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肯脫就給角色!日本「N號房」事件被曝光,扒一扒導演園子溫的惡行

肯脫就給角色!日本「N號房」事件被曝光,扒一扒導演園子溫的惡行
2022/04/17
2022/04/17

2022年在迎來暖春之際,日本影壇迎來的卻是「春色」無邊的大丑聞!

3月2日,日本導演榊英雄被日本知名雜志《周刊文春》爆料在其電影選角時,邀約A女星去酒館,最后卻趁酒意將對方拉到墻角侵犯;

B女星同樣是在酒后遭男方強迫口X;

C女更是被帶到酒店被迫與男方發生關系;

D女則爆料2015年參加導演開的表演提升班,在辦公室被硬上且多次收到男方的隱晦信息與果體照。

截至目前,至少有7名女演員在公開場合告發曾被該導演性騷擾或[性·侵]。

以此為開端,就像是當年韓國的N號【房☆事】件被曝光,日本的性丑聞事件也如同雪球般越滾越大。

許多受害日本女星決定起身反抓、控訴這些男性曾經對他們伸出名為「權勢」的魔爪。

到了3月底,曾出演榊英雄多部電影、日劇知名綠葉配角木下鳳華,被指控會以演技指導為由。

他將女演員叫到自己家并脅迫對方發生關系,受害對象至少有兩名女演員。

「大家都是這樣做的。你拒絕的話,就無法在這個圈子里立足。」

「敢把事情鬧大的話,我就殺了你。」

不管是導演榊英雄還是資深演員木下鳳華,都是以自身權位和影響力性騷擾、脅迫女性發生和他們發生關系。

尤其是聽到這些極具威脅性的話,許多受害者在事發當下都不敢出聲抵抗。

只因擔心今后的演藝事業受影響,或是原本確定的角色被換掉。

而事件爆發后,榊英雄導演兩周后即將上映的新片《蜜月》緊急宣布取消上映,木下鳳華一周后開播的新劇《正直不動產》直接被刪除戲份,演藝活動也將無限期休止。

疫情與丑聞蔓延,4月的日本娛樂圈,又爆出一個「驚天」大瓜。

集情色、血腥、暴力、重口味等各種異色詞于一身,有「鬼才導演」之稱的園子溫。

電影中常出現具爭議的暴力和敏感題材,殘酷冰冷、大膽的影像風格擄獲一票粉絲。

曾憑借《紀子的餐桌》《神秘馬戲團》等影片享譽國際。

他的《愛的曝光》更在柏林影展獲得大滿貫獎項,并被日本《電影藝術》雜志評選為年度10大佳片第一名。

如此有才的導演,卻將電影的「毀三觀」情節帶到了現實世界。

園子溫借拍戲之便強迫女演員發生關系。基本上對其每部片主演的女演員都下過手,甚至還有「多人運動」等三觀炸裂的爆料。

起因還是《周刊文春》。

也許是園子溫在日本影壇之重,《周刊文春》用了3頁紙,2個醒目的Banner位來闡述這位大導演的惡行。

下面我簡單闡述一下。

A女星向《周刊文春》爆料原本確定演出園子溫的電影,卻突然被園子溫叫到辦公室要求和他發生[性.行.為]。

沒想到拒絕后園子溫卻叫來上一部電影《埃舍爾街的紅色郵筒》的女主角,當場在她面前XX,嚇得無法動彈的A女星被當時在場的助理帶出去。

原以為自己得救了,沒想到卻又被對方帶到賓館。

B女星則表示園子溫曾在聚會上公然宣言:「她們在床上給我我想要的,我就給她們想要演出的角色,這就是我和其他導演的不同。」

最后B女星被迫接受園子溫的潛規則邀約,成功獲得試鏡邀約并出演電影。

相反的,曾經被男演員騙去高級公寓,被園子溫強壓在床上揉胸強吻的C女星。

雖然最后幸運地逃出對方的魔爪,事后卻無故被換掉女主角,并被副導演叫囂今后無人敢用她。

事后她經常會收到園子溫發的短信給她,說「想舔你」。

爆料者稱,她認識的這些女演員中,就有十幾人受到過侵害。

有被潛規則的女星表示,由于當時事業正處于低潮,又希望能夠借著電影讓自己大紅。

因此就這樣接受園子溫的請求,以身體來換取演出機會。

后來也真的如園子溫導演所說的,成功贏得該部電影的演出機會。

這名匿名女性也進一步透露,在與園子溫發生關系時,還一度被要求要她打電話給男朋友。

或是隨便一個男性友人,因為他說一面通電話一面運動可以給他助「性」。

她還爆料,園子溫沒有做任何避孕措施,完全不在乎女方是否會因此懷孕。

誰能想到,這位導演今年已經60歲了!

《周刊文春》再爆料,園子溫事后態度依然強勁,曾大言不慚地向他人直言:「有女人來找我,是希望我給他們工作。」

甚至還聲稱某知名女演員的成功是因為有他幫忙的緣故。

而榊英雄也是第一時間正面回應,與女演員發生關系是「雙方合意」,他只想跟妻子道歉。

這些情節不禁令人想到2015年內田英治執導的《下眾之愛》。

電影中的男主角鐵男,是一個堅持不拍商業片的無名氣導演,因為過去曾拍過幾部小有名氣的得獎電影,便以此為號召開了一個表演工作坊,實際上卻只是想借此「潛規則」,誘騙那些懷抱電影夢的女演員上床。

電影血淋淋地揭露了日本演藝界表現上光鮮亮麗,實質爛到骨子里的真相。

而3位女星的這次爆料,頓時讓園子溫成為鐵男的翻版。

雖然《下眾之愛》的虛構甚至帶有一點勵志與同情主角的味道。

但回到現實世界后,卻發現這只是園子溫惡行的冰山一角。

在演藝圈,園子溫是日本電影的代名詞。

但在私底下,園子溫卻只是個惡名昭彰的色魔導演。

很難想象,這個是怎樣的人?

前一刻還信誓旦旦地與相處19年的妻子神樂坂惠大秀恩愛,稱「好愛好愛她」,下一秒就做起這樣的勾當。

惡行還不止如此,園子溫太貪得無厭了。

強迫試鏡通過的演員要交4萬日元才能拍攝,另外還要再付6到20萬的制作費才能演出。

園子溫在前年拍攝的電影《埃舍爾街的紅色郵筒》動輒了上百名角色和群演,每個人都交了10萬日元才能拍攝。

要拍戲還得交入場費,這樣的荒誕還是第一次聽說。

擔任園子溫多部電影監制的梅川治男,同樣也被爆出脅迫女星在廁所拍下不雅照。

還留下那句在業界出門的臺詞「女演員不脫是不會紅的!」

當「園子溫」拿自己的名字為「權力」濫用開路,他的鬼才稱號,也就只剩下「鬼」字。

但真正最「鬼」的,是園子溫、榊英雄這些知名導演在被控多起性犯罪后,三人的聲明重點卻只圍繞在「報導有一部分與事實不合」的明哲保身之類的話,而沒有一句話是對受害者的道歉。

園子溫甚至在道歉信中表示,「因部分內容與事實不合,為了避免帶給相關人士麻煩,將會透過律師采取對應的法律措施。」

這樣的語氣里,仿佛是將自己當成了受害者一般。

雖然這一系列的告發,許多日本媒體將其喻為丑聞事件,十分痛心。

雖然丑聞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例如美國好萊塢大佬哈維·韋恩斯坦[性·侵]事件。這是個一手遮天的大導演,受害女性高達100多人;

法國鬼才導演羅曼·波蘭斯基,誘奸未成年少女;

和園子溫齊名的金基德,性丑聞不斷,雖然現在已經逝世……

無獨有偶,這些事件被爆發出來,隨即受到廣泛的關注。

但此事件距離現在過去半月有余的日本,卻依舊只停留在「八卦」層面。

比起對加害者的批判,網絡上最多的聲音反而是將「誰可能是事件當中的女主角」當作茶余飯后的話題。

這也讓人不禁疑惑,為什麼受害女星不敢站出來呢?

沒有一個女星敢真正站出來承認,自己是魔爪下的受害者,畢竟有太多「前例」早已示范過。

一旦以真面目示人,日本人是多麼擅長檢討受害者,尤其是被性犯罪的女性。

2018年聲優奈奈控訴日本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將女性的裸體當作自身藝術品、物件放到網站上拍賣。

最后男方獲得所有的名與利,女方卻只能被社會大眾視為放蕩的女子。

同為荒木經惟鏡頭下的當紅模特水原希子,也發文揭露年輕時拍攝要裸上身的藝術照時,現場卻來了二十幾個與拍攝不相關的男性,讓她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水原希子還指出,有關近期日本電影界的性暴力傳聞,其實一直都存在于娛樂圈。

她在過去就曾聽到園子溫侵害女演員的傳言。

在她拍攝期間,一直有其他女演員要她小心提防。

她在14號的社交網站直播中,更是幾度哽咽,回憶起自己拍戲的多場經歷,幾度拭淚無法言語。

她很害怕這次吐露娛樂圈的黑暗會招來謾罵,不過她依舊敢鼓起勇氣說出事實。

再往前看,2015年的伊藤詩織無疑是最好的案例。

雖然作為日本第一位公開長相與真名,挺身指控[性·侵]的女性獲得勝訴。

但伊藤詩織在之后長達5年的官司中,除了要對抗與權重人物有深厚交集的「有力人士」,另一方面她面對的更是日本公關團隊一連串抹黑、被貼上「陪睡、援交」等負面標簽的網絡霸凌。

被告者的妻子更是在媒體面前大肆辱罵:「她根本就是在扯女人的后腿,對這種放縱自己胯下的女人,身為女人的我都感到不齒。」

以至于她患上抑郁癥,到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雖然日本在2017年,時隔百年通過《刑法》修正案,加重性犯罪罰則力度。

但日本的[性·侵]案仍因為收集「證據」的門檻過高,導致日本[性·侵]案難以從刑事訴訟獲得正義。

例如2019年因受害者無法舉證加害者有使用暴力恐嚇的明確證據,四起[性·侵]案被判一審無罪,喚醒民眾對[性·侵]案的重視而在日本發起「花朵運動」。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時至今日不斷有大導演即使被控性犯罪,依舊沒有受害者愿意站出來提告。

時至今日,園子溫只是日本娛樂圈露出的冰山一角,海面下有的是人比他還爛。

而在園子溫[性·侵]事件被公開后。

是枝裕和、西川美和、深田晃司、諏訪敦彥、岨手由貴子、舩橋淳等6名導演也曾發表聯合聲明,反對導演利用權力進行性暴力的行為。

「加害行為并不是最近突然增加的。很遺憾,從很久以前就反復發生了。」

其實日本的電影導演與其他職業最大的差別在于,不同于事務所的演員、電視臺的員工能處以開除、停工等懲戒,導演卻是不隸屬于任何人的「自由業」。

尤以曾受到許多電影獎項肯定,曾捧紅過許多女星,有女演員制造機之稱的的園子溫有如「黃袍加身」。

人人將他視為「皇帝」,而他也在享盡無數好處后,從「皇帝」變成了食人惡魔。

我們不知道,這個圈子還剩多少園子溫這樣的導演,但在他們正式被影視圈放逐前,日本現在需要做的是思考該如何「清零」這些惡魔。

2019年根據日本演員、媒體文化、社團法人自由協會的聯合統計。

網絡調查包括演員、編劇、動畫制作等自由職業,共計1218人(男性29.7%、女性68.7%、其他1.6%)中,61.6%的人曾受過職權霸凌、36.6%有過被性騷擾,例如威脅與侮辱等人身攻擊,以及被迫應酬、陪酒甚至是被性騷擾、強暴等經驗。

其中這些騷擾有37.1%是來自導演、制片、工作人員,36.1%是所屬上司、前輩或經紀人。

雖然大部分的日本表演工作室,是促進演員與導演之間工作進展的地方。

但對于不良的導演來說,表演工作室是名副其實的性犯罪溫床。

曾擔任榊英雄多部電影攝影的早坂伸表示,有些導演會將表演工作坊當作自身的「選妃」現場。

「尤其是知名導演舉辦的工作坊特別受歡迎,因為這是一個可以學習演技與拍攝現場的地方,導演也極有可能記住你的名字。但換個角度來看,工作坊儼然也成為導演可以對女演員進行性剝削的犯罪溫床。」

日本演藝圈的黑暗,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照亮的。

在這個充滿利益與權力關系的「小」環境,演員的事業是可以輕易被摧毀的,尤其是自由接案、隸屬小型經紀公司的演員們,是這片大海中最無助的小蝦米。

而那些握有資源的權位者,也成為這片深海中為所欲為、作威作福的大鯨魚,將「性剝削」視為鞏固自身地位的武器。

攝影師早坂伸說:

「對于有網友表示,‘如果是想要工作的女演員和導演之間達成協議的[性.行.為],應該就沒問題了吧。’其實是不對的。整個娛樂圈都必須意識到,任何人或是導演,都不該利用自身的權力與職位,要求與女性發行[性.行.為]。」

雖然日本N號【房☆事】件的影響力,因為風俗民情、法律制度等關系,難以達到韓國丑聞那樣受重視,而園子溫、榊英雄等導演被告發后的結果,極有可能的結果,也只是被演藝圈徹底放逐,難以受到法律的制裁。

然而,這一連串受害者的發聲,真正的意義其實是期盼日后,可以換來一個對從影者,真正平等且健康的環境。

就在前幾天,園子溫手寫道歉信。

雖然信中也提到了「雜志報道中有很多與事實不符」。

但此舉無疑是默認了他的禽獸行徑。

園子溫事件出來后,很多網友細扒其中的作品「很不道德」。

園子溫在《自盡俱樂部》里曾說:變態總有變態的理由。

《戀之罪》的女主角全裸出鏡,演繹著從家庭主婦到站街女的混亂故事。

最主要的是,女主角神樂坂惠是園子溫的結發妻子。

《埃舍爾街的紅色郵筒》片中的女演員,為了演員夢,將導演視作上帝,趴在地下朝拜。對照著如今的新聞來看,這無疑是園子溫自己的一次意淫。

園子溫在早前就說過——在電影中燃燒著自己的全部欲望。

他也的確把自己的成長經歷都拍進了電影當中。但當藝術照進現實,卻是那樣的空洞和糜爛。

北京大學教授戴錦華曾說,人品和文品要分開。

現在看來,這句話真的是神句。

在當下飛速發達的網絡社會,丑聞完全可以斷送一個大好藝人的前程。好評的作品不一定源自導演,但導演一旦隕落,作品的好壞也就無從談起了。

所以到現在,我還是不敢相信,事情過去了半月有余,在面對人證物證鑿鑿的情況下,日本的有關部門沒有做出一點表態。

奇怪的是,似乎在日本娛樂圈中一直有一種默契,似乎能在鏡頭面前大方脫光的女演員,才是好演員。

2022年,園子溫有姿有色的生活或將墜入谷底。

但殘留在日本的未浮出水面的「變態」導演們,至今仍在逍遙法外!

真的很希望,能有更多的受害者,愿意將隱匿于黑暗中的事跡公諸于世,讓真相得以揭發。

隨著之后的震驚消息不斷被爆出,無論是職場或是日常生活,期盼更多真相的揭露,可以換回彼此之間健康平等的對待。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