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真子公主:我想大步流星,做像風一樣的女子

真子公主:我想大步流星,做像風一樣的女子
2022/04/21
2022/04/21

秋筱宮真子內親王雖然脫離皇室掛夫姓成為小室真子,但是作為菊花王朝的前公主,媒體依舊沒有一點兒要放過她的意思。

4月15日,小室圭司法考試二戰失敗的消息迅速傳開,包括朝鮮日報在內的外國媒體也在第一時間報道了該消息。為了給駙馬爺找個臺階,日本媒體找到法律專家分析了外國人參加紐約州司法考試面臨的各種問題,總結出來就一句話對于本科非法律專業的小室圭來說通過司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日媒給了臺階,小室圭自然要順坡下,立即表示會三戰。

真子對小室圭考試失利的態度

考試失利放在我們任何一個普通人身上都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作為日本的駙馬爺,這似乎算是「罪過」。

小室圭本身家境就不好,考試失敗就等于沒有賺錢養家的能力。夫妻同體,一個人能力差就意味著另一個人要承擔更多的責任和壓力。以他們夫妻二人的經濟狀況,估計是在啃真子的老本,所以小室圭被冠上「吃軟飯」的標簽不足為奇。

看到這里,是不是全網都在為真子感到不值。

本來我也覺得不值,小室圭無論家庭條件還是自身能力沒有一點兒配得上真子,作為一個30+的男人,連養活媳婦的能力都沒有是不是特別失敗?

但是,看到真子離開皇室后的變化,似乎又覺得她和小室圭結婚是一個無比正確的選擇。畢竟人生苦短,并不是每個人都有這麼好的運氣能遇到一個愿意相守一生的人。

普通人的婚姻需要考慮許多現實的因素,甚至有時候婚姻會成為跨越階層的跳板。就像《心居》里的馮曉琴,精明如斯怎麼會看上木訥、不求上進的顧磊呢?她看上的是顧磊上海土著的身份和顧家的大房子。馮曉琴有一個全家人移居上海的宏大夢想,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她豁出臉找顧家人借錢,像盯孫子一樣看著顧磊考財會證,可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們在看小室圭考試能否通過,在看他是否有掙錢養家的能力,而真子只看他是否真的愛自己。我們普通人不能有情飲水飽,但是她可以。

離開皇室后的每一天對于她而言都是新奇的、快樂的。她壓根不會把小室圭考試失敗的事情放在心上。

真子:能做自己很開心

這世上最累的事情莫過于每天戴著面具生活。

有的人是主動戴面具,就像我們面試時穿著西裝革履、腰背筆直,拼命地告訴面試官自己很職業,可是內心誰不想踩雙拖鞋、穿條褲衩。有的人是被動戴面具,因為與生俱來的身份他們不得不在別人的期望之下生活。

真子出生在皇室,作為皇室成員,她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規范,所以從她記事起她就沒有一天能做自己。

當「做自己」成為一種執念,真子不顧皇室顏面下嫁小室圭就不難理解了。

曾經的真子儀態端莊,走到哪里都捧著一臉專業的笑容。因為這笑容太過職業化,秋筱宮家的母女三人被冠上了「假笑機器」的稱號。曾幾何時,笑也成了一種負擔。

一直以來,真子都是一位讓人省心的公主。小時候的她學習成績優異,從未捅出過什麼幺蛾子。成年后的她認真履行皇室公務,代表日本出國訪問,廣受好評。

她把自己活成了皇室公主的「標桿」,可這不是她自己。

她出生在日本,可是她并不想做和服包裹下只能邁著小碎步的日本小女人。她想要大步流星,做像風一樣的女子。

可做這一切的前提是她需要脫下公主的身份,所以結婚成了她唯一的選擇。小室圭是不是良人時間會給出答案,他也許沾了真子經濟方面的便宜,但他也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也算是勞動所得吧。

評判一個人的標準有很多種,學習成績好、考試分數高的并不一樣是有出息的人,逃課掏鳥窩、調皮搗蛋的并不一定就是個壞孩子。

考試本就不是評判一個人的標準,也沒有必要因為一個考試就否能小室圭的學習能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