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現實版《初戀50次》?日本女子只有7秒記憶!離不開筆與相機,只能靠殘障金生活,寫的筆記堆滿房間!

現實版《初戀50次》?日本女子只有7秒記憶!離不開筆與相機,只能靠殘障金生活,寫的筆記堆滿房間!
2022/04/10
2022/04/10

《初戀50次》是一部超經典的愛情電影。女主角露西不幸遭遇交通事故,醒來後患上短期記憶喪失癥。從那以後,她的記憶永遠停留在交通事故發生前的那一天。

為避免她再次受傷害,家人陪著她重復過那一天:爸爸總是在過生日,弟弟永遠在為健美大賽做準備,而附近餐廳一直放著那天的報紙。

可是,生活還是要繼續向前。有一天,露西遇到了花花公子亨利,他們相談甚歡,約定次日相見。可是後來露西完全不記得亨利。亨利備受打擊後深入了解,才知道露西的記憶出了問題。

亨利沒有退卻,每天都想盡辦法接近露西,讓她在一天之內愛上他。可是對露西來說,他每天都是個陌生人。亨利帶露西去了醫院,後來聽醫生建議,以日記和錄影的方式來記錄生活。

故事有個完美的結局,他們結婚了,還有了可愛的孩子。

這部浪漫的電影感動了無數人,有愛人的陪伴,即使失去記憶又何妨?現實生活中,真的有人患短期記憶喪失癥,但遠沒有電影裡的浪漫。相反,患者的生活非常不便,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出生于日本大阪的水田順子,在一個普通的家庭裡長大。她自幼身體健康,性格活潑開朗,父母也很寵她。雖然不是大富大貴,卻也衣食無憂。

高中畢業後,水田順子去往東京,找了一份文職工作。那時的她是個普通打工人,像所有人一樣,每日辛苦工作賺工資,閒暇時犒勞自己吃頓好的,偶爾出去旅遊看看風景。

如果沒有意外,水田順子會一直這樣過下去,可能結婚,也可能一直獨身,一直保持愉悅的心情。但是三十多歲時,她經常感覺不舒服,不時頭痛頭暈,還伴隨有發燒、嘔吐等癥狀。

她想去醫院看下是什麼情況,母親水田敏子建議她拍個腦CT仔細檢查下。她聽了,去醫院做了腦CT、核磁共振等檢查,結果出來後,全家人都震驚了:一向健康的水田順子,竟然得了由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腦炎、皰疹性腦炎!

皰疹性腦炎的發病率不高,100萬人中也不過寥寥幾人,但後果通常很嚴重,死亡率高達70%。即使僥倖存活,也可能造成腦部損傷,常見後遺癥有失憶、失明、語言障礙等,甚至可能成為植物人。

2007年,水田順子開始住院,經過長期治療後,她的病情有所好轉。但是,在病發後的第4年,她大腦右側顳葉呈現出黑色,有記憶保留功能的海馬體受到損傷,之後出現短期記憶障礙。

海馬體主要負責長時記憶的存儲轉換和定向,是將短期記憶轉換成長期記憶的重要器官。海馬體嚴重受損,使得水田順子無法記住眼前發生的一切,她的記憶時間只有7秒鐘左右!

電影裡的女主角露西,還記得交通事故發生前的事情,短期記憶時間也能維持一天。而水田順子每7秒鐘就要重啟一次人生,每次甚至來不及去想自己是誰、在哪裡、又要做什麼……

水田順子出院了,但她的記憶沒有希望恢復了。

出院後,水田順子和家人一起住在三重縣名張市,主要依靠領取二級殘障金活著。一切都變了,很多常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對她也是難上加難。

母親為了讓她記住一些事情,給她準備了許多筆和本。每天早上醒來時,她的大腦一片空白,直到拿起紙筆,才能明白自己的情況,並安排一天的生活。

幾點幾分,在哪裡,吃了什麼飯,喝了什麼飲料,她都要記下來。若非如此,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一天吃幾頓飯。

和人聊天時,她要畫下對方的樣貌特徵,以防自己突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也要記下剛剛說的話,否則就無法繼續聊天。她多以傾聽為主,偶爾說話時很慢,很簡潔,她要邊記錄邊說話,經常會有一些停頓。

水田順子很少看電視節目。不管是多感動或悲傷的電影,她總是會很快忘記剛剛看到了什麼。

看醫生時要拿著筆記本,記下醫生說的話,也記下自己的狀態。

出門也要隨時隨地記錄,記下自己在哪兒,家在哪兒,和哪個同伴在一起,出門是為了做什麼……不僅要寫,還要隨時翻看。

後來,她也用上了相機。將身邊的人拍下來,照片洗出來後,放到筆記本裡,記下與這個人相關的資訊。

儘管如此,水田順子還是竭盡所能地生活。雖然短期記憶出了問題,但她的長期記憶還是存在的,因此她能夠正常用語言來溝通,之前熟練的開車技能也從未消失。

從家到超市大約有5分鐘左右的路程,她曾經無數次去那裡購物,即使記憶出了問題,也能夠獨自開車前往。但她必須要在筆記本上記下停車的位置,購物時也需要嚴格按照清單上的東西來買。

除了自己家,水田順子也想突破下生活圈子。她經常去三重縣的福利活動中心,那裡有許多殘障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障礙。大家在交流中了解其他人生活中的難處,從而鼓勵彼此重拾信心。

對水田順子來說,福利中心的談話和交流,也是不可替代的。她在那裡認識不同的人,從而交到新的朋友。

每天睡覺前,水田順子會將當天的筆記歸檔整理。

幾年過去了,水田順子寫的筆記裝了幾個大紙箱,堆滿了二樓整個房間。她大腦裡沒有短時記憶,那些箱子就是她的記憶。

她逐漸學會分類整理,重要的事情用專門資料夾,一些零散的日常記錄則用普通筆記本。

過一段時間後,她會集中處理無用的資訊。她在家中備了一臺碎紙機,沒用的筆記會粉碎掉,就像我們的大腦,會自動忽略或遺忘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跟蹤採訪了水田順子,並將她的生活拍成紀錄片,觀眾都深受觸動:連記憶都無法擁有的糟糕人生,患者都還這麼努力地生活折,自己又有什麼理由放棄呢?

紀錄片曾獲得紐約藝術節銀獎、美國國際電影節銀獎等。

紀錄片播出後,節目組發現日本岐阜縣還有個類似的患者,名叫直井茂。直井茂早在20多年前患皰疹性腦炎,之後也出現了短期記憶障礙。

水田順子去拜訪了直井茂,兩個人交流著如何記筆記、如何更好地生活。

直井茂現在老人護理中心做志願者,他脾氣好,也有護理技術,深得患者的歡迎。直井茂告訴水田順子,他現在的筆記寫得很簡單,多是記錄事件和人物,大事用紅色筆標注,其他時間會做對他人有意義的事。

水田順子很受觸動,她也開始用大綱方式記筆記,同時也鼓勵自己做更多事情。

水田順子開始公開做演講了,她手中緊緊攢著筆記本。雖然有點磕磕絆絆,有點緊張,但她想將自己的故事講給更多人聽。

她希望大家不管面對怎樣的生活困境,都不要放棄希望,好好活著,讓生活變得更美好一些。哪怕7秒鐘後自己就會忘記一切!

用戶評論