沢美陪著福島智,從金沢大學到東京大學,她一直在他身邊。

工作的時候,她是他的手語翻譯師。休息的時候,她是他世界里的光,照顧他的衣食住行。

長期照顧一個殘障人非常辛苦。看著福島智拼命的樣子,光成沢美也鼓勵著自己努力。她將他們的故事寫成一本書,名叫《指尖跳躍的愛》。

但是,這份感情還是走到了盡頭。福島智有段時間情緒非常不穩定,被診斷出患有適應障礙。光成沢美長時間傾盡全部照顧他,身心也達到了極限,一度陷入抑郁的情緒中。

在經歷15年的漫長守護后,兩人失婚。

福島智繼續自己的教授和研究生涯。他的母親老了,還經常握著他的手,和他交談,安慰他,鼓勵他。

2015年,53歲的福島智再婚了。妻子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兒,依然是他的手語翻譯者。

2016年,日本相模原市殘障人福利院發生兇殺案,19個殘障人死亡,兇手叫囂:「如果世上沒有殘障人,該有多好!」

福島智對此大為震驚,他鄭重發聲:「殘障人被否認,我感到非常痛苦!兇手對殘障人的殺戮,是歧視的終極形式!」

現在的福島智,負責東京大學尖端科學技術研究,他致力于殘障人的專業研究,同時積極參與各種社會活動,想要為弱者謀取更公平的生存環境。

他是一個傳奇,被稱為日本版的海倫·凱勒。

— THE END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