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無戶籍無手機,身份造假,右手殘缺,日本神秘女子死亡卻留3400萬遺產!

無戶籍無手機,身份造假,右手殘缺,日本神秘女子死亡卻留3400萬遺產!
2022/03/27
2022/03/27

在日本,對于那些因疾病或自S等原因死亡,無法判明姓名和原住址,也沒有親朋好友來認領的死者,有一個專用名稱→【旅途中的死亡者】。

警方首先會調查死因和死者身份,在確認不涉及他S,也沒有人來認領的前提下,一般依照「旅行病人及旅行中死亡人處理法」規定,交由發現尸體的地方政府負責處理遺體和保管遺物等事宜。這之后再由官方媒體發布發現尸體的時間地點,以及死者的大致年齡、身體特征及隨身物品等信息;之后能做的就只有等待,如果有親友看到消息趕來,就能讓逝者落葉歸根。

有專屬名詞,還有明文規定的處理方法,可見日本這類的死者并不少見。然而在2020年,還是出現了一起讓民眾一時嘩然的旅行死亡者事件,主要原因有三:女死者的身份疑點太多,留下的遺物神秘中又透著點詭異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遺產金額創下了10年間所有旅行死亡者的 遺產 之最!!

事情要回到2020年的4月26日,租住在日本兵庫縣尼崎市一棟公寓的租客發現,鄰居的房租催繳單已經靜靜躺在信箱里幾天沒有動過。這間門口貼著「田中」二字的屋子里住的是一位獨居老人,從1982年開始的快40年間老人一直住在這里。高齡、獨居,幾天沒有動靜,出于擔心這名租客很快通知了房東,并且報了警。

警方趕到后進入房間,發現了躺倒在玄關的女性死者,房東認出了這正是自己的租客。死者年紀大約在75歲左右,身高約133cm,右手手指全部欠缺;排除他S可能,初步判定死因是蛛網膜下腔出血導致死亡,死亡時間應該是四月上旬。除了右手沒有手指有些不尋常,這看起來就是一起日本社會常見老人孤獨死事件。然而隨著警方對房間內展開搜索,事情就開始變得不那麼簡單了…

這間普通至極,甚至有些破舊的房間,也因為這個身份成謎的老租客而顯得神秘了起來。這似乎是一個安全意識很強的老人,房門從里面反鎖,屋里的報警器常年連著電源,就連窗子都從里面用棍子卡住無法打開。

警方還在屋子里發現了一本田中千津子名義的年金手賬,上面記載的出生于1945年9月,之后又找到的一份94年的工傷證明解釋了死者右手的手指欠缺是因為工傷事故。只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不知是出于什麼理由這位田中千津子拒絕了政府的工傷補助。而有關于她的居民信息,也在95年被尼崎市政府動用職權消除了,原因不明。

沒有身份證明,沒有醫保卡,沒有任何就診記錄,甚至都找不到和其他人聯系的痕跡。但她卻在房內安裝了固定電話,而且每個月都按時繳納電話費,可警方查詢通話記錄后卻發現,這臺電話 從!來!沒!有!使!用!過!不用電話卻要讓它保持暢通,是因為要等一通很重要的來電麼…

隨后警方在整理死者遺物的時候又再次被震驚到,這些遺物顯然跟這個獨居在月租金3萬多日元的破舊公寓里的老人有些格格不入。房間里上了鎖,鑰匙卻不翼而飛。在床邊的金屬箱里,警方發現了存折,印章,其他國家的貨幣,幾張收好的八九十年代購物小票,京都八坂神社的紀念鑰匙扣,以及 3400萬現金!!

除此之外還有一樣東西引起了警方的關注,那是一條銀色項鏈,項鏈墜可以開合,表面上有星型雕花。當然這條項鏈并沒有什麼特殊,真正讓人在意的是里面記載的一串神秘數字。再結合田中千津子這個人的種種不合常理,一時間警方內部開始有人猜測這和「北朝鮮的間諜」有關。

緊接著又在角落的嬰兒床上找到了一只被妥善擺放的布偶狗狗和大量的照片,照片大多都是拍攝于同一時期,主角是田中千津子和另外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照片中的田中千津子始終面帶微笑,一臉幸福,兩個人的足跡遍布了很多地方的神社和寺院;想必那個發售于1982年,被妥善保管了40年的狗狗玩偶就來自于照片中的男主角。

根據房東的證詞,當初和房東簽訂租房協議的并不是田中千津子本人,而是一個叫田中的男人,警方初步推測這個叫田中的男人應該就是田中千津子的丈夫。可當警方拿著該男子的照片給房東確認的時候,房東卻表示自己從來沒見過照片中的男子,而且自從簽約以后田中千津子都是一個人住,身邊也沒有出現過其他男性。

好在田中在簽約的時候留下工作單位等信息,警方于是打電話給這家名為【富士化學紙工業】的公司,希望聯系上田中,結果再一次傻眼,因為查無此人

。不死心下再次聯絡了和田中同期的同事,所有人都表示從來沒見過照片上的人。這都市怪談的既視感,說實話看到這里,不知道為什麼,小編覺得有點汗毛豎起

就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兩個突破性發現再次讓所有人重新燃起了希望:在田中千津子工傷住院的病歷本上有提到「23歲之前都住在廣島,有3個姐妹」,警方另外又在一眾遺物中找到了「沖宗」這個姓氏的印章。

家鄉在廣島,舊姓沖宗。沖宗在日本屬于罕見姓氏,全國上下加起來大概也不超過100人。通過各方面的努力,終于找到了最有可能是田中千津子親人的原廣島市議員沖宗正明,沖宗正明依稀記得母親曾經說過自己有一個妹妹下落不明。在確認了自家戶籍后,沖宗正明很快聯系了尼崎市的相關人員,自家戶籍確實顯示母親確實有3個妹妹,其中排行第二的妹妹叫沖宗千津子。

只是有一點,戶籍資料顯示沖宗千津子出生于1933年,和年金手冊上記載的1945年足足相差了12年。為了進一步核實身份,警方進行了DNA鑒定,結果表明這個千津子確實就是沖宗正明離家近50年的姨母。這里猜測由于33年-45年間處于第二次世界大戰,因為一些特殊理由,千津子把出生日期改到了廣島原爆日之后。只是戶籍上沒有千津子的婚姻記錄,千津子應該也沒有正式入籍改姓「田中」…

離家數十載,雖然是以另外一種形式,也總算是落葉歸根。在尼崎市的千津子沒有身份,無跡可尋;但在廣島的南區,卻能找到很多她生活過的痕跡。這里有千津子幼年時期和父母姐妹一起住過的老宅,

在她曾經就讀過的安登中學校,甚至還能找到她和同學們的照片。負責處理千津子后事的工作人員還輾轉找到了她學生時代的好友,這位昔日好友口中的千津子有些早熟,善良溫柔,喜歡唱歌。

廣島市內的一家工廠內還有沖宗千津子作為機械操作員的工作記錄,

千津子真正離開廣島時的年齡應該是35歲,可惜當年的4姐妹,3人離世,唯一剩下的三妹患上了認知癥。再也沒人知道當年千津子是為了什麼離開家鄉,隱瞞真實年齡,多年來雖然珍藏著家人的照片卻從不和家里聯絡。

也沒人知道60歲的時候經歷工傷,右手殘缺后的她之后經歷了什麼樣的生活;更沒人知道那個叫田中的神秘男人究竟是誰,又究竟為什麼突然就從她的生活里消失。只是門框上多年未改的「田中」,和幾十年如一日保持通暢的電話;想必這個人在千津子心里應該十分重要吧。

千津子的遺骨被外甥正明接回了家鄉,安置在了菩提寺。找到了親人,確定了繼承人,遺產的事也得到了妥善解決。

現今社會,不管是出于向往自由,還是無可奈何下的選擇,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獨自生活。隨著獨居的人增多,獨居的弊端也逐漸顯露了出來,突發疾病和遇到危險時就很容易陷入孤立無援的狀態,日本每年被判定為孤獨死的人群中,就有近5成是20-50歲的中青年。一個人生活,除了照顧好自己;如何未雨綢繆,讓自己在需要時能夠及時得到援助,也是個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

如今逝者已矣,千津子的故事和她隱姓埋名的真相,也都隨著她一起長眠于地下。幸好最終找到了她的親人,不至于讓她最后孤零零的埋骨他鄉…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