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不收養孤兒,反而一年就收養了80000名成年男性!日本人為什麼鍾情于收養成年人?

不收養孤兒,反而一年就收養了80000名成年男性!日本人為什麼鍾情于收養成年人?
2022/04/10
2022/04/10

西方夫婦也會收養嬰兒或幼兒做養子,不過通常都是因為不孕不育或需要陪伴。但是在日本,情況卻大有不同。日本家庭,尤其是比較富裕的家庭,收養的對象很多都是成年的男子。這是為什麼呢?

日本是世界收養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每年日本的合法收養記錄超8萬件。

其中的兒童大約只有300人,剩下的被收養者都是20~30歲的年輕男性。

一般情況下,人們都會選擇收養年紀小的孩子,因為年齡越大,他的記憶和認知就越清晰。

那麼,為什麼日本人反其道而行之,熱衷于「收養」成年人呢?

這還要從13世紀說起。

1、

在日本,神社等宗教場所大多都是父傳子承,類似家族企業。

13世紀,淨土真宗(佛教日本分支)的京都本願寺派積極鼓勵方丈結婚生子,以此來滿足教派嚴格的世襲繼承要求。

雖然方丈們陸續結婚,但沒有人可以保證一定能生出男性繼承人。所以,收養成年人就成了該宗派維繫父權、保證教門純潔的一種方式。

日劇《朝五晚九》

他們通常會從武士或者朝臣等上層家庭中尋找養子,這樣一來,教派就可以擁有高質量的神職人員,繼續享有聲望。

那些「讓出」兒子的家庭也十分希望自己的兒子能被選中。因為在日本,做僧侶是一個收入不菲的工作,社會地位也高過一般職業。如果能被選中,他們可以憑藉自家與教派的密切關係,彰顯家族聲望。

這樣的收養方式,對收養雙方都有利處,自然能夠得到傳承。

進入江戶時代,武士階層也沿襲了這種收養方式。

日本武士都是職業軍人,他們會以氏族分為各作戰集團,所以,傳承家族姓氏尤為重要。

如果武士家庭只有女兒,該家族就會從同階層的武士家庭中收養一個兒子,然後將他冠上自家的姓氏,讓其擔任家主之類的位置。而自己家的女兒會與其他有影響力的武士家族結親。

通過這種方式,武士家庭既能夠將父系權威傳承下去,又能在社會中建立牢固的家族地位,何樂而不為呢?

那麼,為什麼有的武士家庭會願意「讓出」自己的兒子呢?

一直以來,日本實行的都是長子繼承制,只有長子才能獲得家族資產,即使他們之間毫無血緣關係。而除長子外的其他兒子幾乎沒有繼承權,所以,能將他們過繼給需要長子的家庭,對本家來說也是一件幸事。

隨著時間的發展,日本人生活的不斷改變,這種收養行為竟成了一種文化,被稱之為「養子/婿養文化」。

也正是這種文化延續了日本政治家族和企業家族的生命。

2、

「守家業」的觀念在日本根深蒂固,但由于日本老齡化日益嚴重、生育率不斷走低的社會現狀,收養成年人成了日本發展家族企業的一條重要途徑,很多日本大型家族企業都會挑選優秀的成年男子作為繼承人。

日本百年企業塚喜集團,從創業至今有著長達150年的歷史,目前已傳了6代,但其中4代都為「養子」。

找「婿養子」的做法也深得老企業家們的青睞,企業家們會先辦理收養手續,再把女兒嫁給「兒子」。

日本家族企業中婿養子大有作為的人也不勝枚舉。

大名鼎鼎的松下幸之助,將與自己女兒松下幸子結婚的平田正治收為養子,改名為「松下正治」,後成為松下集團的第二代掌門。

松下集團創始人松下幸之助

提起豐田汽車,可以說是無人不知。而豐田汽車公司的總裁豐田利三郎也堪稱地表最強上門女婿。

豐田利三郎

豐田集團的創始人豐田佐吉有親生兒子,但因為並不出眾,豐田佐吉決定採取「婿養子」的模式挑選接班人。

他將與自己的女婿兒玉利三郎收為養子,更名「豐田利三郎」。

正是這位豐田利三郎,在豐田佐吉創建的豐田紡織的基礎上,打造了豐田汽車公司,成為了豐田集團的第二代掌門、豐田汽車公司的第一任總裁。

在日本,以養子或婿養子身份接班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日本鈴木汽車的現任董事長鈴木修是鈴木集團的第四代掌門,他本人就是「婿養子」,而縱觀鈴木集團的四代傳承過程可以發現,創業者之後的三代掌門均為「婿養子」接班模式。

鈴木修

安田財閥的創始人安田善次郎,也是把大位傳給了婿養子安田善三郎。

佳能相機和著名醬油公司Kikkoman也同樣如此,還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家族企業——擁有1300多年歷史的Hoshi餐館,也是按照「婿養子」的模式傳承了46代。

養子/婿養子現象不僅盛行于日本商界,政界也不遑多讓。

去年,日本菅內閣開張,首相菅義偉任命安倍晉三的胞弟岸信夫出任防務大臣。

岸信夫

既然是安倍的胞弟,為什麼不同姓呢?

原來,岸信夫從小被過繼給了膝下無子的安倍大舅岸信和做養子,故而改姓岸。

安倍晉三夫婦與岸信夫夫婦合影

3、

對于日本男性來說,入贅、改姓沒啥大不了的,他們甚至非常期待自己能夠成為婿養子。

畢竟,對于許多普通人來說,完全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爬到企業高層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入贅則很有可能成為一個企業的繼承人。對于他們來說,這無疑是件最劃算的「買賣」。

但如今「低欲望」的日本年輕人對婚姻和生育的興趣越來越低,少子化、老齡化愈發嚴峻,「婿養子」已經開始變得「供不應求」。

一些日本家庭甚至開始主動通過婚姻仲介,尋找願意被自己家庭收養的女婿,來保證家族企業的延續。

據日本總務省去年發佈的資料,日本2019年人口比上一年少了50萬,已經連續第11年人口負增長了。

對此,日本首相菅義偉也表示,如果少子化現象再持續下去,每年倒閉的日本家族式中小企業可能會超過5萬家。

作為世界強國之一的日本,無論是在汽車、電子,還是其他高科技領域,實力都非常強大。

如今,很多企業卻因為「找不到」接班人而面臨倒閉的窘境。

有研究推斷,到2025年日本將會有583萬勞動力缺口,特別是在服務行業,缺口482萬人,零售行業缺口188萬人,農林水產缺口57萬人等。

人手不足,不僅阻礙了日本企業的發展,也將導致日本經濟全體停滯不前。

科技和經濟無論如何發展,人始終是社會的根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