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我們現在說的是柑橘沒錯嗎?」《衣袖紅鑲邊》告白名場面分析!

「我們現在說的是柑橘沒錯嗎?」《衣袖紅鑲邊》告白名場面分析!
2022/01/31
2022/01/31

之前李俊昊演員發文:「喝了柑橘茶,兩杯」,一下把我拉回了《衣袖》名場面之「我們現在說的是柑橘沒錯嗎?」

祘借柑橘表白心意,德任借柑橘正式拒絕祘的愛。這個場面回過頭再重新看,也充滿了細節與微妙的情緒,也是德任一次又一次拒絕祘的起點。

這場戲,祘的衣服、背景環境、柑橘的顏色,全都是以青綠色為主的,就像他的心意一般青澀、恣意生長,祘正是無所顧忌、完全陷入的狀態,一連說了三個「喜愛」。

祘說這段話時,應該是在作詩,詩名為《荷塘》,或許是心裡想著第一次見面落水的荷塘嗎?

鏡頭還特寫了他正在寫的字,「鮮紅豔雪副」,也是時刻在點題「紅」字~

總之聽到告白的德任眼中先是驚訝,隨即閃過一絲喜悅,但更多是顧忌,不知怎麼回應的猶豫。

這時祘掏出了那粒珍貴的柑橘,同時又覺難為情,故意偏過頭去不看她,躲避了德任直視他的目光。

單手給、雙手接的動作,從禮儀上無何厚非,顯示了他們的從屬關係。

但是這裡要給的東西,不是一般的物品而是代表愛意的柑橘,如果翻譯一下祘的心理活動,大概會是「給你,我的愛,還不快接著」?

這個給予的動作一開始就缺了平等的對待。德任接過來發現是珍貴的柑橘,表情多麼開心呀,她強調了是不是特意拿給她這點。

是專門為了她、刻意拿來的,這個點對她來說很重要。前面在人物分析篇仔細地討論過,祘總是需要「確認」德任的愛。

其實,德任也需要「確認」,自己對他來說是不是足夠特別?足夠珍貴?

也許是上次在宮外,他說的「特別」讓她有了期待。

也許第一次「告白」是在宮外,他才比較容易說出自己的真心嗎?

這個鏡頭,簡直是另一個世界,站在人來人往的喧囂街道上,而他們只是其中最平凡的男人和女人罷了,就像後來的她最期待的那樣。

但是現在,祘太難為情了,口是心非,眼睛也不敢直視德任。隨口說了「剛好剩一個」······帕布,還不如說「路上撿的」呢!

就是一句違心之言,毀了這場告白。德任的表情瞬間暗淡下來,失望的眼神掩飾不住,露出一個勉強地苦笑,又很快凝固在臉上。

對于德任來說,祘的愛是那珍貴的柑橘,而成為後宮,就是要和別的女人分享他「剛好剩下」的愛。

這點是德任絕不能接受的,就從這裡開始,德任狠了心要一次次地拒絕他。

祘沒意識到自己失言,並強迫德任收下他的愛。鏡頭特寫了手部動作,他的大手緊緊地包裹著她,不容許拒絕,強硬地把自己的心給她。

如同ost《像星星一樣照亮你》中的那句歌詞:「不熟練地將我的真心,展示給你看。」

可是強硬的動作更激怒了德任,她突然像小刺蝟一樣豎起了身上的刺。 現在,她感覺自己既不特別,也不珍貴;既沒得到尊重,也沒有拒絕的自由。

其實德任的性格是「吃軟不吃硬」,他先是說錯話,好像施捨她一樣;接著又擺出主人的架子,剝奪了她拒絕的自由,否認她意志的重要性。

之前他誇獎她的時候,她不知笑得多開心呢~多說幾句「辛苦你了」、「你是我的人」好聽的話不行嗎?

雖然從祘的角度,他只是想把珍貴的東西全都給德任而已,從來都不是施捨,也不是剩下,而是從未和任何人分享過的、唯一的愛。

就像他只帶她來賞花,時隔多年再次盛開的、思悼世子死後一次也沒有綻放過的,不是花,而是他的真心。

又如在暗夜中,偷看開窗賞雨的她,而在角落獨自綻放的梅花,是他悄悄敞開的真心。

可惜,他總是將真心隱藏在書、花、水果這些無生命之物中。

「我們現在···說的是柑橘沒錯嗎?」

這句臺詞真是神來之筆,珍貴的心沒能送出去,小小的柑橘孤零零留在桌上沒人要······含蓄地表達了祘意識到自己被拒絕的落寞。

柑橘這個意象選得很妙,有的很酸,有的很甜,但沒剝開之前,誰也不知道是酸是甜,就像是一段心意還不明朗的曖昧關係。

祘拂袖而去,又氣又委屈,跑去射箭,青筋暴起,這裡又特寫了被箭射穿的靶心,真可謂是「萬箭穿心」!

也許有人覺得是德任一直在逃避和拒絕祘。可在那之前,其實是他不止一次地先用貶低她的話、各種違心之言,以及強硬的行為,把德任推得更遠。

原本他們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下圖是一個被一分為二的構圖,他們被窗框「框」在各自的位子上,中間被阻隔了,畫面上祘這邊空間大、德任的空間小。

但是隨著祘主動地越界、逼近,屬于德任的空間受到了擠壓。

「你是我的人嗎?你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嗎?你的所思所想、你的意志,甚至你的心意,全都是屬于我的嗎?」

和臺詞一起,鏡頭也強調著壓迫。

這一套動作真的張力十足,似碰非碰滑過臉的手,掐住脖子,鬆開又忍不住觸碰了她的臉。 隨著他帶有威脅性的觸碰,傾斜的鏡頭意味著兩人強烈的情緒波動。

像這樣用來表達人物處境或情感的巧妙構圖與細節,在《衣袖》比比皆是,幾乎沒有浪費的鏡頭,無論是德任與祘的場面,還是與別人的戲,每一幕都深藏巧思、耐人尋味。

二刷的時候還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段落,是德任為了救祘,去找中殿求助,而中殿讓她解謎。

因為德任的回答太智慧,第一次看完全集中于臺詞,二刷才注意到畫面的「解謎」。

第一題世上最深的是什麼?德任回答是包羅萬象的宇宙, 對應的畫面也是一個開放性構圖房間內明亮有陽光灑入、映照出長長的影子,強調廣闊、無限的天意。

對比,第二題問世上最難度過的坎是什麼?德任答是上壽(100歲),壽命是人難以改變的事。 對應的鏡頭是一個典型的封閉性構圖,尤其把中殿給「框」起來了,強調有限的人事。

但這裡只有中殿被框得死死的,大概是為了暗示中殿一生被困深宮,與最後一集她說的 「宮是華麗的監獄」相照應,而德任暫且還是有點自由的小宮女。

這段中殿一直在繡一隻仙鶴,當她聽完德任的三個答案,注意到了德任是個不一般的宮女,這時特寫她手中的針停下來、紮在布上,代表這才是她真正想問的問題,而且夠尖銳:世孫究竟有多中意我?

第二次德任再來見中殿,她的仙鶴已經繡好了。 仙鶴這個意象有著吉祥長壽的含義,脫離世俗的仙氣也有高潔、自由之意。

有人認為刺繡的完成代表了中殿的「宏圖野心」,但我想如果她繡一個「龍」,也許還能成為廣寒宮的新主人···而她繡的是「鶴」,與其說表現野心,似乎還是表達被困深宮中整日刺繡的百無聊賴更為貼近一些。

中殿的生活也是德任以後的生活,一輩子待在宮裡直到死去,那就是德任最抗拒的事······可是人的心怎麼能控制得住呢?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