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日本這對父母有多恐怖?笑著看17歲兒子被傷害,指使孩子奪走祖父母的生命!網友:這樣的人不配當媽媽!

日本這對父母有多恐怖?笑著看17歲兒子被傷害,指使孩子奪走祖父母的生命!網友:這樣的人不配當媽媽!
2022/07/04
2022/07/04

女神長澤雅美的電影 《mother》,不同於以往她在影視劇裡開朗活潑又可愛的形象,

這一次她飾演了一位「母親」。

這位媽媽瘋狂到什麼程度?

生活混亂、揮霍無度,不對孩子負責,反倒讓孩子跟著她顛沛流離、為她弄錢, 甚至指使自己的兒子親手結束了祖父母的生命…

這部電影改編自震驚日本的 「川口市事件」,麻醬飾演的母親在現實生活中也確有其人。

當年的新聞報導

祖父母

2014年,埼玉縣川口市,一名17歲少年優希(化名)為貪圖錢財親手結束了自己的祖父母的生命。

這個案件之所以不同於一般的案件,是因為大多數人在瞭解到這個少年十幾年的人生之後,很容易就會產生這樣的疑惑: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兇手?」

是這個少年?

還是將他掌握在手中、隨意擺佈他的母親?

電影劇照

回顧優希短短十幾年的人生,就會發現這個少年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他的生命裡只有無情揮霍的母親, 為了能夠讓這樣的母親滿意,為了不讓自己被拋棄,他可以做一切事。

優希小時候跟父母在一起生活,到他4歲那年,家裡債臺高築,一家人不得已逃往外地。

母親幸子(化名)不顧家庭貧困,非但不去工作,還把父親給她用來交房租的錢花在了柏青哥(彈子賭博機)和其他東西上。

不過對年幼的優希來說, 這個媽媽雖然花錢無節制,但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就是他的「好媽媽」。

優希上小學後,一家人搬去了埼玉縣,就是從這裡開始,優希的生活一點點瓦解了。

父親很少回家,大多數時間都跟情人在一起。

母親在他二年級的時候也不去工作了,而是去牛郎店尋歡作樂。

父母不在的日子裡,優希只能吃著便利店的便當,還要看著母親帶「朋友」回家,家裡時常寄宿著牛郎,生活被攪得亂七八糟。

在這樣混亂的日子裡,優希的作息也開始失去規律, 漸漸地早上起不了床,到了4年級乾脆就不去學校了。

也是這時候,父母正式離婚,優希選擇留在母親身邊。

新聞報導截圖

從此他的生活只能用「不正常」來形容。母親幸子在網上認識了名古屋一個叫「亮」的男公關,離家出走一個月去找這個男人。

她完全沒有顧及年幼的孩子,說走就走, 那種「被拋棄」的絕望經歷在優希心裡留下了深深的傷痕。

對於這個幼小的男孩來說,他的世界裡只有母親,如果連母親都不要他了,他的世界就不存在了。

所以為了能夠讓母親不拋棄他, 為了能夠對母親一直「有用」,他幾乎奉獻了自己的所有。

之後,母親和男公關亮一起回到了埼玉縣,但倆人都沒工作,但也絲毫沒想著找工作掙錢, 就靠賣掉優希的遊戲、向亮的親戚借錢等等來搞生活費,這些都用盡了之後就去坑蒙拐騙。

這樣畸形的「家庭」在輾轉各地之後,最終在一家情人旅館安定了下來,在那兒住了兩年之久。

優希不去上學,日常就是母親一起在遊戲中心和漫畫咖啡廳裡消磨時間,等著亮從臨時工的工作裡下班回家。

在情人旅館小房間裡的那兩年,亮和母親從來不會顧忌孩子的存在,就肆無忌憚地孩子面前【啪☆啪】啪。

光是在孩子面前展示還不夠,亮會抓住優希的臉,強迫他給自己咬。

母親幸子就只是在旁邊笑著看著,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

這樣的生活對優希來說還不能算是地獄最底層,當亮臨時工的工作收入沒了,親戚的錢也花完了之後,母親還懷上了亮的孩子。

出生的女孩雖然被命名為結衣,但沒有提交出生申請,是個「黑戶」,「一家四口」卷了朋友的錢逃往橫濱,很快就花完了錢開始搭帳篷露宿。

母親一如既往地一無是處,剛出生的小女孩一直都是優希來照顧, 而亮因為生活壓力,漸漸開始對優希洩憤。

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經常被欺負、母親的熟視無睹、擔負著養育妹妹的責任、習得性無助…

一個蜷縮在陰暗角落裡不被看到的孩子有多絕望,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在乎。

那時的優希曾經無數次地想,「死了的話會很輕鬆吧。」

逐漸長大的優希開始和亮在同一家塗裝公司工作,母親還是老樣子,把錢浪費在酒店、遊戲中心、彈子賭博機這些東西上。

雖然亮預支了幾個月的工資,也向公司的前輩借錢,用來做生活費,但母親為了籌措玩的錢,還是逼著優希預支了工資。

而對於害怕被母親拋棄的優希來說,除了聽從母親的話,他沒有第二種選擇。

在這樣無底洞一般的消耗下,這一家人又開始了債臺高築後的逃亡。

沒了去處的母子,向優希的外公外婆借錢也被拒絕,這時的母親說, 「如果沒有外公外婆的話,(錢)就能到手了。」

優希還以為母親這麼說只是在開玩笑,就含糊地回答,「是啊」。

但母親一聲又一聲的逼問讓他知道,她是認真的。

「真的能做到嗎?」

「結果還是不行嗎?」

一個十七年來一直掌控在有毒的母親手中、恐懼被她拋棄的孩子,沒辦法對母親的任何想法說不,哪怕她是讓他去犯罪。

第二天,兩個人商量了方法,優希去了外公外婆家,他一開始只是想借點錢,

但外公外婆早已經因為這個女兒多次借錢不還欠了債,所以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優希。

想到母親的計畫,他不再遲疑,先是用電線勒緊了外婆的脖子,然後用廚房裡的菜刀先後結束了外婆和外公的生命。

然後偷了8萬日元的現金卡和照相機等財物就離開了家,之後跟母親和妹妹匯合,入住酒店。

從祖父母得來的那些錢,僅僅3天就被揮霍一空,而在事件發生一個月後,優希被警方逮捕。

在審判中,優希被判處15年徒刑,而母親幸子因搶劫罪被判處4年半刑期,幾年前就已刑滿釋放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加害者?」這個問題,想必大家在看完整個案件經過後內心已有判斷。

2017年,優希曾在獄中寫道,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想犯罪,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如果沒有母親幸子的揮霍浪費,如果兒童諮詢所能夠對優希進行臨時監護,讓他能逃離那個絕望的環境,他就不會是「犯人」,而是一個認真靦腆的「普通孩子」。

可惜沒有如果。

「毒親」,是報導「川口市祖父母事件」中經常會看到的一個詞,通常是指 「支配孩子的人生,對孩子有害的父母。」

就像優希的母親幸子,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任、對孩子更多表現出的不是愛而是利用和控制。

沒有保護孩子,反而在孩子遭受傷害的時候袖手旁觀。

當然,像幸子這樣完全爛透了的父母還是少數,更多的存在於我們身邊的,是在孩子長期的成長過程中,對孩子潛移默化進行精神虐待的父母。

經過日本精神科醫生齋藤學的研究,將「有毒的父母」分為了四類:

1、過度干涉的控制型父母

這種父母也是被指責最多的,比如最近很火的《隱秘的角落》裡,朱朝陽媽媽就是對孩子控制欲很強的典型。

她將自己的「母親」身份看得很重,朱朝陽這個兒子就是她的全世界,她不容許孩子擺脫自己的控制。

看過這部劇的人,應該都對朝陽媽媽逼朱朝陽喝牛奶的戲份印象很深刻,從劇集一開始她就耳提面命地提醒著兒子喝牛奶。

到了後來,更是強硬地逼著兒子喝牛奶,不管他喝不喝得下,不管牛奶是不是太燙了, 這是她找回控制權的一種方法。

而在她想給兒子擦嘴角,卻被兒子躲過去的時候,她情緒立馬失控,幾乎是狠狠地揪住兒子的臉強行給他擦。

這樣把孩子當成全世界的「過度控制式」爸媽在我們日常生活裡也並不少見。

而過度控制的後果,雖然不至於像朱朝陽那樣黑化,但確實很容易讓孩子難受。

2、疏忽的父母(無視、忽視孩子)

每個孩子小時候,都自然而然地渴望父母的關心和愛護, 因為父母是孩子小小世界裡最親近的人。

但可惜的是,並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會無條件地傾注愛意。

有的父母確實是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選擇無視、忽視孩子。

上文裡提到的優希父母是這樣,《隱秘的角落》裡朱朝陽爸爸也是這樣。

在組成新家庭、有了第二個孩子之後,跟著前妻生活的兒子漸漸被爸爸忽視。

即使兒子成績很優秀,回回考第一,乖巧又懂事,但爸爸並不在意,「當老爸的還不如同學的爸爸對自己兒子熟。」

帶兒子去買鞋,還是因為牌友看到兒子的衣服太舊了,買鞋的時候甚至不知道孩子穿多大的鞋。

兒子被後媽打傷、卻還要媽媽出面催,爸爸才答應過兩天去看兒子。

這是一種「沒有惡意的惡意」,朝陽爸爸「沒有惡意」是因為他不在乎,他有了自己疼愛的女兒,有了再婚美好的家庭,所以他不在乎跟前妻過活的兒子。

不在乎他成績好,不在乎他乖巧,也不在乎他衣服破舊。

但正是這種「沒有惡意」的不在乎,對朱朝陽來說是最致命的「惡意」。

他一直嚮往著父愛,一直渴望得到父親的關注,所以他沒法接受,爸爸再婚生下的「妹妹」理直氣壯地大聲沖他喊: 「爸爸只喜歡我不喜歡你,他討厭你討厭你!」

他那麼聰明,肯定已經知道爸爸有了新的家庭不再在乎他,但他並不願意承認,更不可能接受被朱晶晶(他同父異母的妹妹)這樣大聲喊出來。

沒有哪個孩子能接受被父母當成可有可無的存在,即使不會因此對父母產生恨意, 但這種不被最親的人放在眼裡的無助和失落,毫無疑問會影響到孩子的性格。

3、野獸一樣的父母

顧名思義,就是對孩子進行激烈的傷害等行為,破壞孩子的身心健康,有時還會危及生命。

4、生病和精神障礙的父母

需要周圍人的支援和保護,還有極少數的具有反社會性人格障礙的父母。

一般來說,這種過度控制的父母是被指責最多的,但有時,有的父母可能會兼具好幾種「有毒的父母」特質。

現實生活中,大多數孩子雖然沒有優希所處的環境那麼地獄,但往往也會受「有毒的父母」折磨。

這些痛苦絲絲縷縷地纏繞在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身上,成了他們擺脫不掉的沉重枷鎖和心理負擔。

他們不會像優希那樣,去極端的做什麼, 而是每日每日地與原生家庭帶來的痛苦共存,試著去尋求幫助,試著去傾訴。

#毒親#的話題裡,每天都有很多人推文,或是宣洩痛苦,或是傾訴感悟。

=意識到有毒父母的詛咒=

為什麼我不能向人們敞開心扉?

明明想跟大家搞好關係的…

這是為什麼呢?

越是靠近

越是痛苦

又回到孤單一個人的狀態

這樣很奇怪吧?

我就是這樣一步步

產生了對「生而痛苦」的疑問

意識到了有毒父母的詛咒

有毒父母的詛咒有多強大,只有身在其中的孩子們才能體會,原生家庭帶來的各種心理陰影、創傷伴隨著很多孩子長大成人,甚至也許會伴隨一生,

希望想要成為家長的人們,能提前正視這個問題, 如果無法給予孩子健康的愛,無法讓孩子快樂長大,就再考慮一下要不要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