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韓國大滿貫影后:「純欲風」只是障眼法,她的人生精彩了30年!

韓國大滿貫影后:「純欲風」只是障眼法,她的人生精彩了30年!
2022/03/19
2022/03/19

文藝片女神、男神收割機、影后專業戶……我想沒有一個詞能準確概括她。

陳可辛說:她是很多國家的導演都希望能合作的演員。

在坎城影后的頒獎典禮上,她是這樣說的:

「我真的感覺渾身的血液倒流,我就是憑著這種血液倒流的感覺演戲的。」

她是韓國歷史上少有的大滿貫影后,出道30餘年,她已經拿下了6座青龍獎,4座大鐘獎,5座百想藝術大賞最佳女主角獎。

向來就知道全度妍很會演,如果用「演什麼就像什麼」來形容她,似乎還是小兒科。

每次看她的戲,都讓我有種演到「角色靈魂、骨子裡」的感覺。

相較于其他韓國女星,全度妍或許不及李英愛的優雅高貴,亦不像宋慧喬般小鳥依人,又不如孫藝珍年輕漂亮;全度妍的味道,甚具韓國女性氣質之餘,又與眾不同。

在她參演的每一部電視劇或是電影中,儘管其銀幕角色轉變很大,但全度妍總能替每個角色演活神采。

《記憶中的風琴》裡,全度妍可以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天真少女;

《快樂到死》裡,全度妍則變身成為充分享受愛情愉悅的[少.婦];

《醜聞》裡,全度妍則將守節寡婦內心情感轉折演繹得恰到好處;

《你是我的命運》裡,難忘全度妍片尾那抹出獄時的燦爛笑容……

其實,從全度妍饒富變化與生命力的演技中,我真的找到了一種對韓國電影的尊敬與熱愛,更借此了解了一位真正的演員是如何以無限的熱情不減對待自己的演藝工作。

1973年在韓國出生的全度妍,她的出道和其他明星一樣,是在學生年代的午餐時間經星探發掘出來,一開始她只是青年雜誌的模特。

之後,她獲得不少廣告客戶的垂青。

直至1990年有機會在小銀幕上演出,參演校園劇《我們的天國》,因而正式出道演藝圈。

九十年代的校園劇熱度就如現時風靡一時的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一樣。

當年長達4年多熱度的《我們的天國》亦同時是韓流偶像的搖籃,孕育了崔真實、張東健、韓石圭、高素英及廉貞婭等明星,全度妍也是如此,在圈內小有名氣。

文藝女神封神之作

其實讓全度妍真正出名的作品,正是李滄東的《密陽》。

《密陽》讓全度妍橫掃坎城與韓國青龍獎最佳女主角,繼張曼玉之後,全度妍是第二個拿下坎城女主角的亞洲人。

「密陽」韓語為「陽光密集的地方」,也就是陽光強烈炙熱的地方,李滄東借著韓國剛好有個城市就叫「密陽市」,來訴說這個在強烈陽光照射下,隱藏于陰影中、躲藏于內心深處,最無法被發現的故事。

一個死了丈夫、一無所有的女人,帶著唯一的兒子,從首爾逃到老公的故鄉密陽市生活,她沒有理想、沒有夢想,只想在小小的密陽市里,與鄰居和平相處。

沒想到卻因此讓兒子成為他人眼中覬覦的對象,也讓她的人生遭逢了二度重創與傷害。

切膚之痛怎麼演?看全度妍表現就行了。

《密陽》裡她安靜地演技,配合電影遠遠的長鏡頭,拖曳沉重步伐,沒有泣聲,電影用那樣的腳步讓人們讀懂心碎的女人。

全度妍帶著苦難色彩的人設,在她「全世界最普通的女人」的詮釋下更顯張力,她學習逝世丈夫與兒子打呼的片段、從信主到毀神間的收放,又最終那顆再也無語、只是兀自剪下自己不齊的頭髮的鏡頭⋯⋯

全度妍的眉宇、吞咽等細膩動作貫穿在李滄東的鏡頭語言裡,比起大聲嚎哭,她忍耐以致血管浮現的額頭與脖子更真切,焊接出電光火石般的表演。

舉例來說,《密陽》中段那場警方通知女人到河邊認領兒子屍首的戲,鏡頭打得老遠,只看到瘦小尚能辨視的女人猶如行屍走肉般,緩慢地向蓋著白布的屍首走去,過于冷靜的四方框裡,沒有啜泣哭聲、更沒有一絲聲音。

那種超乎異常的安靜,簡直讓我快窒息,胸口不知怎地,就是有塊比石頭更龐大的東西壓著,連大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

很難想象,漂亮女人「扮醜」是要下多大的決心。

而且在演出這部戲時,全度妍甚至還沒成為一個妻子、一位母親。

所以可以看到,不論是片中奔放的哭戲,或是哭累了躺臥在客廳沙發上,斜射進屋內的夕陽在全度妍臉上打出的那片陰影,導演都用了極佳的鏡頭語言,讓觀眾能隨著電影緩慢的步調,走進女主角既痛苦又掙扎、憂鬱的內心世界。

其實嚴格來說,《密陽》這個有關綁架的題材並不新奇。

如果不是全度妍,我想《密陽》不會這麼精彩,而要不是全度妍,那麼演技同樣很優的男主角宋康昊,在片中就不會淪落為「花瓶」了。

我不想用太多文字來形容這部電影,更不會用華麗的字眼來陳述全度妍過人且逼真的演技,因為唯有親眼所見,才會了解什麼叫「演技」。

而她認真的付出與投入,全都化為光榮的一刻,所以得以讓她站在全世界的舞臺上接受掌聲與喝彩。

「坎城影后」的頭銜不止豐富了全度妍的演藝生命,更讓觀眾讚歎于一位優秀演員的投入,而這一切才是最值得、最令人驕傲的部分。

2019年她再度演起失去孩子的電影《生日》。

此時的她已步入婚姻、有了孩子,這部以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為背景的電影甚至讓全度妍得到了義大利烏汀內遠東影展的終身成就獎,她形容自己看待角色的觀點:

「我總是害怕我誇大順南(片中飾演的角色)的悲傷,超出她的情感,所以我會試圖保持客觀,而不是一直誇大她的性格。」

成為母親後的她重新理解起了母親,才反復收斂著自己在表演中釋放的情緒。

男神收割機

對全度妍來說,演戲,是距離的藝術。

全度妍在《帶我回家》飾演苦情角色不遺餘力,她邋遢、骯髒、素顏乃至「果體」的樣子,像是在全世界觀眾面前放開了「全度妍「這個名字。

她在片中浪漫輕鬆,毫不做作,訴盡求愛一族明戀、單戀、暗戀的相思苦樂,演繹得栩栩如生。

而觀眾認識全度妍,可能是更早與河正宇合作的《精彩的一天》,與孔劉《男與女》、宋康昊的《密陽》以及李政宰的《下女》,全度妍在角色中反道德、反純潔、情欲綻放自如,以及她與生俱來的冷淡,都讓人著迷。

她與裴勇浚拍的《醜聞》、與崔岷植的《快樂到死》同樣踩在倫理邊緣反復試探著年輕男女躁動不安的心。

因為她與眾多男星合作被封上「男神收割機」的稱號。

但有趣的是,在電影裡比起看歐巴的顏值,我們更好奇全度妍指間撚煙時的樣子。

2007年,這位坎城影后踏入人生的另一章,與從商的圈外大佬姜時奎步入婚姻的殿堂。

在全度妍婚後接下了[[[大尺度]]]《下女》這個劇本,有記者問她:「電影[[[大尺度]]]的場面激烈,難道不會害怕自己婚後形象受損嗎?」

全度妍回答:「我在結婚之前是一名演員,而我現在仍然是一名演員,所以,就我對角色的選擇而言,沒有任何改變。」

面對角色不挑剔,大膽且細膩的表現,才會令她在後續演繹生涯幾度封后。

她性格不服從,在因《男與女》接受採訪時,孔劉直接示愛:「全度妍這樣的長相是我的理想型。」她卻回擊:「哎,但孔劉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這樣氣焰強烈的女子,是連歐巴也害怕的,當人們問孔劉,「要跟全度妍一起工作,你難道不害怕嗎?」

他誠實道:「老實說我很害怕,所以我會做好萬全準備的。」

相信無論是哪個搜尋引擎輸入的「全度妍」,出來的搜索關鍵字總是很敏感之類的,全度妍年輕時演過幾部「[[[大尺度]]]」的角色,她是一個幾乎全透明讓觀眾獵奇的眼睛注視過的女演員,全度妍曾發表:「我當然懷疑過我為什麼要演這些角色,當我在拍攝電影時遇到這些場景也會卻步,只不過,當我發現這些事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就只能做了——是故事要我這麼做的。」

探索故事與生命經驗的疆界,作為一個站在極限懸崖邊的女演員,她也曾經公開談論女性角色的缺乏,2016年好萊塢開始有許多女演員公開抗議「男女演員薪資不同酬」與「女角色有年齡限制」的議題。

同時全度妍也在韓國帶起這個討論:

「我很嫉妒好萊塢可以公開談論這個問題,事實上這個問題也在韓國本土電影產業中存在。以及關于女性角色,你可以看到《瘋狂的麥克斯4》這樣的電影多麼成熟,我非常羡慕查理茲·塞隆可以演到這個角色。相較之下,韓國女演員可以講述的故事更少。」

演技打磨之路

其實全度妍在出道後的「仕途」也並非一帆風順,全度妍在接下來的三至四年間,在螢幕上多屬配角,演過平凡的大學生、護士等角色,沒有太多的發揮。

在她早期的作品之中,1994年上映的催淚電視劇《綜合醫院》可謂稱作她的「踩高板」。

《綜合醫院》製作之嚴謹及認真,絕不遜于美國醫療實況劇。初出茅爐的全度妍,因劇中與李在龍、申恩慶和全光烈等實力派演員同台演出的打磨之下,令她在演技方面更有所提升。

正是從《綜合醫院》前輩中所學到的演技,正好在翌年的大型劇《陽光場地》發揮出來。全度妍首次擔當電視劇女主角,此劇更是與現為之前韓流第一人的「裴帥「裴勇俊首度合作。

全度妍在劇中的表現,令觀眾刮目相看,因此引起電影大導對她的注意。

1996年,全度妍首次亮相電影大銀幕,是當年仍是第一次執導電影的張允炫作品《傷心街角戀人》,並與剛拍過《八月照相館》、《生死諜變》影帝韓石圭合演的一部九十年代韓式浪漫電影。片中還有女星秋相微、當年仍很稚氣、現時為洪尚秀導演御用男主角的金泰佑同台演出。

電影中唯美的背影、動人的配樂,再加上男女主角的精湛演出,貫穿了淡淡的純愛味道,當年更成功擄掠了不少海外電影迷的心。

《傷心街角戀人》在韓國國內博得一致喝彩聲,全度妍的表現更是居功至偉,一次過榮登了韓國兩大電影權威大獎——大鐘賞和青龍映畫賞的最佳新晉女演員獎座,而影片亦同時被選為年度最佳之一。

對于由電視框架跳入大銀幕,是韓國女星視為演藝事業的一個里程碑。

由于小螢幕的演出仍深入民心,不少人氣高企的影視女星結果在電影作品中,演出多局限甚至重復以往劇集中成功角色,最後只淪落至影視界作品中扮演二、三線角色。

全度妍深明這個電視劇出身的藝人的宿命,因此小心翼翼挑選第二部電影,結果拍攝與朴申陽合拍了金裕珍執導的《約定》。

片中她扮演了女醫生,顯示了她深層演技的功力。《約定》亦成為最新金政恩和李瑞真主演SBS電視劇《戀人》的藍本。

「尺度」是她的另一個標籤

2000年左右是韓國娛樂圈最「黑暗」的幾年,韓國演藝界盛傳某些女星的醜聞,當中更涉及不少女星因有[裸·照]在黑幫和財閥之手,而被迫在電影中有「尺度」的演出。

此時,全度妍反而有另一種表現。

1999年導演鄭址宇處女作《快樂到死》,寫的是一個婚外情故事,崔岷植因裁員而當上快樂的「家庭主夫「,女強人妻子全度妍此時卻重遇舊情人,紅杏出牆瞞不住,三人陷于「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中。

片中的兩男一女愛與自尊的角力,透過全度妍無不保留的演出而展露無遺。

可以說《快樂到死》是全度妍從影以來最成熟且最有突破的電影。

片中妻子寶羅的心路歷程,亦能某程度上代表九十年代末期經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衝擊後程度韓國事業女性對人生及家庭的轉捩點。

勇于嘗試的思維,繼續讓全度妍在影壇挑戰不同的新角色。由大膽豪放的《快樂到死》,突然轉型至扮演天真純品小女孩的《記憶中的風琴》,是她再次突破演技的一大考驗。

年僅26歲的全度妍在片中扮演年紀極輕的鄉村女孩,因遇上了年輕的鄉村老師李秉憲而上演了一場禁忌唯美愛情。

全度妍憑《記憶中的風琴》再次獲得大鐘賞和青龍映畫賞影后寶座,證明了她的演技實力已跨越了題材及角色。

她在這部電影裡的表現和孫藝珍《假如愛有天意》一樣精彩。

有了影后的桂冠加持,全度妍在接下來的表現中更加放得開了。

最為出名的則是在2004年李在容導演的《醜聞》了。

《醜聞》是「韓流」裴勇俊躍登大銀幕的首作,再與全度妍繼電視劇《陽光場地》後再次攜手合作,片中還有另一位視圈明星——八十年代紅極一時的李美淑主演。

這段飽受爭議的花花公子與節婦之間情欲故事,交在全度妍手中,扮演傳統又溫婉寡婦的角色,手到拿來,更令片中道德及愛情之間作出取捨議題中增添一份斷腸感。

也只有她,能像宋智孝那樣拿捏住這些「情欲力豐盛」的角色。

女性復仇主題另她「狠度」大增

提起她的代表作,又不得不說她擅長的另一個題材——女性復仇主題。

韓國女性復仇電影除了《金福南沙人事件始末》,近年也有《小姐》《請尋找我》這些,這些電影仿佛被注入強大的女性恨意,血液迸發、看時爽快,韓國劇本談到的女性復仇並不是國產劇的宮鬥戲碼,而是一腳踹開男性架設的虛假正義。

這些電影透過讓女角跳過「既定特質」讓劇情急轉直下:于是金子自利且失去溫度,讓每個人成為她的復仇工具;淑姬逾越雇主與體制的安排,展開了一起反階級的鬥智反撲。

不留情面的女性、挑剔的女性、偷情愉悅至死的女性……

這些電影裡女人對生存抓住稻草的野獸的欲望這麼迫切,她們伶俐,下手時心比誰都狠。

例如《抓住稻草的野獸》也安排了這樣一位人物:女主角妍熙在電影中場出現,觀影間像宿醉酒醒的瞬間,一下改變了前面破碎的敘事,她抹上豔紅口紅、胸口開至肚臍的大V,說話嬌滴滴,俐落以酒瓶爆頭酒客,還有比這更帥氣的出場嗎?

她不是來復仇的,她讓人很想對她復仇。

飾演妍熙的全度妍,總是讓人一再意外。

《抓住稻草的野獸》是一部由一隻LV錢包、八個追逐金錢的角色、六段情節串起的黑色電影。

我想這是全度妍少數妝容這麼美的角色。她這樣形容片中飾演的妍熙:「我的外表看起來太強悍了,因此我讓自己看起來一無所有。」

這部電影改編自日本作家曾根圭介的同名小說,在金錢夾縫中的人,因為嘗過虛榮的滋味,在投機、欲望與詭計間擺渡。

謎樣的屍塊與錢包,這本來應該是驚悚的懸疑電影,卻被導演金志勳拍得可愛、俐落且不嗜血。仿佛刻意讓觀眾距離角色更遠,置入幽默感讓人不寒而慄。

這樣笑著沙人,也是全度妍在電影裡的形象「狠度」大增。

影片中有許多全度妍「女性力」大發的場面,她演世故的酒吧老鴇,舉手投足都是滿滿的女性荷爾蒙。在肉食的世界裡,為了不被惡魔蠱惑,只有成為惡魔,她把妍熙演得非常邪惡、卻讓人喜愛,自利因此不讓人同情。

跳脫出韓國「女性復仇」系列電影,妍熙這個角色成功塑造了新的沙手模樣,沙意與恨意,可以不是來自母親與寡婦的絕地重生,關于愛情她可以隨時拋棄,作為一個追逐金錢的女人也有骨氣,死到臨頭,最後對那個人吐了一口口水:「你長得真他媽的醜!」

很少人的人生,可以結束在一句爽快的髒話裡。

很多人以為拿下了坎城影后她就足夠了嗎?並不!

「以前這個稱號,讓我很不舒服,不過現在我可以更自在地接受它。我很渴望可以填補女演員全度妍與坎城影后這個頭銜之間的空白,從現實上來講,要更超越是很難的,但我總是為此感到有挑戰性。」

全度妍在電視劇裡演過無數次的小女生,當她終究不再甜美年輕,甚至到了韓國電影界應該只會給她「祖母級」角色的年紀,拿到了一個美豔女騙子的角色,這是比坎城更高的殊榮,也是她所說挑戰性的方式。

無論接拍任何角色,全度妍必定為該片帶來新元素、新力量,為作品呈現更多不同的可能性,注入變化萬千的色彩,因為,全度妍就是舞臺上的閃爍發光體。

關于她的下一部電影,她拜託導演與編劇們可以找她演喜劇:「我是一個非常快樂的人,但過去我一直在限制自己演某些類型。我覺得只有這樣使用自己,是一種恥辱。」

對此,還是蠻期待的……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