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泰梨南柱赫《二十五,二十一》童話風色彩分析,IMF和疫情對照

金泰梨南柱赫《二十五,二十一》童話風色彩分析,IMF和疫情對照
2022/02/25
2022/02/25

金泰梨、南柱赫主演的最新韓劇《二十五,二十一》,導演鄭志賢、編劇權度恩繼《請輸入搜索詞www》再次聯手打造,音樂導演由製作過《海岸村恰恰恰》OST的嚴河英擔任。

故事講述受到IMF危機影響的1998年,18歲高中生羅熙度遇見22歲白利辰之後發生的青春故事。目前第二集收視率8%,豆瓣8.6分,令人期待。

色彩的功能分析:

童話一般的盛夏

不同于一般時代劇的復古濾鏡,《二十五,二十一》別出心裁地選擇了 「童話」畫風。大膽地使用明豔、亮眼的高飽和度色彩,渲染1998年特殊的青春氛圍。

尤其 紅、綠、藍這3種顏色在劇中出現得最多,最具代表性的就羅熙度的家,這個仿佛闖入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的畫面:紅花、綠葉、一紅一綠的背包、藍色的袋子。很明顯,比起人物,顏色更為突出。

顏色在每個場景和細節中相互作用,象徵、構圖、情感等不同作用,都可以通過色彩來表現。

紅色在劇中象徵著熱情、能量、青春、勢不可擋的夢想;綠色則代表著仲夏、懵懂、勇敢、旺盛的生命力。但固定的解讀過于死板!因為紅與綠總是一起出現,它們共同渲染出青春、熱烈的盛夏,可以說這兩個顏色的意義是共通、流動的。

除了象徵,色彩還有構圖功能。紅與綠是互補色。互補色的搭配方式有很強的平衡構圖的作用。

高飽和度的紅與綠並沒有讓畫面變得俗氣,也沒有被任何一種顏色搶奪注意力,綠色平衡著紅色的能量,兩種顏色互補、和諧又可愛,宛如童話中的場景。

有些紅色隱藏在環境、道具或人物服裝細節中。

例如大雨中從天而降的紅色格子傘,是羅熙度熱切的粉絲愛,這一幕拍得十分浪漫。

還有白利辰以前的升學禮物紅色跑車,家裡牆上海報也有紅色;教練衣服上的紅色條紋;擊劍體育館一排紅色座椅;小賣部擺設的紅色商品;漫畫屋的紅色桌墊和電話······

總之各種場景裡,處處都藏著紅色。

下面這一段,羅熙度安慰失意的白利辰,此刻紅色只出現在她身後,而沒有覆蓋到他,她想將自己滿滿的能量傳遞給他,可是很難。

夜晚的色彩也根據情境有所變化。

不像熙度家的大門那麼鮮豔,家裡破產後白利辰住在破舊的小房子裡,深藍鐵門顯得沉重灰暗,即使有綠植也亂七八糟、暗淡無光。

對比和熙度在一起時,同樣是夜晚,綠植在燈光下也仍然是翠綠色、富有生機的,仲夏夜的浪漫氛圍感十分強烈。

相比紅、綠兩色,藍色的出現頻率稍微少了些,通常是湛藍的天空,或是熙度的藍色牛仔服, 藍色象徵著天真、夢想、憧憬、希望、無憂無慮。

下面這一幕是熙度走在路上,人們為正在死去的電影爭取自由。鏡頭以極度的仰角拍她將花拋向天空 18歲的熙度就像漫畫中的少女,和陽光一樣明媚、藍天一樣澄淨天真,現實的煩惱是大人們的事情,只要能練習擊劍,她就無憂無慮。

還有前兩集中,熙度常常穿藍色的衣服,牛仔襯衫、牛仔背帶褲,藍色牛仔服很符合她天真、活潑開朗的青春少女形象。

相比白利辰的服裝顏色比較單調,以樸素的黑白灰為主。

雖然只有22歲,他已經是熙度口中的「大人」。住處也很昏暗破舊、沒什麼傢俱,與他過往家中的擺設、紅色跑車形成鮮明對比。

通常,色彩能量比較高的顏色,像本劇的紅、綠就是典型的,在視覺上會讓人產生比較刺激和興奮的感覺,提高了整部劇的畫面的「興致」,觀眾的興致也會跟著提高。

而色彩能量比較低的顏色,更適合冷靜、低調、沉悶或懸疑的氛圍。這就是色彩引導觀眾情緒的作用。

IMF與疫情對照:

失去的、得到的

《二十五,二十一》有一點特別的是,現代部分和現實生活一致,都處于新冠疫情中,戴著口罩演戲真的很少見。

其他韓劇,要麼設定在沒有疫情的日常,是一種對正常生活的想象,打造至少在虛幻世界裡能像以前一樣生活的日常感;要麼設定在疫情結束後,如《幸福》,借著喪屍題材思考病毒與人性的關係。

但為什麼這部劇的設定非要貼合疫情當下的現實呢?

我猜想編劇有意將現在的疫情危機,與當時1998韓國的IMF危機形成對照,兩者都是大范圍造成傷害、嚴重影響人們日常,甚至改變命運的,災難一般的重大事件!

IMF金融危機,指1997年發生的韓國金融系統崩潰。1997年開始,韓國大型工業、企業接二連三地破產,造成許多人失業,甚至家破人亡。

金惠秀、劉亞仁主演電影《國家破產之日》就是以這個事件為背景展開的故事。

前兩集,IMF造成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男主白利辰身上,他原是有錢人家的兒子,因為破產,與家人失散並輟學,被債主追到家裡,但也拿不出一分錢,只是把痛苦攬在自己身上。

實際上,他沒做錯任何事,為什麼沒有幸福的權力呢?錯的是那個時代。

他羡慕羅熙度的天真與熱情:「我只想到我失去的,而你只想你要得到的。」

或許這跟性格有關,熙度的性格就是那樣,即使原本的學校廢了擊劍部,媽媽也叫她放棄,她還是想盡辦法自己尋找出路,轉學到能實現夢想的地方。

後來,女兒翻熙度日記時,牆上掛著無數的獎牌,應該就是熙度自己努力來的成果。

熙度的熱情、樂天性格也感染著白利辰,他們把學校的水龍頭玩成噴泉,盡情地釋放壓力,像孩子一樣玩耍後牽著手逃跑,星空閃耀,他也終于露出笑容。

水也是情感的象徵,在炎熱的盛夏,冰涼的「噴泉」洗去了他心中積攢地憂鬱和壓抑,重獲新生一般,久違地感到活著的快樂。

第二集的Ending場面非常浪漫唯美,臺詞實在太令人心動,熙度就像小孩子一樣說出「和我玩的時候,就背著他們偷偷幸福」的話,是那麼純粹、美好而療愈。

也許疫情時代也和那時候一樣,人們仍然「正在失去某樣東西」,健康、自由、金錢、或是以為能一直持續的日常,但是想著那些失去的東西也無濟于事,那是時代共同的困境。

而羅熙度這樣正向的精神,才是處于困境的時代中最需要、最珍貴的。她想著那些無法被奪走的事物,比如夢想、憧憬,只想著能得到的,而非失去的,也許才能一直向前。

失去的與得到的,有時是一體兩面,沒有明確的分界線。而劇中有一個類似分界線的存在——隧道。

對照白利辰出場時騎車獨自穿過隧道,對他來說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沒有家人、沒有錢、自認為不配得到幸福。而遇見熙度後,他們毫無顧忌地逃跑,直到跑出了隧道,她說的那番話,預示著後面的劇情中,兩人一起可以找回被時代奪走的幸福······

用戶評論
相關推薦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