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結婚5周年,日本男子抱妻子照片崩潰大哭:熱戀13年,分開只要210天

結婚5周年,日本男子抱妻子照片崩潰大哭:熱戀13年,分開只要210天
2022/05/14
2022/05/14

「我們分手吧!」

舘石彩已經忘了自己是第幾次喊出這句話,但眼前的男人偏偏賴著不走。

「你累了,明天再來看你」,男人語氣堅定,「我不會分手的。」

病房裡,剛做完化療的小彩掛著點滴,翻開手機,裡面是她和他的合照。

7年前,舘石彩和花島工真念同一間大學,因朋友的關係而相識。

一聊才發現,對方也是棒球迷,還都是千葉羅德海洋隊的鐵粉,相逢恨晚。

於是,每逢棒球比賽,工真就約小彩去看球,一起喝飲料,一起歡呼高喊。

喊著喊著,小彩的動態就變成了——戀愛中。

相戀,最怕三分鐘熱度。但他們有聊不完的共同話題,在球場上相擁,在陽光下大笑。

每年生日,工真都陪小彩過,小彩在臉書上寫:又一年,多謝你的照顧。

耶誕節,小彩抱著工真合照,身後的聖誕樹燦若銀河,星星全落在愛人的眼睛裡。

春去秋來,二人就這樣走過大學四年。

熱戀化作溫情,心火融為細水,夏風一吹,校園裡回蕩著離別的歌。

畢業時,朋友們起哄他們是老夫老妻,問兩人什麼時候結婚。

她笑,他也笑:「會的,一定會的。」

之後,工真進了一家體育器材公司,小彩則成為醫院的見習護士。

一有時間,工真就會穿過半個城市,和小彩去看球。

最好的愛情像一碗白米飯,平淡踏實,總讓人想到「家」、「以後」、「一起變老」這些幸福的字眼。

但老天爺,最看不得細水長流的愛情。

2014年,兩人走過的第6個年頭,小彩的右膝蓋老是疼。

一開始以為只是勞損,也沒在意,後來越來越疼,連路都走不了。

小彩沒和工真說,在自家醫院掛了個號,照了個X光,醫生拿著片子臉色一變,讓她再做個核磁共振。

當了這麼久護士,小彩心裡暗罵:「糟了。」

診斷書一出,骨肉瘤。

根治難、擴散快、復發強,小彩和醫生無言相對,心裡涼了半截。

接下來,就是化療。

小彩的臉書從那時斷更了1年。後來,日本的節目還原出她抗擊疾病的那段日子。

做一輪化療,小彩就瘦一圈,嘔吐、胃疼、肝疼、頭疼、全身骨疼、撕心裂肺,她強迫著自己吞一口東西,牙也疼。

化療的針頭特別粗,她咬著牙,一定要活下去。

但最終,還是擴散到肺部了。

湯瑪斯·卡萊爾說:「未曾在深夜痛哭過的人,不足以語人生」,疼痛總等到夜深人靜時來襲,孤立無援,哭沒用,吼也沒用。

愛情,成了黑夜裡唯一的光。

工真調了班次,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小彩,她瘦,他跟著憔悴。

看著愛人受盡折磨,工真多想自己能幫她扛下一半的痛苦,「寧願疼的是我。」

但痛苦不是沙包,痛苦是滂沱大雨。你陪她立在雨裡,就算全身濕透,打在她身上的雨水也不會因此少一滴。

但愛一個人,不就是這樣嗎?讓淋濕她的雨水,也落在自己的生命裡。

雨過,就有天晴。

7月,小彩完成右腿的手術,7個小時撐下來,順利。

10月,小彩完成肺部的手術,她打贏了這場仗。

耶誕節快到了,小彩也快出院了,工真和她在病房拍照,這是半年來笑得最燦爛的一次。

然而,上天就是不肯饒過這對苦命鴛鴦。

小彩的病症,復發了。

世間最狠毒的詞,叫「天意弄人」,過了生關,還有永劫,越過刀山,又入火海。

小彩瞬間崩潰。她不怕疼,不怕沒了這條命,她怕拖累工真和親人。

工真第一時間趕到醫院,打開門,關著燈,小彩坐在床邊,背對自己。

遮羞的假髮被丟到一邊,頭皮蒼白、隱著青筋。

「我們分手吧」,語氣平靜,「分手」兩字,越聽越像「放手」。

工真錯愕、焦急、心疼,卻無言以對,他只能像個耍賴的小孩,守在原地。

這場分手鬧了整個春天,她讓他走,他偏要留,化療繼續,疼痛變作常態。

2015年,他們在一起第7年。

工真特意買了心愛球隊開幕門票,帶小彩去看。

那是5月最後一天,春末夏初,風吹在身上,柔柔的。

難得看一次球賽,小彩好好打扮了一番,化了淡妝,穿上情侶球衣,一下子回到很多年前,學生愛情,不用想以後。

陽光透過帽隙,碎星般落在小彩臉上,那一刻,她笑得盡興,什麼癌症啊,去你的!

突然,她發現:怎麼螢幕上的人那麼像我男朋友?

小彩一臉疑惑,轉頭看著工真,兩人相視一笑,工真臉上寫滿得意:你繼續看就是了。

下一秒,眼淚卻不爭氣。

花島工真向球手下戰書,要是自己能投出好球,就在主場向小彩求婚。

原來從小彩癌症復發那天、說出分手那晚,工真就下定決心要娶她。

上班、探病、練球,他要贏下最強的球手,再迎娶最美的小彩。

全場轟動,工真有點害羞,他牽著她的手,護送到球場上。

如同勇士為公主榮耀一戰,他向小彩點頭,準備就緒,滿場觀眾,屏息凝氣。

蓄力、瞄準、揮臂,疾風閃電,歡呼雷動,「好球」!

工真像孩子一樣興奮,在25000人面前大聲求婚:

「我要和小彩永遠在一起!請你嫁給我吧!」

鏡頭一轉,小彩早已淚流滿面,笑著點頭。

永恆的戒指套上愛人無名指,五月的陽光為新娘拖出一條長長的婚紗。

這對愛了7年的老夫老妻,修成正果。

眨眼五年,人們都想知道小彩和工真愛情故事的下集。生娃了嗎?小彩病好了嗎?還有繼續看球賽嗎?

節目組敲開了他們的家。

但鏡頭前,只剩下全身黑衣的工真,背後空無一人。

「我要永遠和小彩在一起...「

永遠有多遠?小彩甚至沒能撐過新婚第一年的冬天。

30歲的工真,笑著回憶,眼裡有淚。

2015年5月31日,你穿著球衣跟我說「我願意」。

2015年8月12日,你穿著婚紗和我說:「我愛你」。

2015年12月27日,你蓋著白布,變成無聲的雪。

她當過他,210天的新娘。

他陪著她,過完最後一個耶誕節。

彌留時,小彩說不出話,後來工真在小彩的手機裡,找到她一早打下的文字:

能和工真結婚,真的太幸福了!除了感謝,我還能說什麼呢?

你啊,千萬不要因為寂寞就早早來我這邊噢!

你啊,要代替我去我沒去過的地方,做我沒做過的事!

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這五年,工真有乖乖聽老婆的話。

他帶著妻子的美照,去看她沒看過的棒球賽。

他抱著妻子的照片,帶她去泰國參加水燈節,漫天的孔明燈閃若銀河。

不知遠空的某處,小彩會否已化作星辰,和愛人遙遙相望。

打開小彩的主頁,永遠停留在2015年那一天——

日光如浪,夏風熏熏,25000人的棒球場,工真與彩的愛情。

資料裡——

她把名字改成了:花島彩。

她的狀態依然是:戀愛中。

此生不變。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