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衣袖紅鑲邊》人物分析:王的雙重面孔,祘真的不懂德任嗎?

《衣袖紅鑲邊》人物分析:王的雙重面孔,祘真的不懂德任嗎?
2022/01/30
2022/01/30

《衣袖》難得的一點是, 在強調女性意識的同時,沒有疏于對男性人物的刻畫。對德任和祘的刻畫力度幾乎旗鼓相當。

「王愛著宮女,但宮女究竟愛過王嗎?」這個問題貫穿全域,直到德任臨終前,王還是在問: 「你從來不曾戀慕過我嗎?就連絲毫的心意也不曾給過我嗎?」

德任戀慕祘這件事,祘是真的不懂嗎?為什麼直到她死還要反復確認呢?

我的理解是,祘對「愛」有著深深的執念。來源于小時候,祘的父親思悼世子的死對他影響太深。

他不確定父親是愛自己,還是討厭自己,也不確定對他萬般嚴厲的祖父是愛自己,還是根本看不見自己。

所以有一個名場面是英祖癡呆發作,把祘錯認成了思悼世子,祘很怨恨這點,就好像自己從不存在,只是父親的影子,于是他終于爆發,聲淚俱下地說: 「就算一次也好,拜託看看我吧!」

在這場戲中,自小習慣了隱忍的祘在眾人面前大爆發,怨恨、委屈、痛苦都表現得淋漓盡致,因此導演這段一直用 晃動的鏡頭烘托緊張氣氛和波動的情緒。

這一幕更是用了一個傾斜鏡頭,重心朝祘那邊傾斜下去了,單看截圖的話,會有一種「祘快滑下去了」的視覺效果,其實這 正是兩人之間情感失衡、祘的心正搖搖欲墜的具象化表達。

祘會在「家人」愛他、討厭他之間反復橫跳,因此需要通過實際的「確認」。

對于思悼的「確認」是金藤之詞,實際存在的物證讓祘確認了思悼的父愛。當他聽到英祖念完金藤之詞,得知思悼用自己的命,保住世孫的位置後,他緊緊閉上了眼。

獲得「確認」的祘從表情看來,他並沒有感到如釋重負,還是痛苦的,多年的怨恨怎麼能一筆勾銷呢?

對于祖父的「確認」是死前的懺悔。這場戲的臺詞也很有深意,英祖用「王」和「祖父」這兩個身份分別對祘說了些話,以王的身份,交代祘成王的道理,然後又以祖父的身份讓祘原諒,隨後祖父死在了祘懷裡。

有意思的是,祘也從兩種身份「世孫」與「祘」做出回應,先回應了「王」,再回應「祖父」,對王說「殿下搶走了父親、搶走了祖母,一切都是因殿下而起,全都是殿下的錯。」

他作為世孫,表示不會原諒英祖。

接下來不再是世孫對先王,而是祘對祖父,稱呼變了,表情也變了,一下子眼睛閉起來像個小孩子一樣哭著:「拜託您回來,我真的好害怕。」

透過祖父的真心道歉,他得到了遲來的確認,祖父還是愛他的。

兩種身份的區別,可以說是「作為王的雙重面孔」,直到死才能卸下王的身份,只作為他本人活著。

祘是一個孤獨的王,他內心渴望家人的愛,但因為每次都遲來的「確認」,家人的愛對于他來說是,明明渴求,卻總是混雜著怨恨、疑惑、危險的不安定情感。

這麼看, 「和你成為家人」並不是一句好聽的情話,因「家人」對祘來說是更沉重、更復雜、更令他存疑的存在啊。

他潛意識會通過反復確認自己有沒有被德任愛,填補內心缺失的對愛的渴望和不被愛的恐懼。並不是到死都還不懂她的心。

德任是那種認為如果不能擁有全部,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擁有才好。而祘是即使擁有了全部,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真正擁有家人的愛。

這樣的祘,為了成為德任的家人,他做了哪些努力呢? 導演有意用服化的調度來暗示這點。

當德任成為後宮,祘每每來找她,幾乎都會換上「私服」,不穿龍袍。 在這一方小小的院子裡,他卸下君王的威嚴,想要成為德任平凡的夫君。

但有幾次重要時刻,來不及換,還是穿著龍袍就來了。

第一次是得知德任身體不適很擔心,急著來看;第二次是聽到德任懷孕,安慰中殿后清晨還是過來看德任了;第三次就是德任臨終,他跑著來見最後一面。

尤其後兩次真的很虐,他穿著龍袍,就像帶著王的面具,代表此時是以君王的身份來的,顯出與平常來看德任的區別,對比之下更殘酷。

即使他想努力成為德任的夫君,終究還是王啊。

作為王,出于禮儀必須先去安慰中殿,即使德任死了也必須「沒事」,毫無選擇的、必須先把私情藏起來,要顧大局、顧百姓。

那德任為什麼在最後的時刻,不找祘,只要找姐妹們呢?真像慶熙說的只是在「虛勢」嗎?裝作無情,讓祘別再留戀。

德任說祘還有百姓,可姐妹們只有她,她這麼離去感覺愧對姐妹。

一方面是德任真的很重情重義,她們承諾死後在一個地方等著彼此,英熙先去等了···或許德任想告訴姐妹們,不要難過,她會遵守承諾的。

如果是這樣理所當然的話,就算不說她們也會知道的。

可她說了「愧疚」,或許德任不能遵守承諾了? 因為最終在祘彌留的夢中,德任還是選擇了在他身邊,而不在別處······她最終還是選擇了祘。

彌留之際他也終于能卸下君王的身份,只選擇做德任一個人的夫君了。

門的意象也用得很妙,兩個世界的交界點。第一次推開門的祘並不知道那是一切走向不可控制的節點,還輕柔地親手帶上了門,走向了殘忍的命運。

第二次要推門離去時終于意識到了,不能再一次失去德任了。

德任的話也很明顯,催促他回去,越過那扇門,還能還陽。

君王的雙重面孔,代表著只有死才能卸下王的龍袍,換上舒適的衣服,做回他自己,也做屬于德任一個人的夫君。

現在,他終于憑藉自己的意志,做出只為了自己的選擇,他要留在與德任在一起的瞬間裡。

這裡祘說了兩次「請你愛我吧」,兩次的情緒略有不同。

第一次的表情和語氣流露出的是愛意、柔情、思念,第二次的表情好像快哭了,包含著長久的歲月裡沒有她的委屈和可憐,仿佛在用眼神說著不要再推開我了,拜託······

這個結局,既尊重了歷史,也強調了劇中深刻描繪的愛情,殘忍中留有安慰。在這個美得不像話的畫面中,那年夏天的花如她曾經說過那樣,盛開了。

「就算是過去也好,是夢也好,是死亡也無妨,我只願選擇與你共度的這一刻,這瞬間,永遠不變,這瞬間能持續永遠。」

每次一部劇結束,看到最後的字幕寫「感謝這段時間收看某某劇的觀眾們」之類的話,就像在提醒我故事落幕了、該出戲了,每次看到這行字幕時也會有作為觀眾得到尊重的感覺。

《衣袖》就是使觀眾感到滿滿地誠意和尊重的那種作品,從導演、編劇,到演員們細膩又扎實的演技、花絮中感受到的劇組的友愛,強勁的感染力充斥在戲裡戲外。

也許我入戲太深,對我而言《衣袖》不僅是一部好看的、拍得不錯的劇,而是想真心感謝他們的程度,能用心創造出這樣的作品。 無論從敘事視角、人物刻畫,或唯美的鏡頭語言、主題立意來說,《衣袖》都是非常飽滿又深刻的藝術作品。

唯美的、古典的、悲切的,讓人又笑又哭的《衣袖》,不僅是表達了女性意識,女性在封建社會被禁錮的痛苦,也表現了作為王的孤獨,至死才能做回自己的宿命感。最終還傳達了「瞬間即永恆」的理念,起到了以史鑒今的效果,即使在瞬息變化的今天,也努力抓住當下瞬間的幸福吧~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