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35歲帥阿貝淪為流浪漢,日綜跟拍他如何擺脫窮困,沒想9個月後變化驚人!

日本35歲帥阿貝淪為流浪漢,日綜跟拍他如何擺脫窮困,沒想9個月後變化驚人!
2022/05/06
2022/05/06

還記得前段時間給大家分享的日本72歲愛吃納豆的最強啃老族嗎?

孤獨死正在成為日本老齡化社會中,一個不可回避的趨勢。

但比起孤獨,還有一種情況讓人更加無奈——無家可歸。

根據厚生勞動省的一項調查顯示,2019年全日本約有4555名無家可歸的人。

與2012年相比,減少了8成以上,這與很多人選擇住在網咖有關。

這也代表,日本無家可歸的這部分人,是社會上真正最弱勢的一個群體。

很多無家可歸的人,都選擇睡在相對安全的公園裡,這裡也經常會有公益組織,為他們提供必要的餐食和衣物。

接受救助的人群中,一位戴著眼鏡,衣著整潔的年輕男子,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男子告訴記者,他叫山口高志,今年35歲,失業中。

從2019年10月起,他才住進公園裡大概一個月。

(第一次採訪時是2019年11月)

他給記者展示了每天睡覺的紙箱,記者親自試了下,居然比想象中舒服!

躺進去感受「紙箱之家」的記者:意外很舒服

山口跟記者說起了自己為何睡在公園的經歷:

原來,山口曾經也是有「家」的。

出生於北關東的他,自小父母離異,由外婆撫養長大。

24歲時母親去世,他來到東京,在28歲時成為了一名看護人員。

三口隨身攜帶的護理資格證

30歲時,他遇到了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

單親家庭長大的山口,很理解女方的不容易,於是四人過起了平靜幸福的家族生活。

直到今年有一天,女友突然跟他說,自己懷了他的孩子,原本就喜歡小孩的山口喜出望外,卻發現女友並沒有生下小孩的打算。

我沒說要生下來

山口覺得,自己把每月工資如實上繳,把對方當家人,女友卻只是把他當成了養家糊口的工具。

他決定和女友分手,並搬了出來。

並不是真正的喜歡我

剛搬出來時他情緒頹廢到無法工作,身上也沒有錢,只能住在公園裡。

不想工作就變成流浪漢了

但山口也告訴記者,他不希望人生就這麼完了,他想要改變。

想擺脫流浪漢的現狀

想住進房子裡面

於是,流浪漢山口擺脫窮困現狀的大作戰正式開始!

一開始,他就立下了三個目標:

1.找一份工作

2.存夠20萬日元

3.搬進房子裡居住

他決定去參加面試,因為沒錢坐電車,只好走路去面試公司。

(拼搏的人生是走出來的)

本以為他是很認真地去面試。

沒想到面試結束後,他很興奮地跟記者說,自己拿到了1000日元面試交通費!

就這樣,山口一口氣參加了3場面試,一天就拿到了3000日元的交通費。

(我覺得這哥們發現了條發財的道路。)

很久沒有見過紙鈔的山口,去百元店花440日元買了內衣和毛巾。

為了省錢,他步行了一個多小時,花200日元洗了個澡。

洗完澡後,他還去超市,買了幾盒打折的便當。

晚上11點以後超市便當打五折

好久沒有吃過便當的山口,迫不及待地開吃了。

這時大家才注意到,節省青年山口,還花440日元買煙,成為當天最大的一筆開銷。

第二天,山口去了一家專門為無家可歸的人提供工作的救助中心。

對方給他提供位於埼玉縣的宿舍和每天8000日元的工資。

沒想到,山口並不滿意這份工作,他先是覺得地方太遠,又抱怨存不了錢。

8000日元一天太便宜了

住在宿舍沒法存錢

但他也不想回到公園住箱子,於是他打算找到能當天支付的臨時工作,並搬進網咖。

我不喜歡公園,網咖就挺好的

只要找到按天雇傭的工作就好了

那時候的山口還挺傲氣的!當晚他回到公園睡覺,打算繼續找工作。

回到公園,繼續找工作

第二天,他找到了一個搬貨物的工作,一天8小時,工資是10000日元。

但因為沒有手機,他只能工作一天后,隔天再找新工作。

就這樣,第一階段採訪結束。

2020年1月1日,記者再次見到山口,發現他剪了短髮,整個人精神很多。

他很得意地跟記者炫耀,自己去遊戲廳玩彈珠,花2000日元中了20000日元。

(這玩意有啥可炫耀的。。。)

現在山口已經沒有睡在公園了,他搬去了網咖。

坐在街上,看見一家人經過,山口盯著看了好久,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真好呀

記者也感覺到,他想擺脫困境的心情越來越強烈。

沒想到,僅僅過了3天,記者卻突然接到了山口從共用電話亭打來的求助電話。

會議中接到了公共電話亭打來的電話

我沒有錢吃不起飯了

不知道怎麼辦才給你打了電話

只有40日元了

估計記者也困惑得不行,只好前去赴約。

他告訴記者,從上次見面到今天,他已經三天沒吃飯,錢包裡只剩下40日元。

記者:怎麼回事?

從三天前開始就沒有吃過飯了?!

給記者打完電話只剩下12日元

原來12月28日,他去遊戲機廳贏了20000日元後,住4天網咖花了8000日元,剪頭髮花了1000日元,本來還剩7000日元。

山口想起之前贏錢的經歷,打算再去遊戲機廳小試牛刀。

(你看,我就說吧,這玩意容易上癮。)

但這次他卻沒這麼幸運了,輸掉6000日元後,身上只剩下1000日元。

加上元旦假期沒有工作,山口只好餓著肚子回到公園住。

年末沒有工作

又回公園生活

記者帶他去吃飯的路上,山口請求記者讓他抽支煙,原來比起餓肚子,還是沒煙抽更讓人難受。

他看到有些流浪漢會去撿別人剩下的煙屁股過過癮,但他忍住了。

即使沒煙抽也不會對煙屁股下手

但山口始終沒有跨出那一步,對他來說,這應該是最後的尊嚴。

絕對不會抽煙屁股

那是最後無法捨棄的尊嚴

填飽肚子後,他立刻開始重新找工作,繼續向著20萬日元的存款出發。

再次開始找工作

重新向20萬日元出發

就這樣,第二段採訪再次告一段落。

由於今年日本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記者因為擔心山口,曾經到公園找他,卻發現他已經不在公園了。

直到今天6月末,山口主動給記者打來了電話。

7月6日,記者時隔幾個月再次見到了山口。

山口說他已經沒有住在公園,而是換了別的地方。

記者跟隨山口來到了他的新住處。

這是什麼?公寓?

沒想到,山口住進了新租的公寓!雖然是個50年的老房子,但是面積不小,每月房租是45000日元。

自己的房間

山口說,由於緊急事態宣言,網咖都關閉了。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契機,他作為流浪漢,申請到了2個月免費住酒店的資格。

作為難民申請到的酒店

他利用這兩個月的時間,終於努力存夠了20萬日元,順利租到了公寓,並搬了進來。

現在在做護理類的工作。

新的公寓裡,他還買了必要的傢俱和電器,如空調、冰箱、洗衣機都有了,徹底告別了流浪漢的艱苦生活。

看到這裡,現場的嘉賓都由衷地為他高興。

最後,山口還與現場嘉賓進行了連線。

山口說,現在會正常換洗內衣,但偶爾還是會去遊戲機廳。

對於今後,山口表示,會繼續努力工作,過上正常人的日子。

想成為普通的職員過安定的生活

睡過公園的山口說,還是睡在被子裡的感覺更幸福。

如果有機會的話,說不定也會結婚生子。

還是被子睡起來更舒服

還想結婚生子嗎?

有緣的話

人生一世幾十年,誰都或多或少會經歷巔峰和谷底。有時候,我們常常為生活中的一地雞毛感到煩惱。

但是當你發現有些人,連過上最普通的日子都要拼勁全力時,又感到自己眼前的困難,似乎沒那麼難了。

山口無疑是幸運的,他才三十五歲,身體健康,甚至還算有一技之長(護理資格證),只要願意努力,怎麼都能夠生存下來。

但即使像他這樣的人,只不過是在人生的谷底停留了一段時間,也花了9個月才回歸正常生活。

而對那些年事已高、或者喪志勞動能力的人來說,生活的艱辛可想而知。

我們生活在這個城市裡,每天見到形形色色的人,儘量不要只站在自己的立場,去輕易地評價對方,多給予善意和幫助。

人生如戲,誰又能保證下一個跌入人生谷底的人,不是你我他中的一個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