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年前出演19禁電影的小配角,如今主演了2022年第一部韓劇爆款

6年前出演19禁電影的小配角,如今主演了2022年第一部韓劇爆款
2022/03/18
2022/03/18

近期,由于國際局勢緊張,熱搜不斷,讓娛樂圈的新聞成了「冷灶」,怎麼燒也看不見半點兒火星子。然而,即便如此,一部僅有16集的青春愛情故事,卻屢次夾縫中求生存,說的就是這部由tvN推出的週末劇《二十五,二十一》。

這部由網飛投資,熱門電視劇《請輸入搜索詞:WWW》主創二搭完成的校園愛情,一經推出,便屢創收視新高。不僅輕易碾壓同期播出的《氣象廳的人們》,更橫跨兩個月,拿下海外話題榜第一名。

而我們對該劇的盛讚也是溢于言表。豆瓣以8.1分為該劇打開了局面,隨後評分一路飆升到9.1,截止到目前,該劇仍以迅猛勢頭繼續攀升。

熱評讓該劇坐火箭般直達9.1分經典劇行列。要知道,觀眾對酸臭愛情一向不屑于顧,受誇獎的少之又少,更何況是這幾年屢屢刷新觀眾認知的青春愛情,觀眾真的已經對疼痛文學免疫了。

那麼,此次,觀眾到底是為什麼對這部愛情片如此寬容?又是什麼讓頂著數字當劇名的都市言情如此露面的呢?

我們先來看看劇情。

《二十五,二十一》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88年的韓國。此前,由于韓國經濟騰飛,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使得韓國成為有著「富國俱樂部」之稱的OECD成員之一。老話講得好「月滿則虧,盛極則衰」,當年的韓國經濟正應了這句。正當人們自喜于大把鈔票容易賺的時候,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給整個韓國當頭一記棒喝。

企業破產,銀行倒閉,中小企業主家破人亡者不計其數。泥沙俱下,個人不過是時代的一粒微塵。而南柱赫飾演的白易辰和金泰梨飾演的羅希度正是這個時代背景下被改變命運的兩個年輕人。

看到這裡,是不是有人覺得這劇的設定有點壓抑呢?別急,導演和編劇有辦法讓它變清新。

《二十五,二十一》最大的成功之處在于巧妙的敘事手法。厚重的大歷史背景下的故事卻以長大後的羅希度帶著女兒金敏彩參加芭蕾舞比賽開始。

後疫情時代下,已經是全國知名體育明星的羅希度跟大多數人一樣,繼續過著與防疫相伴的生活。這天,她帶著女兒金敏彩趕到電視臺參加芭蕾舞大賽。作為曾經的體育明星,羅希度希望女兒可以以享受比賽的心情參與此次的表演。然而,對于女兒敏彩來說,比賽就是為了贏,為了奪取第一名,不然就毫無意義。

兩代人的思想鴻溝在比賽前已經被劃分得涇渭分明。

然而,一心想贏的敏彩在看到對手的表演後,選擇了不戰而逃。即便已經辛苦練習芭蕾5年,感覺自己拿不了第一名的敏彩選擇了輕言放棄。為此,她與媽媽產生了巨大的分歧,毅然在假期期間搬到了外婆家居住。

在這裡,金敏彩住進了媽媽曾經的房間,也看到很多媽媽的舊物。其中,一本媽媽的日記吸引了她的注意。于是,就在金敏彩偷看母親日記的過程中,一段關于羅希度高中時代的回憶慢慢打開。

客觀地說,年代劇+青春愛情題材對于韓劇而言並不新鮮,但卻總能被韓劇創作者們玩出新花樣。因為金敏彩代表著當今的年輕世代,因此,她與母親羅希度有著理念上的分歧,而外婆與她在飯桌上談論的「夢想」話題更是點出了世代差距。正如敏彩對外婆講的那樣,「大人們到頭來還是為工作忙碌,根本與夢想無關。」在快節奏的生活中,人們開始一味追求「結果論」,導致曾經那些聽起來可貴的「夢想」「理想」,變成了空中樓閣,沒有結果的「白日夢」。是不是覺得,這話聽著沒有熱點新聞刺耳,卻異常紮心呢?

別急,這不過是開頭。

隨著金敏彩翻遍媽媽的書桌和抽屜,90年代曾經風靡一時的卡帶、隨身聽、滑蓋手機、電腦軟碟等懷舊老物叫人既親切又陌生。恍惚間,連我這80後老人都要感慨時間過得快。而對于金敏彩來說,更有種參觀博物館的感覺。就連她看到媽媽的手寫日記,都要大呼「這簡直是懲罰」。原本讓人覺得應該以「悲傷」開頭的故事,就在金敏彩的吐槽中奠定了輕鬆的基調。

在這種輕鬆明快的節奏下,兩個被時代裹挾的年輕人羅希度、白易辰相遇了。白易辰原本是個家境優渥的富二代,大學入學禮都是一輛跑車的公子哥。然而,隨著父親的破產,一心夢想去NASA工作的他成了大學肄業生。不僅如此,白易辰的父母因為欠下了大筆債務,玩起了人間蒸發。他不得不白天送報紙,晚上去租賃店看店。生活潦倒不說,還要忍受債主上門討債。生活對他而言,沒有公平與公平,只有幸與不幸。

反觀女主角羅希度也好不到哪裡去。

作為一名想要征戰奧運會的擊劍運動員,小希一早就放棄文化課投身到專業訓練中了。可是,由于政府削減了財政支出,羅希度所在的高中也在國家的號召下,裁撤了成本高又不出成績的擊劍部。讓一眾體育生瞬間成為「棄兒」。教練的一句「奪走你夢想的並不是我,而是時代」,說出了多少經歷過那段時期,年輕人的無奈。

可是,即便生活如此不公,時代將他們遺棄,兩個相遇的年輕人依舊在彼此的鼓勵下,堅強地與時代為敵,與命運激戰。

羅希度為了能夠繼續練習擊劍,她不惜參與鬥毆,假扮不良少女,偷媽媽的衣服和化妝品去夜店,為的就是能通過學校的強制退學制度,逼母親讓自己轉入培養出17歲天才劍手高宥琳的高中。儘管這些事情在白易辰眼中都是未成年人的無腦行為,但對于羅希度勇于直面困難,為自己爭取機會的行事作風大為震動,進而令他自己重拾生活的勇氣。

而白易辰教會羅希度使用「未成年人的權利」,與父母溝通,也讓她成功轉到了夢寐以求的學校就讀。愛情,就在兩個年輕人相互療愈,相互救贖的過程中逐漸生根發芽。

所謂情感蜜糖,真的不是簡單粗暴的肌膚之親所能製造出來的情感延展,頂多算是人類原始的本能衝動。

青春愛情也不一定非得充滿狗血苦痛。正如劇中,困擾羅希度的是轉校成功後對奧運冠軍發起的挑戰,是比賽失敗後的打擊,是來自母親的執著和期許以及自己對夢想的堅守。因此,作為高中生的她努力克服著枯燥而漫長的訓練。白易辰對她的愛意表達,就是在她承受以上這些困難時的一句鼓勵,一聲安慰與開解。

而對白易辰來說,當他被債主堵住大罵時,羅希度帶著他在四下無人的夜晚,在希度以前的學校裡痛快地玩一次水龍頭噴泉就是他們在一起時的幸福時光。

《二十五,二十一》之所以被無數觀眾奉為「最浪漫的愛情!」正是依靠精雕細琢的生活故事,鋪陳出了男女主角的相愛理由,也在劇情的推動下兩人的感情越來越濃,值得觀眾細細品味。而大時代背景下,年輕人被改變的人生,相互的拉扯與扶持,又讓這段愛情得到了昇華。說白了,對于觀眾而言,判斷一部影視劇的好壞不外乎是「代入」與「共鳴」。觀眾看劇,其實也是在看自己。

誰的青春不曾有過悸動?主創團隊就是成功打破了年代差異,挖出了觀眾心目中的共鳴點,才實現了《二十五,二十一》的「步步為營」,「節節攀升」。這是當下國產劇最為缺少,也最值得學習的部分。

此外,劇中分飾男女主角的南柱赫和金泰梨同樣值得花費筆墨狠誇一把。

同樣是90後的年輕演員,以模特身份出道的南柱赫自從參演電視劇後,所飾演的人物幾乎都是符合他的實際年齡,或者是能夠駕馭的角色。這不是一個演員沒有挑戰之心,反而是顯示出了他對待這份工作的清醒。

因為他懂得作為非科班出身的演員,想要能夠在行業持續發展,除了累積一大堆作品之外,更需要打磨自己的演技,拿出讓觀眾叫得出名字的代表角色。于是,他在《華麗的誘惑》《乳酪陷阱》《步步驚心:麗》等一系列電視劇的配角之後,迎來了適合自己的《舉重妖精金福珠》。

而此次,他演繹的落魄公子白易辰,不管是眼神,還是臺詞,都展現了「青龍獎最佳新人男演員」的實力。

至于32歲出演18歲高中生的金泰梨更是把「演員內卷」的事情做絕。當初,為了能夠出演朴贊鬱的19禁電影《小姐》,金泰梨不斷磨練演技,在1500人的海選名單脫穎而出,也讓她一舉獲得八個最佳新人女演員獎盃。

6年前出演19禁的小配角,如今主演了2022年第一部韓劇爆款。

雖然《二十五,二十一》宣佈定檔時,引來噓聲一片。羅希度的狗牙劉海也被吐槽「封印了她的顏值」。但是,金泰梨的確是把眼中有光,元氣積極的羅希度演活了。不管是神態,還是她由內而外散發的朝氣,都讓她與這個角色完美契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