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衣袖紅鑲邊》鏡頭語言分析,Be結局餘韻悠長的2點關鍵!

《衣袖紅鑲邊》鏡頭語言分析,Be結局餘韻悠長的2點關鍵!
2022/02/02
2022/02/02

劇已落幕,這兩處亮點不僅貫穿始終,更成為了《衣袖》的結局深入人心、餘韻悠長的核心點。

結局出現了許多前後呼應的畫面,有的是被強調的、著重刻畫的,有的只是一個鏡頭帶過,隱藏在細節中。

例如導演巧用水中的倒影,婉轉地表達了人物的心境變化,其中藏了很多小細節。

最初,兩人相認就是透過水中倒影, 水常常用來象徵情感,最初的水面澄澈如鏡,周圍綠樹環繞,正是春夏好時節。

水映出他們各自的處境和內心,祘的愛慕像水一樣澄淨,顯露無疑,掉入水中的扇子打亂了心緒,但水面很快又恢復明淨,無論他的身份是什麼,他都是喜歡德任的。

而德任通過倒影,第一次看清了兩人真實身份的差異,後來她由內而外一直抗拒的,不就是這種明擺著的,因為身份而註定無法對等的愛嗎?

15集結尾,經過祘不斷地告白,德任終于給出一次回應,她抓住了祘的紅袍衣袖,這個動作是她不小心跑出來的真心,水中的倒影證明這一刻她是真心的、情感先于理智做出的選擇。

可是德任成為後宮之後,她目送夥伴出宮的場景,重點是放在她與自己告別的一幕。但那之後,獨留一人在橋邊的一幕也充滿了餘韻,周圍不再是綠樹,一點夏意也無,而是枯黃的樹葉正凋謝的蕭瑟之秋,應了OST《放開你的手》中「 微風拂過,就連花葉也一一凋零」這句歌詞。

這個遠景鏡頭讓德任顯得格外落寞、冷清,撒滿了落葉水面看起來也不再澄澈,也幾乎沒有水波,變得混沌而死寂,正是她內心的寫照:一潭死水般的後宮生活。

再後來,德任不在了,這次換王一個人站在橋邊,物是人非。同樣是一個遠景,可以看到一個細節,右邊的樹已經是一片光禿禿的枯枝。失去了摯愛的祘,就像這巨大的枯木,雖然仍然挺拔地、頑強地站著,但已失去生機。

雖然不是同一年發生的故事,但也順應了季節的特徵,愛意萌發的春夏、苦等而走向孤獨的秋、德任離去後變得枯寒的冬······

導演用季節變遷的細節,一方面暗示時間流逝,一方面暗示人物的心境變化。

水面上成對的鴛鴦更襯托出王的孤寂,畫面越美越是殘忍,此時的水面也是混沌的,當年的清澈是再也回不來了。

特別的是,導演不僅用剪輯手法切入回憶畫面,而是巧妙地運用光影,讓情緒銜接得更自然。這一幕因水中波紋流動,祘的臉上一直有微微的波光在閃動,正映出他內心變幻的思緒。

除了水中倒影,還有一點是唯美鏡頭語言的特別之處, 導演擅長用俯角\鳥瞰鏡頭來表達宿命感、加強了悲劇性。

先王英祖和提調尚宮的愛情,一直與祘德的愛情像是對照組般的存在。

開頭是提調尚宮告訴小時候的德任,宮女一生都是王的女人,死在宮裡就是體面等等,強調了宮女的悲哀宿命。

提調尚宮死去的時候,英祖也露出了悲慟的一面。導演用俯角從上往下拍兩人一紅一白、對錯而臥的身體,明明兩位都已年老,可這個角度看起來竟然像偶像劇男女主一樣浪漫唯美。

這個畫面表達出英祖對尚宮並非沒有情,但兩人註定會錯過,頭朝向不同的方向, 演員姿勢的擺放有種倒錯、顛倒之美,更加深了宿命的悲劇氛圍。

紅、白的服裝也和德任臨終時一樣,她穿著白衣,而祘穿著紅龍袍。無論哪個女人離去,王都要繼續活著,因為他不是一人的王,而是朝鮮百姓的王。導演用鳥瞰鏡頭表達了這一點。

祘登基時,一人走上禦道,緩緩走向大殿,這條路是漆黑險峻、莊嚴肅穆的,但不得不走。在鳥瞰鏡頭下,王只是小小的一個點,宮卻很大,可因只有王能走上禦道, 因此在這一畫面中,不是李祘,而是王的符號,走上禦道,是王的天職,也是宿命。

祘離開時,從禦道反向而行,暗示他要卸下王的身份,做回李祘,王卸下身份,不就是將死之時嗎?也為結局祘選擇德任鋪墊。 只有死了才能做為李祘本人活著,也是王的宿命。

前後稍微不同的是點亮的燈,意味著他在位已經完成了使命,做了很多利于百姓的貢獻,也獲得了一直反對自己的大臣的認可,可以功成身退了,是對歷史上這位明君的肯定與致敬。

祘彌留之際一幕,也是俯角鏡頭,唯一被照亮的是《詩經》。 《詩經》代表的是祘與德任心意相通的愛,經過確認的愛。前後兩次讀《詩經·北風》是他們彼此確認心意的時刻。

現在看來,臺詞中竟然沒有最直白的「我愛你」,只用「戀慕」、「和你成為家人」、「惠而好我」等委婉的說辭,真的是極具詩意、古典美的表達。

現在只有《詩經》處有光,祘的臉上沒有光。暗示著他的生命即將結束,但他的靈魂會受到這微弱的亮光指引,回到他心之所向的,摯愛身邊。

同樣,導演也用類似的鏡頭表達了宮女的宿命。英祖去世後,宮女們都患上了白色的喪服,在這個俯角鏡頭中,她們的裙擺和旁邊的白衣在一起,就好像幾團被揉皺丟棄的紙······

在大殿的福妍因為失去了主人一度被趕出宮,也就是如果主人沒了,作為附屬品的宮女也變得毫無用處,因為宮女除了是王的女人,便沒有其他意義了。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德任去世的場面中, 沒有這類象徵悲劇宿命的,絕對的俯角\鳥瞰鏡頭,而多是特寫鏡頭。尤其很細膩的一點,是特寫隨德任死去而凝固的淚水,和祘不斷從鼻尖滴落的淚對比。

一個已經不再流動,在死亡的瞬間停止了,一個像像泉水一樣湧出,源源不斷的、悠長的悲傷和悔意。

回到鏡頭的設計,為什麼不要渲染德任悲慘的宿命呢?答案就在她的最後一句話中。

「您還不懂嗎?如果我真的不情願的話,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會逃得遠遠的,最終留在您的身邊,是我的選擇,您不明白嗎?」

前面都在說導演拍攝的巧思,鏡頭語言的藝術性,而現在這一句「我的選擇」體現的正是《衣袖》的另一點關鍵, 女性視角、女性意識的覺醒。劇中德任的命運,是她自己的個人選擇,現在很幸福,某天又會悲傷的生活。

英熙的話,似乎也是德任未說出口的,英熙對她的選擇表示不後悔: 「我感受到了身為宮女不敢奢想的幸福,即使代價是死亡,我也在所不惜。」

德任也沒有後悔愛上祘,她可是說著「我自己更珍貴」的成德任啊,那樣的德任與過去的自己告別時,高高地舉起了手。

我認為《衣袖》體現出的女性意識是非常珍貴的,尤其是在歷史背景的古裝劇中。正如大王大妃所說「後宮是華麗的監獄」,從宮女到大王大妃,無一不受困于王。 在這樣的環境中,德任追求自由、堅持自我選擇的心一直都顯得尤其珍貴。

與《步步驚心》最本質的不同點就是,德任不是穿越而來,不是現代女性,而她擁有著超前的自我意識。但最終還是敵不過封建制度,是時代的悲哀。

如果不選擇更強大的人尋找庇護,她一定會被善妒的和嬪整死,如果投靠大王大妃,代表著背叛祘,這是說過要守護祘的德任絕對不能接受的事。

從頭到尾,德任從未懷疑過自己是祘的人,就像洪德老的「忠」是建立在從小與祘的「情」上的,而非政見相合。 德任的「愛」,實際上和她的「忠」也是不可分割的,因此祘一直是她唯一的選擇,就像封面劇照中直視鏡頭的德任一般,由自己選擇的命運,她沒有後悔。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