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請回答1988》裡靠「醜」出圈的狗煥,憑什麼成為萬千女粉的理想型?

《請回答1988》裡靠「醜」出圈的狗煥,憑什麼成為萬千女粉的理想型?
2022/01/26
2022/01/26

 前陣子,演員柳俊烈舉辦了個人攝影展《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

17幅旅拍相片,竟然能吸引大半個韓娛圈,連知名演員孔孝真、鄭麗媛、朴信惠等明星都悉數到場。

鄭麗媛看完影展甚至一度哽咽:「由于疫情的打擊,很多人身心俱疲,在俊烈的影展看到這些平凡又有煙火氣的場景照,很感動。」

合影裡留著藝術感的長髮,散發著禁欲系魅力的他,就是在15年的韓劇《請回答1988》裡因飾演金正煥,一舉成為「國民心動對象」的男人。

為了和德善一起上學,每天在門口等一個多小時,卻佯裝漫不經心系鞋帶才正巧撞見。擔心她每晚去圖書室不安全,等到淩晨兩點看她回來了才放心睡覺;

看上去不善言辭,但得知豹子女士更年期抑鬱情緒低落,就策劃了「婚禮驚喜」給她,被調侃是貼心的「金家二女兒」。

表面冷淡內心溫暖的狗煥就是柳俊烈的本色出演。

瘦削臉、狹長的吊梢單眼皮眼睛、高顴骨、厚翻嘴唇,絕不是第一眼帥哥的他,看著像杯平平無奇的溫開水,卻蘊藏著一個成熟男性的醇厚味道,越了解,越感覺「這個醜帥的男人真的很難讓人不心動」。

如果只能用一個詞來概括柳俊烈的魅力,那一定是「成熟」。

柳俊烈,和狗煥很像,總是不吭聲地照顧好所有人。

拍《請回答1988》的時候,有場冬天的戲是東龍離家出走,大家去海邊找他。當天海風很冷,拍之前他給每個人塞了一個暖水袋,但什麼話都不說。是不是很像淩晨看到下大雨,擔心德善從學習室回來會淋濕,等在巷子口,把傘塞給她就不發一言就離開的狗煥?

朴寶劍說: 俊烈哥,像媽媽,很照顧人。

在旅行節目《花樣青春非洲篇》裡,大多數時間都是他在開車,當同伴跟他說辛苦了,他只是很酷地回答說:「辛苦的也都結束了。」他不喊累,但到了晚上,一天沒合眼的他倒頭就睡著。

短暫睡了幾小時,早上為了看日出,淩晨就要出發。

大家都在車上補覺,只有副駕上的正洪強撐不睡,覺得讓他獨自開車不太合適。柳俊烈察覺到他的不好意思,勸他也睡一下,把車裡的燈也關掉方便他睡覺。

和朴寶劍在沙丘騎摩托的時候,柳俊烈刻意放慢速度,三步一停地回頭關注弟弟的安全。朴寶劍說:「哥哥總回頭看我,讓我不要勉強,他的話很溫暖,哥哥本身,就是感動。」

朴寶劍倒車不小心撞碎了車後燈,因為自責一直道歉。柳俊烈感覺到他情緒的低落,就笑著把車燈碎片給朴寶劍讓他當紀念品,安慰他說:「開車只要人不受傷就好,我沒有替你先把車倒出來,是哥哥對不起你。」

不但照顧隊員,他連工作人員也照顧到了。

在沙漠看日出的時候,突然對跟拍攝像師說:「哥,我來拍吧。你也坐著欣賞一下風景。」

他覺得:「他們肯定也想拍照發給家人看,都到非洲了,也想吃好吃的東西,拍好看的照片,可是得一直幹活,太辛苦了,有點想哭。」

想到徹夜準備裝備一直沒休息過的製作團隊,他提出早晨由自己來負責跟拍,給隊友們也各自分好任務:「能做的你們三個自己做,因為工作人員也得休息一下。」

細膩之外,還非常有條理、有魄力。

節目組毫無預警地把嘉賓「綁架」到非洲,什麼準備都沒有的異國旅行,難免讓人不知所措,而柳俊烈身上卻完全看不到緊張不安。

非洲的旅行指南書不多,他告訴隊友怎麼有效率地看厚厚的旅遊書,在他的指導下,制定了大概的旅遊計畫。他投入地連拖鞋都沒穿上,就跑來跑去做攻略、訂酒店。

下了飛機,冷靜地快速掃描機場,當同伴來到陌生地帶一頭霧水的時候,他馬上列好在機場要做的事:換錢、買SIM卡、租車。

帶大家到大型購物中心買東西,時間緊張,就指揮兵分兩路,一組買食物、一組買衣物。去看日落前,先向本地人問清楚沙丘入口、最佳觀賞點、車程距離。

他其實沒有系統地學過英文,但一點都不怯場,總是第一個去和外國人交涉的人。碰到宰客的計程車司機,冷靜殺價;

碰到強勢恐怖的外國女人,大家都不敢說話的時候,他鼓起勇氣主動和她溝通。

其他人覺得不好意思,他去向當地人借野營的木材桌椅。

節目結束時,隊友們都說「俊烈很有領導能力,預訂住房,駕駛,幾乎都是他做的。如果沒有他,旅行的難度會增加十倍,美好的風景,也就不會看到了。」

他身上的沉穩和果斷力,有生活打磨後的痕跡。

柳俊烈雖然29歲才正式出道,看上去演藝時間不長,其實積累了三十幾年的人生內功。

起初他大學聯考報的是師范專業,但落榜了,復讀的過程中才萌生了做演員的想法。

二十歲才決定報考表演專業,這在出道年齡普遍較早的韓娛圈來說,有些吃虧。

但被問到有沒有想過萬一當不成演員怎麼辦?

他表示:

我想做,就去做了。選擇,是為了享受眼下的每個瞬間。與其苦惱選演藝道路會失敗,我反而覺得應該充分努力。夢想不是名詞,而是動詞。

而比起年齡更吃虧的是他不出眾的相貌,在花美男紮堆的韓國,他的長相是放在人群中絕不會被多看一眼的人。

可他好像從不因為這個覺得自卑:

很多人說我醜,我不會心情不好。我其實很喜歡自己的外貌,雖然不是那種很好看、很顯眼的外貌,但屬于特別的類型。有記憶點的臉,對演技其實是有幫助的。

但一開始,他的相貌,還是不被韓流審美所接受。拍不到戲的他幾乎涉獵了所有的打工活。

在商業街捷運口發傳單、在大型超市做被人們叫做「苦力」的搬貨兼職、在烤肉店做服務生、送快遞、曾經一禮拜就搬過一萬張椅子。與此同時,一邊在演戲學習小組鍛煉演技、去各種劇組試鏡。

就這樣,出演了2015年的獨立電影《社交恐懼症》中的配角陽捷,才算正式出道,那時他已經29歲了。

但小電影的影響力有限,又不是主角,大家還是對柳俊烈沒什麼印象。

直到當年拍攝《請回答1988》,終于迎來事業的轉捩點。

柳俊烈第一次去試鏡的時候,製作組覺得他太瘦了,問他能增肥嗎?

他解釋說:「因為我沒有公司,就是一個人,所以來回都要四小時,平常還特喜歡運動,所以很難胖,但只要想讓我幹,我立刻就可以。」

言語中都是懇切。

第三次試鏡時,製作組問他有沒有去其他地方試鏡?

他很坦白,又那樣不卑不亢地回答說:「是啊。因為我一無所有嘛。我有的就是我這個身體。」

他甚至笑著指給製作組看:「我帶著那個行李箱四處奔波。待會兒還要去還借來的衣服。」

當時的他沒有錢、沒有名氣、拿著自製的名片、甚至連經紀公司都沒有,但他卻笑著說著最辛苦的事,好像那只是人生冒險遊戲的一部分而已。

最後試鏡時,導演讓他讀遍劇中所有年輕角色的對白,最後決定覺得他最適合演正煥。

當他聽見製作組認可他的演技,告訴他:「演吧,我們合作吧,當作一次經驗,壓上你的全部。」他眼眶紅了,感動地久久說不出一句話,對導演說了大概可能有一百次謝謝。

導演說: 他身上那種坦坦蕩蕩的率真勇敢,打動了我。

回憶起當時試鏡的感受,柳俊烈說:

當時我想過如果沒被選上會怎麼樣?我就想著再去試鏡1000次,如果1000次以後還不行,還就再試鏡1000次。就算無名,我也會繼續做演員,這是一份活到老可以做到老的工作,不能急,只是沒想到在等待中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機會。

我想,這機會,並非意料之外。他在無盡的試鏡中穩紮穩打修煉著演技,他足夠努力,所以才能實現「看上去實現不了的願望」。

在下定決心成為演員以後,他就覺得自己是張需要不斷用努力填滿的白紙,他在演戲上,是投入了百分之一百的熱情的。

立志做演員之後,五點起,十一點睡覺,不抽煙不喝酒,集中精力鑽研角色,在片場打盹也緊緊握著劇本。

拍出道電影《社交恐懼症》時,為了把直播紅人陽捷這個角色演好,沒接觸過網路直播的他在家接連好多天看大量直播,揣摩他們的語音語調、節奏、肢體動作。

飾演《毒戰》中被販毒集團拋棄的成員「樂」是不小的挑戰。

「樂」是個面無表情的陰鬱的人,戲份大、但臺詞少,所以柳俊烈需要通過強烈的深層次演技,用微表情和細節傳達出復雜的感情。

拍攝期間他壓力很大,反復和導演討論如何才能既傳達出感情,又不至于看上去太悶,演完這個角色,他一度無法從人物孤獨的狀態抽身。

他的演技得到了很多老戲骨的肯定,孔孝真評價他是「有極大熱情的演員」;宋康昊稱讚他身上有能讓人心情變好的能量,他有著令人驚歎的熱情。

柳俊烈扎實的功底讓他成為了戲路很寬、塑造性很強的演員,演高中生、黑社會、毒梟、農夫,演什麼像什麼,業務能力扛打到讓大眾可以完全忘了「他顏值不高」的事實。

他連續斬獲兩屆百想藝術大賞新人獎,獲得maxmovie最佳新人男演員獎,2019年主演的電影《錢力遊戲》一上映就連續五天票房第一,甚至打敗好萊塢大片,拿下同期票房冠軍。

晉升「千萬演員」的他,一時間成了「未來影帝」的熱門。

名氣大漲的他,卻說自己還是個菜鳥,看著前輩們演戲,會有羞愧到抬不起頭來的時候。

被誇在《1988》裡把正煥演得很好,他只是覺得:「是劇中的爸爸媽媽、正峰哥、雙門洞五人幫成就了我。」

出名後,他依然保持著90度鞠躬的習慣、會提前一個小時到拍攝現場。他時刻告訴自己人氣是暫時的,要像平時那樣去生活。

他雖然會開車但沒買車,沿襲了新人時期的習慣,出門就坐捷運公交,連口罩都不戴,他甚至對成名後的專車接送不習慣,他覺得,演員只是講述大眾生活的人,不是什麼明星。

面對別人的稱讚,他說:「我只是為了能像平凡人一樣生活,而努力。」

這的確是個很辛苦的世界,但一路走來,很幸福。

岌岌無名的時候腳踏實地,成名後穩重謙遜,大概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

如果成熟是種能力,那保持天真,一定是種超能力。

柳俊烈說:「和我的外表不一樣,我其實是一個很感性的人。」

開著車,會突然停下來對一旁的人說:「看,現在午後的陽光照進了我的眼裡,不覺得這個角度很美嗎?」

和朋友坐在海邊的長椅,看著波光粼粼的海面和防波堤說:「總覺得我們這樣坐著好帥啊,像不像海明威小說裡的人?」

上一秒還在和人吃飯聊天,下一秒發現了值得拍的目標,就立刻放下碗筷跑去拍攝;

吹頭髮看到了自己的白頭髮,就記下一句:「白頭髮越多,感覺和你越靠近」;

他給自己的狗狗取名「初夏」這樣清新的名字,他會在身上掛兩個相機,漫無邊際地在街上閒逛,走走停停看看,靈感來了就隨手抓拍。

他會拍街頭老舊的腳踏車,拍水泥地上碎了一地的藍色塑膠架,被丟在柏油路上的小黃花,拍街角的雜草和陰翳,還有普普通通、但在他看來構圖很棒的白牆。

他覺得老舊的施工街道都「留著以前的情調」,蹲下來拍著別人眼裡禿禿的水泥地。

看到在地上摸爬滾打的小孩,也會拍下來,還一邊開玩笑說:「你們這副樣子被媽媽看見就完蛋了,衣服全得扔進洗衣機重洗」,還彎下腰給孩子們看照片,問他們滿意嗎?

看到中意的紅色老爺車會一直跟拍到車停下來為止,然後和車主道謝。

被問到為什麼要拍破舊的腳踏車,他說:「腳踏車將來總會被取代,可能有一天人們再也不會騎腳踏車了,但希望它們能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存在,我想把這種有個性的東西,好好記錄下來。」

他的社交軟體就像一頁頁很生活氣的療愈畫冊。

三十多歲的他還會說出:「未來世界,愛將會代替汽油而存在」這麼可愛的話,可能就是源于他一直飽含情感地望著這個世界。

正因為情感豐富,在別人眼裡再微小的生活碎片,他都會很感動。

在非洲旅行,偶遇在沙漠獨自旅行的金髮女人,見她雖然腳受了傷,皮膚也曬得通紅,但完全不在意傷口。他收到女生發給他的一條簡訊:yolo(意為you only live once,你的人生只有一次)。

看了這條消息他特意記在手機備忘錄裡,激動地說:「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資訊,感覺在她身上又學到了新東西,那麼年輕就一個人旅行,我很感動。」

去看非洲索蘇斯鹽沼的日落之前,還未動身就已經開始感慨:「突然想哭,想象了一下,都想哭。」

他在沙漠裡狂奔,腳裡紮進了刺。當同伴問他沒關係嗎?

他笑著說:「現在刺重要嗎?這麼美麗的風景就在眼前。」

可以說,他的感性,也成就了他。

在電影事業正處上升期的時候,選擇擱置演藝活動,去美國遊學,他知道片約不斷只知道拍戲的話,他一定會止步不前,所以通過旅行、攝影,尋找靈感填滿自己。

從美國回來,他就結合電影《好萊塢往事》的靈感,用在美國旅行拍攝的照片,成功舉辦了人生中第一場個人攝影展。

他很像一個鬆馳自由的吟游詩人。

就像某雜誌主編稱讚他是一個「讓人很舒服的人」。

這種舒服感,就是屬于柳俊烈特有的溫潤。

- THE END -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