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年韓劇第一高分出現!有人稱它下一部「請回答1988」!

今年韓劇第一高分出現!有人稱它下一部「請回答1988」!
2022/03/18
2022/03/18

二十五,二十一

要知道,很多韓劇逃不脫一個魔咒:高開低走。

《二十五,二十一》,開分8.1並不驚豔,可隨著開播走勢居然越來越好。

為什麼好看?

一開始,你以為好看不過是這樣。

但後面就會發現,它有著今天越來越稀缺的 真實的甜蜜

不靠[大尺度]。

也沒有狗血橋段或者強行發糖。

在真正懂得講故事的編劇這裡,所有吸引眼球的「見效藥」,都變成多餘的了。

01

校園青春劇,還能拍出什麼新意來?

女主羅熙度(金泰梨 飾),元氣少女,夢想是擊劍。

男主白易振(南柱赫 飾),富二代,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但你再看片名《二十五,二十一》——

兩個人有4歲的年齡差,根本不可能同時出現在高中。

他是她學長。

他們認識,卻是因為他給她家送報紙。

往院子裡一扔,咣當,砸斷了撒尿小孩的出水口。

等一下。

他為什麼會送報紙,說好的富二代呢?

太多的偶像劇,給主角設定了優越的身世,只為了讓他們什麼也不用做, 只負責談戀愛就行。

《二十五,二十一》有適度的糖,但更多的,是 人間真實

這就要提到時代背景——

兩人相遇于1998年。

當時亞洲金融危機,韓國面臨國家破產,太多大企業接連倒下。

男主家裡,也一夜之間從豪門,變成「負翁」。

為了搞錢還債,他什麼門路都找了,也創造了N種和女主相遇的方式——

送報紙,夜店,漫畫出租店……

時代元素+搞笑+中二青年。

是不是有《請回答1988》那味兒了。

尤其是這五個人到學霸池勝莞家拍照的這一幕,還真有點「雙門洞五人幫」湊在一起時那該死的詼諧溫暖。

而且,不像其他偶像劇的套路,為了主線發糖,就製造惡毒女二和癡情工具人男二。

劇中的配角,都有值得被看見的自我,有他們可愛的一面。

比如女二高幼林因為是金牌擊劍手,很少來上課。

愛慕幼林的文智雄考試前教她,不會做的題就蒙C。(還真的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答案)

幼林感激地詢問智雄平時是不是也這麼蒙題。

智雄突然一本正經了起來:

我要認真解題才可以

你是選手(可以保送加分) 我是學生

然後成績單出來。

智雄認真解題的得分是:9分。

高幼林選完C後就趴著睡覺的分數是:30分。

至于女主角羅熙度。

基本上是和德善「頂峰相見」的存在。

第一集,羅熙度借來的小說《浪漫滿屋》被媽媽撕壞,沒有錢賠的熙度兵行險招,自己畫了一張黏了上去。

沒想到被剛要下班的白易振抓了個現行。

她尷尬得當場嗚咽大哭,話都說不清楚,直接手刀跑離現場。

白易振回到家後仔細看那一頁。

發現上課不認真聽講的羅熙度,單單一句話就寫錯了兩個字。

還有。

因為學校預算縮減,她所在的擊劍社被取締。

唯一沒有取消擊劍社的高中,就是太梁高中,羅熙度說什麼都要轉學,可媽媽怎麼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都不答應。

沒辦法,軟的不行。

羅熙度再次兵行險招*2——

「強制轉學」。

第一招:對同學施暴,以「打架鬥毆」的名字被退學。

首先,選中全校最兇狠的太妹。

走路故意撞到對方,再轉頭挑釁。

結果......這太妹看著痞歸痞,沒想到還挺有「大局觀」。

認出羅熙度在擊劍社後,不跟她計較不說,還好心提醒羅熙度千萬要當心身體:

你不知道運動員的身體跟生命一樣重要嗎

小心點

走路好好看路 不要受傷

貼心得讓她一下子不知道這架要從何干起......

第一招失敗。

接著第二招:約群架。

跟蹤要打群架的混混,然後報警,在員警來之前加入打架,就可以被員警逮捕了。

可因為太想要被抓,她忽略了一件事:

混混看到員警的第一反應都是逃跑,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的通常都是......受害者。

-打架是我挑起......

-同學 你沒受傷吧

這下,她精心準備的一堆惡狠狠的臺詞瞬間又無處施展。

誰說青春一定要疼痛文學?

難道不可以一邊勇敢一邊犯傻,一邊天真一邊假裝成熟。

02

漫果兒必須說。

除了羅熙度,白易振這個角色也完全沒有拉胯。

回顧過往的青春偶像題材,男主角形象大多分為兩種——

要麼是純粹的符號式男神。

包括《流星花園》裡的道明寺,《初戀這件小事》裡的阿亮學長。

要麼是另一個擰巴的極端。

比如《致青春》裡的陳孝正,《匆匆那年》的陳尋。

白易振呢,可能有光鮮的過去。

但掉毛的鳳凰不如雞。

曾經的公子哥,一旦落魄起來,可能比普通人還不堪。

家都還沒搬好,他就著急著先去附近面試打工的工作。

有債主找上門,拉扯著他要替父親償還債務。

他不知所措,只能是拼了命地道歉。

賭上了自己的「幸福」,發誓會打工賺錢,一點點補償損失。

我幫不到你們 真的很對不起

但是 我也不會過得幸福的

我會一直記住你們的痛苦

無論什麼時候

無論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感到幸福的

有兩個場景,漫果兒印象深刻。

第一幕。

弟弟在學校被債主圍堵,白易振走投無路,只能帶著弟弟投奔鄉下的舅舅。

為了賺錢,他起早貪黑,去舅舅的魚攤幫忙。

可沒想到,辛苦換來的是弟弟的嫌棄,在同學面前裝作不認識自己。

然而,擔心弟弟被同學嘲笑,白易振也很配合地陪他演完這場攤販和客人的戲碼。

第二幕。

白易振進入新聞台,擔任實習記者。

一次現場連線,稿子都準備好了,但念到一半電腦突然藍屏,白易振只能裝作信號中斷,掛掉電話。

之後,像許多忍受住大多壓力,卻崩潰在一瞬之間的社畜。

他不知所措地把頭埋進被子裡,第一次痛哭了起來。

那女主對于他來說是什麼存在呢?

雖然是單親家庭,但媽媽是著名的新聞主播,所以家境還算不錯,身上都是名牌。

她和自己崇拜的高幼林第一次見面。

她很興奮。

作為國家冠軍的高幼林卻有點自卑,那一雙破舊的鞋子無處躲藏。

這就是女主和身邊人的區別。

高幼林比賽擊劍,獎金要補貼家裡。

羅熙度則是為了夢想、熱愛,可以和媽媽慪氣吵架,可以為了擊劍去闖禍退學。

而高幼林和白易振們,早已經學會了為家裡人默默扛下一切。

女主的任性也好,爛漫也好。

都讓男主想起了過去的自己。

那是他的青春。

同樣也耀眼過,自由過,想愛就愛過。

在《二十五,二十一》裡,漫果兒看到了愛情真實的原因,甚至包含了一點人性的自私。

而不是一種虛幻的「我一切都為你好」。

沒有現實基礎,觀眾看不到主角如普通人一般于生活中的掙扎,哪怕悲情,也是一種淩駕于生活之上的無病[呻·吟]。

從這個角度來看。

《二十五,二十一》在歡笑之餘,或許也給國產偶像劇上了一堂耐人尋味的課程。

提醒我們:青春愛情,不是真空。

03

實際上,《二十五,二十一》還有第三位主角:

時代。

剛剛漫果兒說過,該劇的時間定點為1998年。

之所以定在這個時間,絕不僅僅是為了懷舊。

1997年,韓國發生IMF金融危機。

整個國家陷入一團亂,銀行倒閉、股票證券崩盤、韓元匯率下跌、大型工業企業接連宣告破產,社會失業率飆升。

就好比現在疫情籠罩的時代。

最嚴重的那段時間,世界如同被按下了暫停鍵。

人們的生活、生存秩序被打亂,無數中小企業也被耗死在這漫長的「空窗」裡。

個人站在時代面前,有時候就像塵埃一般渺小。

時代的變化,往往也左右著個人人生的運轉。

羅熙度和白易振,就是不約而同地成為了這起時代危機的共同受害者。

廢除擊劍社的時候,教練就告訴羅熙度:

剝奪你夢想的不是我

而是這個時代

白易振父親的公司,也是被扼殺在這場金融風暴裡。

時代

完全可以奪走你的夢想

不光是夢想 還可以奪走錢

還能奪走家人

它會同時奪走三個

但時代面前,個人就只能繳械投降,聽從安排嗎?

白易振第一次認識羅熙度,就是送報紙時聽到屋內羅熙度和媽媽有關擊劍的爭吵。

看起來,羅熙度又沒文化又神經大條。

但她身上卻有一股異于常人的執著,不管別人怎麼潑冷水都不輕易認輸。

太梁教練只是說了一句,想當我的學生就先轉學,她就想盡辦法,不惜被強制退學;

想要進入國家隊拿金牌,就厚著臉皮懇求教練犧牲週末,指導自己訓練;

前輩打壓後輩,不允許夜間訓練,她不屈服、也不道歉,說什麼每個晚上都要來。

明明之前一路比賽輸到底,她也不在意,「別的什麼都不需要,我只喜歡擊劍」。

面試的時候,面試官曾問過一個問題:你相信什麼是不會改變的嗎?

白易辰回答:重力。

因為所有永恆不變的東西都一定蘊含著期待,一種想要結果變成那樣的期待,但他不想要再期待什麼。

因為有期望,意味著有失望。

但碰到羅熙度後,他告訴羅熙度:

你讓我有所期待

從前,因為破產,白易辰失去了所有。

他看著不在意,實際上每天都在想著自己失去的東西一蹶不振,停滯不前。

直到遇到羅熙度讓他明白,生活除了失去,還有機會獲得。

羅熙度和白易振之間的關係,最珍貴之處,說到底並不是谷底的相互依偎,而是一種 平行向上的默契

羅熙度第一次參加國家選手選拔賽,所有人都不看好她。

唯獨白易振告訴她:

你在參加評選賽的所有人之中

是輸過最多次的選手

你用落敗的經驗 累積了一層層的階梯

你想想看

現在你的階梯是最高的

白易振不告而別後。

每當難過失意,撐不下去,也會去電話亭反復投幣,只為了迴圈羅熙度的那通留言。

沒有狠話,沒有責怪,這是羅熙度第一次這麼成熟。

雖然你突然消失 我很傷心

但我不會怪你

你曾經無條件支持我

這次該我支持你

不管你在哪裡

我的助威聲會傳到你那裡

我會去找你 讓你聽到

以前的青春愛情,總在聊愛、聊失去、聊錯過、聊放下。

卻鮮少有一部劇像《二十五,二十一》,聊進步、聊成全、聊互相成就,聊如何在一段感情裡成為更好的自己。

青春裡,並不是只有情愛纏綿。

有時候,情愛更多就只是人生的某一部分,人生會因它更璀璨,但不會因它原地踏步,無原則地犧牲所有。

漫果兒相信,這也是導演有意而為之的故事走向,用金融風暴契合當下的「疫情時代」。

借青春,告訴我們某種超脫于愛情之外的時代哲理:

危機即轉機,努力即機遇。

好比沒有取消擊劍社,羅熙度就不至于走投無路,也就不可能有動力直接沖到太梁高中,跪地懇求教練。

更不可能有機會站到亞運會的獎台,獲得金牌。

看起來,白易振的學業是因為金融危機而阻斷。

但他之後,之所以能憑高中學歷進入新聞台,也是因為金融危機,韓國大學生大面積休學,使得新聞台第一次下調新人學歷門檻。

《二十五,二十一》的魅力,就是讓我們記起一件事:

為什麼我們總是懷念青春歲月?

漫果兒想到學霸池勝莞和羅熙度之間那段短暫的對話。

真正了不起的事 我根本還沒開始做呢

是什麼事啊

我也不知道

無論是什麼 我都會做很了不起的事

真正有趣又偉大的事

傲慢自滿,又自以為是,並且絲毫不會因此而羞愧。

典型的「青春自戀綜合症」。

但這或許就是那個時候的我們——

敢想、敢做,身體裡總有使不完的氣力,再大的悲劇也能憑藉強大的心態扭轉成喜劇。

也只有那段時間,我們會毫不顧忌去追尋一些抽象的東西,比如夢想、比如愛情。

我們會像對愛情的炙熱一樣,去愛夢想。

做什麼都不怕遲,因為任何事情,在青春的歲月裡定論都為時尚早。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