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昔日的日本天才童星,童年受母親所累,如今幸福似花,丈夫每天都給她拍照!

昔日的日本天才童星,童年受母親所累,如今幸福似花,丈夫每天都給她拍照!
2022/03/31
2022/03/31

往前20年數,日本最有名氣的童星,可能是安達佑實。

前兩年上綜藝節目,節目組特別安排她扮演不同年齡的樣子,再次證明這位合法蘿莉無論幾歲都能把人萌到心肝兒亂顫。

>18歲辣妹

>15歲中學生

>10歲小學生

>4歲幼稚園兒童

安達佑實2歲時就出道拍廣告了,可愛的長相很受品牌的青睞。

1994年,12歲的安達佑實主演了電視劇《無家可歸的孩子》,這是當時引發現象級討論的的一部作品,最后一集收視率高達37.2%。

當年安達佑實抬起她天使般的臉龐,開口就說 「同情我,就給我錢!」,成為了那一年年輕人的口頭禪。

她飾演的主角在貧窮與冷漠的環境中長大,是個只相信「金錢」的小學生。酒鬼繼父、重病母親、以及不斷出現的險惡情境,小鈴非但沒有退縮,還堂堂向他們挑戰。

這部劇熱播后,安達佑實成為了日本當時最火的童星。

而童星不得不面對的就是伴隨著成長后的轉型問題,安達佑實是幸運的,成年后的她樣貌并沒有太大的變化,依然是可愛的模樣;可安達佑實又不太幸運的是,這張娃娃臉讓大眾覺得她始終像個孩子,戲路和發展都開始受限。

事業陷入僵局,感情也不是很順利。

在遇到現在的丈夫之前,安達佑實經歷了初戀變成自己的繼父,24歲奉子成婚嫁給搞笑藝人井戶田潤,三年后又失婚。

于安達佑實來說,人生真是起起落落。

好在她到底在浮華的娛樂圈中慢慢找到了自我。在出道30周年之際,她推出[大尺度]寫真集《私生活》,事業上她在為自己尋求突破口,而感情上,她也終于等來了屬于自己的幸福。

2014年,安達佑實通過事務所發表與攝影師桑島智輝結婚,《私生活》便是桑島掌鏡拍攝的。

桑島智輝是圈內小有名氣的攝影師,他給眾多藝人拍過寫真集,如今田美櫻、新田真劍佑、若月佑美、池田依來沙、宮脇咲良、松村沙友理、白石麻衣、松井玲奈 、渡邊美優紀 、武田玲奈、岡田奈奈 等等。

到今年,安達佑實已經40歲了,人生可以說已經過去了一半,名氣金錢她都擁有過,而她缺失的,或許就是普通人的生活。

相比大明星老婆來說,桑島對于很多人來說是陌生的,或許提及他都要帶上安達佑實老公的稱謂才更容易被人記住。

在旁人眼里,安達佑實是頂著光環的女明星,而在桑島這里,她是他平凡的妻。

作為攝影師,桑島每天拍一張老婆日常的狀態。

像是走累了就隨意耍賴坐在地上,因為陽光太曬連大眼睛都瞇成一條縫。

在沙發上縮成一團睡著了,面前散落的是她的玩具,在愛人的眼里你可以永遠是個孩子。

像只松鼠一樣腮幫鼓鼓地吃著東西,被抓拍還皺了眉。

無人的街道上,穿著白色連衣裙也淑女形象全無,放飛自我在這漫畫一樣的世界里。

大花睡褲素顏照,老婆:你看我像開心的樣子麼

這可能是想拍樹吧,老婆的頭只是裝飾

桑島拍安達佑實總有種很隨意就按了快門的感覺,不管她是在睡覺還是玩手機,好像這些日常在桑島看來都是有趣的畫面。

他把這些為妻子日常拍的照片整理成了名為《我我》的寫真集,這一本意外獲得了很多人的喜愛。

桑島在說起《我我》中的照片時說,他不想給人一種安達佑實是藝人的感覺,只是希望她看起來像個普通人。

在拍攝的時候完全是憑著當下的感受,不會說比如今天是生日,所以要拍一張什麼什麼樣的照片而去拍,是平日里覺得「啊!這樣真好」就立馬拍下。

在被問到為什麼會每天給安達佑實拍照,桑島的回答則是,給我的妻子拍照就像呼吸一樣。

而我們也隨著桑島的鏡頭,看到了另一個安達佑實,安心快樂地做著自己,不用完美,可以耍賴。

因為不必像個女明星一樣漂亮,反而擁有了另一種恣意的美麗。

而如果需要她是個耀眼的明星,哪怕是在婆娑樹影下,她依然美得不認輸。

像是終于把生活穩穩地握在自己手中,不需要在聚光燈下活成人們期望的樣子,只和愛的人用最舒服的方式相處。

對于安達佑實來說,她最清楚娛樂圈里所有的規則,因為她到達過巔峰,享受過萬眾矚目,也在低谷中掙扎,為事業轉型努力過。

無論在大眾的眼里,她是不是永遠像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屬于她自己的時光始終是在前進的。

成為妻子,成為母親,擁有屬于自己的愛人和家庭,于平淡的生活中為自己尋得新的定位,這也許才是對于40歲的安達佑實來說最幸福的事。

很多人都會用照片來記錄生活,因為時間總在流逝,而影像卻能定格時間,或許在多年后,尋著照片的蹤跡就能回憶起那時那刻的心情,以及在身邊的那個人。

如今,安達佑實是「佛系」拍戲的狀態,最近在日劇《神木隆之介的休工期》中,她客串出演了第一集。

劇中,從影20多年的神木走不出戲,將現實與戲劇混合了,他在商場偶遇到了安達佑實,并為此興奮,直到導演喊停,他才知道是在拍戲。

同樣童星出身的安達告訴神木,他患上了「喊停綜合征」,這是從小就演戲的童星容易得的一種癥狀。

將拍戲和現實搞混,神木著急的想改變這種情況,安達則告訴他「樂在其中就好,演戲還能不斷重置人生」。

之后兩個人還發生了一些很美妙的事,安達佑實告訴神木,發病期間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而自己想和神木接吻。

相信現實中的安達佑實并沒有這樣的煩惱,她和她的丈夫如今相當的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