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傳統的「頂級豪奢工藝品」到底有多貴?一條腰帶1000萬,一盒棋子470萬!

日本傳統的「頂級豪奢工藝品」到底有多貴?一條腰帶1000萬,一盒棋子470萬!
2022/04/10
2022/04/10

日本的古典美學有一種風格叫侘寂風。

侘寂一詞源于日本茶文化,有樸拙、素雅,清寂之意。

花哨的東西很容易第一眼看上很喜歡,但看久了會膩歪,不像那些經典的傳承下來的手工藝品耐看。

日式美學延續千年而不衰,美學的載體相應的物質也很好的傳承了千年,沒有被現代革命拋棄,反而通過現代技術獲得了新的生命力。

日本的一個電視節目上面,鑒定出價值1000萬日元的初代龍村平藏腰帶 初代龍村平藏腰帶是西陣織製作的,現在市場估價在1000萬日元以上,還有點小貴。 再三細細琢磨,在漫果兒所關注的日本頂級豪奢工藝品中,價格十分昂貴的,又豈止這一條腰帶呢? 除龍村平藏腰帶外,即使是一盒35號日向貝殼棋子,也得500萬日元,而一粒室田志保的薩摩陶瓷紐扣,賣到八萬日元以上,你也不要意外,這就是市場行情。 越是仔細想想,忽然覺得,聊聊那些天價的日本豪奢工藝品還是挺好玩的。

乍一看,這些工藝品價格似乎有些過于誇大,但背後,昂貴的價格往往也有其特殊的原因。而且我們看到的另一點,就是日本人對自家工藝品那種特別珍視的態度。

漆器蒔繪

小椋范彥作品:漆器蒔繪小盒,估價396萬日元/官宣圖。 日式漆器,就是日本的木製品上漆,很日常,但若加上一種叫做「蒔繪」的工藝呢?這樣會有一些不同。 這種蒔繪,大致意思是在漆器表面再用金、銀、色粉作裝飾圖案的工藝。金子和銀子,聽上去不會覺得太便宜了。 由于日本學生時代玩的一款「大航海」遊戲,遊戲中的漆器,日本的漆器,在航海時代,日本的漆器,作為一種風水寶地,日本的漆器,由于其所處的地理位置,成為不占倉庫空間的一部分,是因為日本學生所玩的一種「大船」遊戲,遊戲中所用的漆器,是日本所特有的,航海時代,由于其所處的地理位置和地理位置等因素,使其名聞遐邇。 價錢,且不說那些日本人間國寶級別大師的作品,因為在網上根本無法查到到底能賣多少錢。 我們曾經在日本一家上市公司 OPENDOOR開了一家名為 Gallery Japan的公開定價平臺,它曾經看到過一款小盒,30公分長、20公分寬、10公分高,價格近四百萬元日元!

人間國寶室瀬和美所作,用來放硯臺筆墨的小箱,貴的沒有報價/官宣圖

這時,也許有人會懷疑,蒔繪不是用油漆和繪畫,而是讓物品看起來更華美些,一個小盒子不至于那麼貴吧?

從外行的角度看,我們也很納悶,只是猜測是從技術難度來理解的——工藝師做的蒔繪作品,你能做出同樣效果就算你厲害,但也做不出來,既然如此,所以也就物以稀為貴。

和由于工藝難度不同,日本不同漆器的價差也很大。就像我們以前寫過的,我們家的,用嵌貝裝飾的若狹塗筷子兩雙200元左右,最貴的也就1000元,和那個時期的漆器完全不一樣,不是一個檔次的!

薩摩陶瓷紐扣

室田志保手繪的薩摩紐扣,2021年牛干支四季青海波,報價75000日元/官網截圖

如果說,漆器蒔繪好歹一個盒子,面積在那裡,還有傳承中國古代工藝的歷史在裡頭,一直作為日本貴族精英的身份標籤來使用,貴還好理解,但一個年輕姑娘室田志保的作品,一粒5公分直徑的薩摩陶瓷紐扣,也要賣到75000日元元人民幣,似乎就不那麼好理解了。

日本人的和服又不用紐扣,何況陶瓷紐扣呢?

這顆陶瓷紐扣的背後高價,說起來,或許與東西方文化的近代交叉融合的歷史有點關係。

薩摩這個地方,在九州,主要就是鹿兒島那塊(具體點擊:沒有火山噴發的鹿兒島),日本戰國時期,島津家的地盤。這個島津家,水軍強大,曾經一度實際支配琉球;有船,估計也做海外貿易,據說幕末時期島津家的藩政財源就來自海外貿易。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收藏的薩摩紐扣,年代預估在1850年前後/官網截圖

日本人的和服不怎麼用紐扣,但西洋人會用,日本陶器薩摩燒在幕末據說很多出口歐美,而將薩摩燒的彩繪技法用在陶瓷紐扣上,說起來也算是那個時代的微創新。

雖說是出口創匯商品,本國人也基本不用,但薩摩紐扣還是在花樣上,增添了各種屬于日本情趣的花樣子,比如和服女子、千年鶴萬年龜這樣寓意吉祥圖案,更有意思的是,一些薩摩陶瓷紐扣上面的和服女子,卻打著一把洋傘。

漫果兒覺得,現在很多歐美人,在理解東方文化的時候,很容易把日本作為一個代表,這和日本更善于在西方人慣常用的物品上,附加日本風土形象潛移默化影響有些關係,像薩摩陶瓷紐扣就是個很典型的例子。

正在工作中的室田志保/菅井俊之攝

後來或許因為貿易需求量小了,工藝一度失傳,現在市面上能看到的薩摩陶瓷紐扣,多數已是古董品。但前面提到的室田志保,卻是個當代人,她的貢獻,便是重新復興了薩摩紐扣的技法,還增添了她個人的審美情趣,確實也不是一般人。

江戶切子

5000元一個玻璃杯

金魚切子酒杯,報價82500日元/小俁荘子攝

江戶切子,說到底,就是玻璃杯,但又是在玻璃上雕花的杯子。

現代的江戶切子,也就是當地的玻璃雕花技術,倒不是中國引入的,相傳還是幕末時期,一個名為加賀屋久兵衛的江戶人,仿著英國人的雕花玻璃,開始嘗試製作。

此後,跟接近中國琉璃做法的薩摩切子工藝一度斷絕後,日本更是從英國進一步引進最新的玻璃雕花技術,遂成就了今天日常可見的江戶切子。

用來配威士忌/garandou官宣圖

不過,相比西方多數透明的雕花玻璃製品,日本人在透明玻璃外,燒出了屬于自己的色彩,然後再切割掉部分有色的玻璃料,顯露出部分透明玻璃的底色,並保留部分色彩。

由于切割的刀法,通常是幾何形狀的紋樣,有棱鏡效果,將器皿對著透光位置看,玻璃就像有色的寶石一樣閃閃發光。

雖是手工憑經驗切割,畢竟是老工藝,若是傳統紋樣,會做的師傅也很多,一隻小酒杯100-200人民幣,也就有了。

但野英芳的單色的江戶切子,盛上琥珀色的酒,也成了雙色/官宣圖

漫果兒看上的,並不是常見的經典切子花樣,有個名叫但野英芳的手藝人所做的江戶切子,就有點厲害了,體現到價格上,那就是他製作的酒杯,能賣到8萬日元一個。

那有什麼不一樣的呢?

特色有兩點。一個是他做的江戶切子是雙色的,他也沒公開工藝,很難想象究竟是怎麼做出來的;二是,他做的玻璃杯,不只是單純的「切」,從圖案的復雜程度來說,更接近雕刻繪。

但野英芳最有名的,就是代表江戶風物的金魚切子。杯子上那個金魚是紅色的,而金魚游泳的水波又是藍色的,金魚尾巴舒展的姿態尤其生動。

這樣一個玻璃杯子,賣8萬日元,不便宜,但畢竟能喝水,喝酒,閑來欣賞把玩,這麼一想,比較只能供起來的75000日元一顆的薩摩紐扣,性價比還是高一些。

但野英芳的蜻蜓大盤更不容易買到,直徑36.5公分/官宣圖

可能和我們一樣想法的人太多了,別看賣75000日元一隻,可但野英芳的江戶切子作品一上市,總是會很快賣完。

但野英芳除了製作江戶切子,同時還做玻璃大盤,大盤子可能更緊俏,網路上連個報價都找不到了,真想要的話,看來只有向找他本人訂購了。

龍村平藏腰帶

龍村美術織物,鳳舞七寶紋腰帶,大部分腰帶的報價基本也就是20萬日元左右/官宣圖

龍村平藏是一個織匠,又不是一個普通織匠。他出生于明治時期一個貨幣兌換商家中,自幼家境優越,受茶道、花道等日本傳統美育文化薰陶,寫的詩也頗受當時文化人讚賞。

要不是他16歲時候,老家的家業倒了,大約也不會中途退學去學和服生意,也不會有後來的天才織匠龍村平藏。

龍村平藏所制的腰帶,是一種提花織物,屬于西陣織工藝,有的復雜圖案要用幾千種絲線才能完成編織,一條腰帶至少長3米,寬30公分,這樣來看,文章開頭那一條遠看就繁復得不得了的初代龍村平藏的腰帶,估價高也是正常。

龍村平藏的腰帶,前面還要加個「初代」,也是有原因的。

自初代龍村平藏以來,他創立的工坊,今天龍村美術織物店鋪內,既製作銷售腰帶,也賣西陣織做的其他生活用品,店鋪的歷代傳人,都會襲名「龍村平藏」,而他們家歷代龍村平藏的作品,多為日本皇室選用。

東京歌舞伎座的入口大廳壁飾用的也是龍村美術的織物/官宣圖

漫果兒第一次看到龍村平藏腰帶的報價,是在日本一個鑒寶的電視節目裡,當時這個擁有初代龍村平藏腰帶的人,給它估價200萬日元,沒想到,鑒定師看過之後翻出來的數字,足足翻了5倍,即1000萬日元。

雖然知道和服貴,和服腰帶更貴,但沒想到能這麼貴。

所以偶爾也翻國內某寶,也有一些自稱是出口日本,仿西陣織的布料倒很實惠,曾有心動,但後來跟我們面料業界的朋友求證後才知道,那些店鋪的所謂西陣織,十有八九都是瞎說的,因為圖案稍繁復的西陣織,緯紗多種不同顏色,且還是從真絲、銀線、金箔線、亞麻等不同材料的紗線。

不要說混合編織這些線的難度,僅僅這些絲線,本身想搞清楚門道就挺復雜的。京都西陣織用的金箔線,通常長度也就七八十公分,自動化機器用不上,這也意味著它就無法量產,必須得手工製作,這也意味著成本很高,那怎麼還會有什麼便宜的西陣織呢?

《和服之韻》插圖,初代龍村平藏復原的,早雲寺古織錦

當然,初代龍村平藏,之所以能在西陣創出一番天地,還不僅在于純技術領域,更重要的,還是他善于研究開發,從各種文化中,提取圖樣,設計新款;並且,還復原了不少日本古代國寶織錦的紋樣,這些工作早已超出了一般匠人的技術領域,分明是織物藝術研究上行業先驅。

日向貝殼棋子

黑木棋石店的日向產蛤棋子,頂級雪印紋樣/官宣圖

接著說圍棋棋子。

如果你不是下圍棋的人,可能不會了解,日本有一種在圍棋界屬于收藏級別的棋子,這便是九州東海岸一個叫日向海邊小鎮,小倉浜海岸出產的貝殼棋子(白子)。

日本是島國,貝殼類的海產很多,漫果兒覺得,有人拿貝殼做棋子,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日向棋子能變得如此有名,想必若不是它附近海灘所產貝殼質地確實好,在一個遍地是貝殼的國家,無論如何也很難出頭。

查證了一下,果然如此,紋路排列緊密流暢,質地光滑,適宜做棋子白子用的日向本蛤,不僅是日向小倉浜海岸的特有品種,關鍵是,用來做棋子的材料並不是活著的本蛤,是在地下埋了數百年,已石化了的蛤貝殼,所以才更有堅固耐髒的優勢。

而這些石化的日向本蛤資源,在40年前就幾近枯竭。

日向小倉浜海岸,也是個衝浪的好地方/官宣圖

因為本蛤多數個頭不大,厚度在1.13公分(棋石號數40號)的日向本蛤棋子,據說自從日向本蛤的棋子資源100年前被發現以來,就沒出產過幾付。

越大越具有收藏價值,幾乎是肯定的,現如今能買到的最大號,厚度1公分不到(0.98公分),35號的日向本蛤棋子,一盒181粒,日向黑木棋石店要價468萬日元。

那和白子相對,最頂級棋子的黑子又是什麼做的?黑子來自那智海灘的黑石,只是那智黑石的供給量,遠沒有日向海灘上的貝殼稀缺,所以相對顯不上價。

那智黑石,也適合製作硯臺,或是掛件裝飾/野本祐治攝

日本現在也用個頭大的墨西哥貝殼做圍棋白子,但日本人自己,仍認為還是日向貝殼最好看。這種差別,體現在價格上便是,墨西哥貝殼所做的35號白子,價格只有日向的十分之一,40萬日元就能拿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